第六章 自家采种的重要性

种子的问题,这是目前非常严重也是非常重要的、需要大家去做的事情,自然农法的种子很重要。我们农家看到好种子就高兴得要命,拿到好种子就快乐得要命,所有耕作的人,都会知道种子的重要性。关于种子我们会讲种子的品质,确定农产品品质、种子自主权还有种子文化的建立跟保留原始种基因库等,还有一些外面种子的问题以及我的一些留种的经验,有必要让大家也了解一下,为什么留种的农夫心里会非常的踏实。

1.土地能对种子有特别记忆

最近大家有育苗,拿到一粒种子,你觉得你跟这个种子之间有什么感情吗?你们有感觉吗?都没有。因为不是你自己留的,你对它就没有感觉。你是用钱买来的,不是自己留的,你不了解它的前世今生,是不是这样?你不知道这个种子种下去到底怎么样,种出来的瓜的品质到底好不好。

我们对食物有没有感觉,通常有时候来自于童年的回忆。像我就记得,我们家小时候也有莲雾,那时候有一些朋友来,爸爸就会爬到莲雾树上去采莲雾,身手不是很好,摔下来,都记得那个时候的样子。还会记得那时候爸爸好像穿的什么样的衣服,你就知道莲雾是什么季节的。这个种子会跟我们一些饮食的记忆、跟我们的生活、跟我们的童年的记忆都会拉上关系。可是现在我们都从种子行买种子,所以你对那个种子都没有感情,没有记忆。

种子喜欢的气候跟水土,这个东西如果不是你留的,或者你朋友留的告诉你,拿到这粒种子之后,你应该翻过后面看看它的特性,看看它适合种植的季节。可是,这个如果是你自己种的,自己留的,你印象非常深刻,你知道它喜欢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气候,哪一年什么环境、什么气候种的最好。种子是你自己的,就是不一样,你跟它是有感情的。比如说“紫苏”,人家常常问我,紫苏到底什么时候可以种,你印象中就记得还有点冷的时候,紫苏就冒出来了,紫苏冒出来的时候,你跟着会有一些印象,你会记得,同时好像接着苋菜也从地上冒出来了,会有一些相关的联系,这些东西都是帮助我们增加一些种植经验。

农夫要常常去记录农事日志,要常常去记录它,今年的气候是什么样子,什么东西它生长的好不好,产量好不好,这个东西要记录下来,可以传宗接代,这是宝贝。当然以后你的孩子要种的时候,你的孙子要种的时候或者朋友们要种的时候,都可以作为一个依据。还有种子的种植历史你也很清楚,几月种几月可以采收,所以拿到这个种子的时候,你轻而易举的就可以知道怎么种,就不要问半天了。你对这个种子是熟悉的,它到底用多少的肥料,然后它跟什么东西来轮作或一起伴生是最好的。

对于种子,农夫的感情特别浓厚。那天我们看到了,我们要种的一些种子是有泡药剂的,那种种子你如果拿来种,土地都被污染了。那种种子它为什么要泡药剂,因为它不够强壮。如果是自己留的,就可以选择非常强壮的种子。我们好好地做保存,好好地把它处理好,种子就不会有问题。我们农家自己留的,就不需要去用药剂来保存,只要环境选对了,就可以种下去。

古代保存种子,就是一代一代种下去,也没有什么药剂可以去处理。像有些芽菜,现在流行吃一些芽菜,有的是小种子发芽就可以吃,类似木薯芽、豌豆苗等等,它发芽就可吃。如果是有问题的种子,那么短的时间,就要吃它的芽菜你觉得可以吗?有时候,还有一些种子是基因改造的,它也不做标识。不知道这个种子是不是基改的,农夫就盲盲目的种,完全不清楚自己种的什么东西。

2.确保品种优质

还有些品种,像我第一年种高丽菜的时候,运气很好,也算运气不好,因为我种到很好吃的品种,我就以为高丽菜自己种就是这么好吃。第二年我很高兴又种了高丽菜,结果很难吃,我马上就去问种子行,才知道高丽菜的品种很多。不懂就不会问,当你有错误之后,就知道要问了,以后就不会出错。所以都没有错误,并不表示你很幸运,要从错误中学习。后来我就知道,原来高丽菜有好多品种,我反而在那么多品种里面,自己去选择适合吃的高丽菜、适合哪个季节的,它是最甜、品质最好、最软、最厚的。第二年种的高丽菜质地硬硬的,煮也煮不软,薄薄的又硬硬的,这个品种以后就不种了。可是育种家为什么要卖这种东西,因为它适应不同季节,农夫在不同季节就可以种不同高丽菜,连夏天都有高丽菜。有一年,我夏天就种了高丽菜,结果一长出来,除了样子像高丽菜以外,什么都不像高丽菜,味道也不像,口感也不像,最后我就把它砍掉。砍掉之后高丽菜会长芽,我发现这个芽很好吃,就又得到一个错误的美丽经验。那之后夏天我就专程种这个品种,但是我不让它结高丽菜,在它开始要包心的时候,就把它剪下来卖,然后让它长高丽菜芽。夏天没有人有高丽菜芽,只有我有,还可以卖个好价钱,所以我们要从每一次的错误经验中学习成长。

还有像包心白菜也有很多品种,有的可以做泡菜,有的可以炒来吃就很好吃,有的可以煮火锅,因为它质地比较厚,你如果新手不晓得一种下去,结果是那种做泡菜的,而你又很想在吃火锅的时候有包心白菜,那就很可惜,你就会很失望。

3.确保产品口感、产量

谈谈产品的口感。洋葱、青椒或者南瓜的品种都超多的,白花椰也都有两种,有的白花椰它就是比较脆,又香,有的白花椰粉粉的,没那么香。

日本人还没有殖民以前,在台湾有几千种稻米的地方品种,每个地方,每家农民他们自己留种,有上千种的品种。日本人一来,就觉得这样不好,因为有的产量不高,有的可能质地不是那么好,结果他们就开始改良,最后就渐渐的只剩下几十种。但是在那个时候,还没有种子库的观念、经验,很多的品种就流失掉了。但是,台湾客家人非常有文化,有些宜兰人,他们就留下再来米的种子,因为那个种子做的一些糕点特别好吃,就是要那个品种系列的再来米,虽然产量不是那么高,可是它好吃,这是农民要的东西,政府的考量跟我们的考量有时不一样,政府要的可能就是育种家所要的,他们的观念就是农民要种高产量的东西,可是渐渐的好吃的东西就会被漏失掉了。所以我们自家留种,这种地方品种是非常重要的,像这种再来米它就是非常好吃,有特殊的香气。

像印度有一种烤饼,当地的农夫就说市场上的面粉做的烤饼又硬又没有香味,他们以前自己种的面粉做出来的烤饼就非常香。可是印度也是受基因危害非常严重的国家,他们也一直在流失这种好的品种。如果你是跟人家要的种子或买的,有一次有朋友跟我要西葫芦的苗,我说很多,田里正好长了一撮,我就拿了几棵给他。然后几个月后他跟我说,那个西葫芦长出来是南瓜,因为南瓜的苗小时候跟西葫芦很像,样子跟绒毛都很像,但没有仔细去分辩它、触摸它的话,你就不知道如果是西葫芦,叶子上的绒毛摸起来像绒布,绵绵的,可是如果是南瓜的它就比较粗一点。没经验,也没想到,长出来了就拿去种,结果就种胡瓜长出南瓜。

4.确保种子的自主权

在座有人应该有听说了,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经说,“谁掌控了石油谁就掌控所有国家,谁掌控货币谁就掌控全世界,谁掌控了粮食谁就掌控人类”。现在我告诉大家,“谁掌控了种子谁就掌控了粮食”。这几件事情现在都是农民在做,他们很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我们13亿人口更要注意这个问题。我每到一个地方,最喜欢去种子行,去菜市场去看看,就会特别去挑一些比较特殊的,但是又比较是可以留种的。像这些豆子类的东西,比较好采种,好留种,相对也没有去动手脚的必要。而南瓜,因为美国那边很时兴南瓜,他就会在南瓜上想出种种的变化,在这个世界上南瓜的品种已经不知有多少了。在印度也是,农民的豆子也是家家自己留种的,他们的豆子也是上千个品种。

一看到好东西我们就赶快采种,那天去踏勘地形就看到农家在采收油菜籽,我们问他这个油菜怎么长这么瘦弱,他说因为天太干旱,到最后肥料也不给了,因为给了也没用,没雨,养分也下不去,就不理了。但是种了虽然不好,因为自家要吃的,他们还是采收。我想这个也好,像这样的没有比较不给肥的这种的,就跟他要了一些。听说它也可以当小白菜吃,很好吃。可是更好的是野地里的那个油麻菜籽,自己长得很好的那个,一定要去采种回来,然后我们慢慢的自己再繁殖下去。野地里这种好品种,我们要找来保留。

5.确保种子的命运

在古代, 种子是农夫世世代代自家留存,或者互相赠送的。好像以前小时候,我们家从台东要搬到花莲,当我们要离开这个村子到其他地方去的时候,我妈妈就把我们家很好的西葫芦的种子跟一个亲戚交换别的好种子,我们大家庭的某某长辈就生气了,说我妈妈要走了,种子就乱撒。你们知道,种子在农家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在1968年开始,欧洲成立了植物新品种保护联盟,提倡新品种要有类似专利保护的机制,其他人不能随便卖,必须缴交权利金,任何东西只要牵扯到利益它就变质了。那个时候,种子公司就开始第一波的并购潮了,接下来第二波就是十年前转基因的开始。年代越靠近现在,技术就越变化越多,变化越多利润就又越高,欲望就越大,所以各式各样的问题就跑出来了。

这是我们地球种子的命运。二次大战以后“绿色革命”,化肥开始使用,很多高产的改良品种就产生了,可是地方品种就流失了。地方品种流失,很多好滋味的东西就不见了。还有F1种子,就是杂交种子,要留种的时候它变化很大,所以你可能要经过7、8代的筛选,才能够让它稳定下来。有时候,你如果没那么愿意花心思去留种,就尽量不要种这种种子。

基改的种子,现在在南美洲污染的非常严重。南美洲的主粮是玉米,这些玉米就被基改种子污染了。后来有人去南美洲要找一些玉米的基因,结果一检测下去发现这么多基改的玉米。民间种的,就是一般农家种的,竟然都被污染了。不知不觉间,就渗透了。还有很多的美国品种大豆,他们本来种基改大豆,后来不愿意种了之后,改种别的,可是园子里的大豆就会招来有一些基因警察。他们做的事情跟秘密警察一样,就是去看你园子里的作物是不是有基改,如果有就控告你。在美国打官司非常耗钱,有的农夫就打到倾家荡产,到最后只好屈服和解。

所以如果我们不能掌控种子就很惨。以前有一位朋友在缅甸,主持一个七十几公顷的农场,他有一次听说我有在留种,就找我要玉米种子。我想玉米种子很简单就可以留,他为什么找我要玉米种子?他跟我说,他们那里都种饲料玉米。这个饲料玉米,你如果种了之后,采的种子再下去种,它不开花,不能留种。每一期都要跟种子公司买,完全不能留种,只能让种子公司掌控命运。还有些种子,它是基因工程发展出来的,如果留了种可是没有经过它的药剂,也不会发芽,留种也没用。所以农民在这个过程中,付出很高的价钱来买这些种子。我们农夫赚的都是微薄的利润而已,通常有赚暴利的是中间商。所以农民必须付出很高价钱来买这个种子,还要搭配特别的肥料、农药和杀草剂,命运完全被掌控在别人手里,很凄惨。

6.避免种F1种子

在台湾种子行它会写可不可留种,可是在洛阳,我看到每一包都写可留种,不晓得是真的还是假的。这种情况下,就只好自己去试。我种过一种红姑娘,是F1留种出来的种子,本来是红色的,结果再种它就改变出多种颜色,有纯紫色的,还有白的,还有白里透红的,像这样纯红的就比较少了。

7.建立种子文化

种子是农民的命脉,是代代相传的,每个种子就有一个家族的特色,种子代表着那个农家特别喜欢种什么作物。在古代,农家家家有自己的特色,农家之间,就会经常交换种子,在情感的交流方面就可以透过种子来传递。在古时候的农家,情感是很浓的,尤其古代家家户户小孩又多,现在的农家感觉心是很分离的。有一天我的老师跟我说,他到乡村去感觉很悲凉。他说没有多少人在工作,古时候小孩子们都在田里玩,那家帮忙这家采收小麦,这家帮忙那家采收水稻。可是现在,全部三通电话就解决了,所以农家之间的感情就薄弱了。甚至于我刚刚讲的那个基因警察,是透过邻居检举,他们检举邻居种了基改的黄豆,然后基因警察就来查你,也不告诉你就闯进你田里去采种,当他采到的时候就去控告你。

我有一个朋友他从小在澎湖,后来到台湾岛,他听到我在留种,就特地把澎湖的一些种子拿给我种,因为他说小时候吃某些澎湖的品种非常好吃,比台湾的好吃,他说一定要我把这些种子种出来给他吃。所以种子可以连接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像有些东西,比如芝麻,有个朋友有一次跟我要芝麻种子,我说你不是有芝麻吗,他说他的芝麻的品种不好,干了之后很不容易敲下来。他看我的,晒干了之后敲一敲就全部掉下来了,觉得我的品种好。一般我们好朋友之间,会互相交换种子,彼此之间就会建立一些种植技巧的分享,他就会问芝麻要怎么种,玉米什么时候种,农家之间的感情就会变得很温馨,所以透过种子,农家之间的是有情感传递的。

现在的农夫在种植上很没信心。在古代,孔子说关于这个我不如老农,你去问老农。古代的老农他们是满身的技艺、技术,可是现在的农夫,你问他什么,他都是根据种子行告诉他的,他都是去问种子行的老板,这个要怎么种,什么时候种,什么时候洒药,什么时候下肥。他们是听种子行老板的话,那这样的农夫,他对自己就没法建立起很好的信心。对自己没什么信心,他每天过的就是劳力的生活而已,享受不到种植的快乐。

早期农民都留种自用,然后就是帮我们人类进行种子保育和延续的工作,好的种子就是藏种于农家,就这样传承下来。我有一年去日本,看到很好吃的青椒,没有采收都已经变红了,吃起来很甜,不输给甜椒,我就赶快把这个种子带着。

8.保留原始种基因库

曾经有那种改良的玉米,就是饲料玉米,但是因为缺少梨氨酸,所以后来他们就动员所有专家去民间,在非洲找到了那个基因。所以,很多的、好的、重要的种子的基因就是在民间。

最好的人才也在民间。那天有一个朋友结缘跟我们一起回来,说我们现在的环境怎么怎么样,政府如何如何,我说这些事情要靠我们自己。在台湾,二十几年前开始,我们就是在做这样的工作,都是民间的人,没办法指望政府做每一件事情,有很多事情必须我们民间自己来。所以种子的事情也是这样,都面临到必须我们自己要去注意这个问题,自己要去好好地把好种子找出来、留下来,不是放口袋里就好了,是要去种它!种子是有寿命的,我们人类的保存跟上帝是不一样的,放口袋里,有一天它就不发芽了。所以找到好种子,要找到有智慧的人、安全的人帮你把它繁衍下去,即使你不是农夫,也可以帮忙做这件事情。

到你的邻居,到你认识的乡村,找老农去问问看他们有没有好种子。有一年,我第一次到大陆来,我们开车从云南大理回来,从广西南宁开始,沿着贵州云南到四川这样一路过来回到南京,我都在找种子。我就跑到农家,爬到人家阁楼去看种子,乡下还有自留种。所以,赶快做这个事情,即使你不是农夫都可以做这个事情。我那时也还没有开始种植,但是我知道种子的问题了,所以我一出去,就到处找农家,看到田里有农人,就跑去问他有没有自己留种的种子,所以我那时找了一些种子回去。我交给一个人种,可是他没那么重视这个议题,那些种子到后来都不见了。所以当你找到好种子的时候要给有心人,让他把这个种子再继续繁衍下去。

像那个育种家也是在一万五千种的大豆里面找出那个对抗亚洲锈病的基因,所以很多的品种它都会藏着我们需要的基因,任何一个品种的流失都是人类的损失,大家要赶快来做这件事情。

现在世界上也是有意识到种子的问题了,所以在挪威就建了一个世界末日地窖,他们耗资300万美元,储存200万种不同的农作物的种子。因为在挪威那面,靠近北极,温度非常低,就不耗能源,每年冬天换一次气就好了,冬天的冷空气进去一次就弄起来,它的门都是非常厚,甚至可以防核弹。水泥墙跟气闸、防弹门的保护下,就算全球暖化,热空气也要数十年才会影响到这些种子。所以地窖没有人看守,而且北极有北极熊,连看守的人都不用了,多好。

菲律宾的国家种源库经历了一场火灾,在两年前又经历了一场大洪水,所以只要不是面临全球性的大灾难,种子库还是有所帮助。另外一个就是美国的矮杆的小麦品种,这就是现代很多小麦品种基因的来源。因为有了它,会让小麦直挺挺地站着,才不会因为谷粒很多而把麦秆压倒,因为有这个基因才有办法生产好品种又多产的小麦。伊拉克的种子库在战火中被摧毁,这个不是战火炸毁的,是因为社会秩序的崩溃,人们闯进去把种子库洗劫一空。如果没有挪威的那个世界末日的种子库,这个国家就很惨了。如果再加上农民自己也不留种,那就更惨。

9.市售种子问题,印度棉农的故事

这个是印度棉农的故事,是一个非常悲惨的故事,当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压抑到说不出话来。有人说,在印度所有职业里头自杀率最高的是农夫,我想我从来很少听到农夫自杀,农夫整天跟泥土在一起,因为泥土里有一种快乐菌,所以农夫怎么会自杀呢。你有听过有哪个农夫得忧郁症吗?农夫他们每天都充满着希望,充满期待到田里去,他的心情都是在一个很快乐的等待当中,农夫怎么会自杀呢?我无法想象农夫会自杀,可是问题就出在基因种子,印度很多农人种棉花,后来那个国际大型的种子公司,开始推广基改的棉花。他们就去做很好的广告,说种了这个棉花,虫就会很少,产量很高,要的肥料不太多等等。非常美好的广告,很多农夫就被吸引了,放弃他们原来在用的地方品种,放弃了他们世世代代留下来的棉花种子,很多人去改种基因的棉花。买这个基因的棉花种子去种了之后,才发现不是没有虫,还是有虫。去找卖种子的,告诉他要洒药,要买这种药,就开始又卖你农药了,买了也没觉得很好,再告诉你要用这种肥料,所以就这样一直循环下去,到最后收成也没有想象的好,最后再加上有时候收成会因为气候的变化,有时好有时不好。然后农夫付了很多钱去买这些种子、农药、肥料,第二期要再种的时候,自己留的种子没有了,只好再去买,没钱就贷款、借钱,都是高利贷。所以到最后很多农夫都因为负债走不下去,非常年轻就自杀。听说13年来,有20万以上农夫自杀,大部分就是棉农,基改的棉农。所以,我们在选择一个行业的时候,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真的不能赚不义之财。

10.留种经验分享

我自己留种的南瓜,生命力很旺盛,已经结了20粒瓜,1粒瓜平均1.5公斤(900公克),20粒总共有多重?而且这只是青春期,它接下去还要结。所以为什么不自己留着好吃又容易种而且还盛产的瓜,要去买奇巧的瓜来种呢?这种瓜很难种,用很多肥料,用很多农药才有办法种出来,那种圆圆扁扁黄色的或绿色的那种,都是后来改良出来的。所以尽量选当地的品种最好。

11.屋檐下的希望

以前我们小时候,有人扛着豆腐等等那些东西就出来卖,现在没有这样的东西。尤其是要吃有机的,就要去有机商店买,豆腐是水做出来的,买一堆的水要台币50块,还附加很多的污染。于是我就开始自己学做豆腐,其实网络上都可以看到,去找资料,网络上可以找到怎么做豆腐。有朋友吃过我做的豆腐以后,她都不买外面的了。

透过自家采种,作物生生不息。澎湖的农家就是这样,还保存一点点原始农业的社会模式,我拿到很多澎湖农家自己采种的好种子。我厨房边的芹菜,每次到冬天的时候,就自己长出来,不用施肥就肥嫩嫩的,非常好吃,很香。我小姑每次要芹菜就咚咚咚到我家来,割了一些就回去,这个芹菜特别好吃。

适地适种,种当地当令的作物,彼此之间互通有无。这个就是人类最美妙的一个行为,其实我出门会顺便带一些种子,因为我有留种。我就带一些种子来,我在等待谁有好种子跟我换,互通有无就是这样。透过种植的体验,我们其实也体验到大道的运行,你整个身心、整个意识都在提升。一等人下乡,现在不是没知识的人当农夫了,一等人才当农夫。

在台湾,知识水平比较高的朋友,很多高科技的朋友,他们渐渐都回到农村来。现在一流的人才都去生产电子产品,没有这些东西我们能活吗?可没有菜我们能活吗?没有粮食我们能活吗?不行。可是一等人才都去做不需要的事情去了,是不是这样?大家有没有同感?

在屋檐下洗碗,多美啊!有这样的感觉吗?在农家,他不是挂着洋葱就是挂着玉米、挂着大蒜,还有辣椒、南瓜,有没有感觉?那天有人跟我说你要教我们怎么热爱大自然,怎么热爱这个土地,就是这个感觉。农家自家采种是理所当然的,在很多地方是这样的。大蒜,茄子,放在很干燥的地方留种,不会烂掉。

有些规模比较大的农家,他们有专门保留种子的地方,这边放这个,那边放那个,底下还有一些辣椒等等的种子。不要拿到好种子就全部种下去,要分批种、分年种,累积经验。好种子来之不易,不要一次就全部下去了,一失败脸就都绿了。

农人共享种子让作物基因得以持续重组。因为农民没有办法像育种家那样大面积操作,所以你留10颗,他留10颗,我们之间互相交换种子,这个基因库就多了。农人就透过共享种子,让基因得以持续的重组。由这些农民代代相传的作物,它就更具有适应性。这样的生物多样,不仅能养活小区域的人,也能建构丰富的遗传宝库,而这个宝库,就有可能是未来世界粮食生产所必需依赖的。

碰到极端气候的时候,就是选种的好时机。去年台湾10月、11月连下了2个月的雨,下到人都发霉了,再加上鸟害,因为那时候很多野外的东西就没得吃了,所以家里的乌头翁(注:鸟名)就不去别的地方吃,就吃我的豆豆的花跟芯。有时候,有些东西季节种的不对,有时候种的都快绝种了,所以种子一定要不能全部一次用完。可是在那样的情况下,还是有一些粉豆长得特别好,我就舍不得吃它们,舍不得摘下它们来卖,我就都留种。在那种极端气候留的种子是经过上天筛选的、物竞天择过的,那种种子一定要好好地保留下来。

在我们家蒜头不是主要作物。可是我小孩,虽然我们家吃素,可是她青菜一定要炒蒜头才觉得香,她觉得我们的青菜如果不炒蒜头就不够香,所以我就每年都会种一些蒜头。但因为那个不是主要的作物,我常常就错过种植的时机。就会可能到1月份空闲了才种,我的蒜头种起来就小小的,每次因为日照时数不够而长不大。它到4月的时候,就开始抽苔了,就是开始开花,要结种了。时数不够,蒜头就很小,蒜瓣就小小的。因为有在种,我想就拿一些出去卖,大家也非常喜欢,他们说这种蒜头小小粒就很香。

后来,我在外面又买来些大蒜的种子,蒜瓣有拇指这么大,两种同时种下去。刚开始,就觉得它长的比较大,我的就长得比较小,因为妈妈小,所以孵出来的小孩就小小的。可是我们给它一样的时间,到最后,看不出哪个大哪个小了,都差不多,这就是自家留种的厉害。因为外面的种子,用农药、用肥料种出来的,种子的生存能力比较弱,我们代代自己留种的种子,每年它知道妈妈不会给它吃,它自己就想办法去找到吃的。只要给它一样的时间,我们自己留种的种子一定不会输给别人,甚至于长得更好。

台湾现在也开始对自家留种、对地方品种也开始有警觉了,所以现在有一些种子行,小的种子行,不是那种大型种子公司,他们开始会跟农民去契作,种一些可以留种的当地品种。像新竹那边的一家种子行,他们就会自己自行纯化留种的,它的产地是台湾。台湾很多种子要从外地来,要从日本来,或从美国来。这些种子都是可以留种的,而且都是很有特色的,那种种子会让农家留下来,就是一定有它特殊的地方。就要买这样的种子来种,也许我们这边也会有,去种子行问一问,跟种子行的老板套套交情,问出一些秘密来。

市售种子,它是以化肥跟农药照顾出来的,它的体质就不强。我们现在人类的体质就比不上古时候人类的体质,差得很。现在的人差得远,再继续下去会越来越差,因为都在吃毒素,这个是很残酷的现实。为什么在自然界,雄性的通常要表现的特别强壮,因为在大自然界里面,动物经过物竞天择的筛选。妈妈当然希望自己的小孩身强体壮,所以她们要找很强壮的基因。在大自然里面,雄性的就变得非常强壮,通常还要打架,打得你死我活,活下来的这个才可以和母性结婚生殖。所以现在人的基因堪虑。大家要去自家采种,上帝帮人类留的一些野的种子最好。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