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从新认识杂草

第一节  杂草是农田里的宝

 

1.杂草与作物相辅相成

杂草与作物其实真的是祸福相依。它有不好,但是也有好。只要你好好地管理它,杂草就会成为我们农夫的宝贝。没有这个东西,我们没有办法做自然农法。

夏天,我们就会开始种一些比较早熟品种的高丽菜。在八月播种的时候,天还很热,所以草都尽量留着,那些高丽菜就长得很好。九月的时候,刮了一场不是很大的台风。台风过后,十月份了,我想差不多该除除草了。通常除草,我是要求稍微砍短就好,不要遮过作物不挡阳光就好。那一次大概是我们的女工把杂草拔得很干净,结果第二天菜就被晒死了。本来那些杂草跟高丽菜是相依相偎着,非常地好。菜跟草是在这谈恋爱,不能少一个,结果那一批高丽菜就完蛋了。所以,杂草真的可以让作物长得很好。而且在比较热的季节,如果要种一点比较喜冷凉的蔬菜,就完全靠草。如果没有这些草,收成就惨了。

杂草有浅根也有深根的。除了养共生菌之外,深根的草把底层的养分带上来,作物很多跟杂草是同一科,共生菌都是一样。比如,三芥菜是十字花科,常常就会有一样的共生菌,所以即使没有杂草的时候,共生菌都还是很丰富的,让十字花科的菜可以有合作的伙伴。

我们要种菜苗下去的时候,泥土挖深一点,然后让它的根直直地下去,根就会比较快地伸下去。买苗的时候,带着的泥土不要把它弄掉,要留着。因为土里面会有微生物共生菌,有那一点点泥土,微生物的繁殖速度就很快,尤其是我们在做覆盖之后。同样的,外来的东西,也会带进病菌,所以要小心。

有一些菊科的草,就是花长得像菊花,它的根有溶磷的效果。土壤里的磷,植物没有办法直接吸收,但是,这些菊科植物在前进的时候,根部会分泌一些酸性的东西,把矿物质溶了,经它分解后的小分子的磷,作物就可以直接吸收了。我常常在园子里看到菊科的草就留着不拔,它其实很高,可是叶子很稀疏,所以它不会挡着菜的光线。

杂草尽量多样性,作物就会健康又好吃,味道就会很丰富。以后看到杂草,要感谢它把深处的养分带上来。自然农法的作物也一样,就是要训练它们自己去生根去找营养,不是茶来伸手饭来张口。

2.杂草与水土流失

这个问题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何自古以来土地会越种越差?下一场雨,雨水就带走泥土,千百年来一直就这样。因为我们太恨草了,恨不得都没有草。可是没有草,就不会有作物,就黄沙滚滚。就是因为没有草的保护,没有植被的保护,我们的泥土就不断地被冲掉,不断被冲掉,然后吹走了。

如果在种植的时候是有保留杂草或是有覆盖的,也就是说我们不是把土地整个裸露着,那么这个农业不会没落,相反土地会越种越好。真的土地只有越种越好,不会因为种植土地就不好了,而是因为种植的方法不对。

之前有人跟我讲,但是我忘记了那个数据。他说我们大陆这边有一个数据就是说生产一斤粮会流走好像七斤的土壤,我记得七到四十七斤,我好像听他说有这么严重的程度。因为土壤的流失非常严重,这就完全需要杂草,没有杂草土壤就会这样流失。

台湾澎湖的天气,多亏了有这些杂草,高丽菜在高温的季节才长这么大这么好,一棵菜有十五斤。在台湾,自然农法要给高丽菜留种是非常难的,除非是在高山等凉的地方。然而就因为有这些杂草,我可以在十二月才种下去,在澎湖来讲,那个时候他们都开始采收了,而我才种下去,现在都五月高温天气的,还长的非常好。

我们看到一般农夫的做法就是只要作物,土壤上寸草不生的。从小就是不给它朋友,只要菜长大就好。大家会不会觉得很难过,吃这样的食物,我们能知道高兴的能量吗?

3.土壤的肥力

大自然教导我们,肥分都在深处。因为土壤,它会被雨水淋洗,肥分会渗透下去,都在底下。所以研究土壤的人员会讲土壤有洗出层和洗入层。上面这一层叫洗出层,底下接受渗透下来的肥料的这个叫洗入层。所以养分或者有些毒素,都会到底下去。

新竹有一个农友,他取得一块地之后,就把土质拿到农改场去检验成分。也许是一般惯行的土地,肯定不是休耕的,所以第一次取样检测的时候,出来的报告就是缺这个、缺那个,缺很多。后来,他每三个月,就去检测一次。三个月再检测出来的结果,好一点点,再三个月后,再好一点点。一年后的检验报告跟他讲,可以不用施肥了。从缺肥到肥沃的整个过程,他完全没有用一滴肥,完全没有。是什么样的原因呢?是杂草的根带上来的,微生物也长起来了,土壤就慢慢地肥沃起来了。

所以,没有贫瘠的土地。每一块土地都能够孕育万物,就是看我们怎么照顾它,怎么去适地适种而已。没有草就没有好菜。即使是有机的菜园,他们的草拔起来还是往沟里堆。这个草如果能拿来做覆盖,下雨的时候泥土就不会被冲掉,连有机农夫都没有这样的概念。

我们讲到土壤,你会想到微生物这些东西吗?我们一般不会想到这些东西,土壤就是土壤。其实土壤里头应该有这些东西,包括微生物、软体动物、小昆虫,整个土壤里面的世界也是热闹缤纷的。

我很喜欢闻味道,因为会有各种微生物分解,各种微生物的味道,还有草腐烂啊等等那些味道,不会没有味道,至少那些虫虫也都会去大小便,所以土壤一定是有很丰富的味道的。

4.土壤越种越肥

自然农法的土地,真的是越来越肥沃。我的土地种到后来不能种花生,因为太肥沃。花生种下去,它一直长叶子。有一年,花生六月底大概就要采收了,不过我的花生还都没有黄。因为看花生能不能采收是看叶子是否黄了,如果黄了,你就可以开始采收。我的花生怎么还这么漂亮?我想自然农法果然跟人家不一样。我就再等,又等了半个月,怎么还是这么漂亮。大家都采收完了,我就想拔下来看看怎么样了,结果拔起来一看——没花生!因为生存条件太好了,它根本不需要去结花生。地瓜也是,种了地瓜也不结地瓜,藤长得那么长,不结地瓜。

所以不用担心自然农法的土地会不够肥沃,就看你怎么做。后来,我甚至还要把肥抽掉。例如,种很耗肥的玉米,种完一次玉米,然后再来种花生才会有收获。

 

第二节 杂草的选择

 

1.果园和菜园的杂草

果园的草要多样性,菜园我就会选择性地留草,在除草的时候,会选择性留一些比较不会妨碍作物的草。所以有一些杂草跟菜刚好差不多的高度,还要矮一点,就会刻意一定都留它们,不去拔它们,让它们可以代代地传下去。有这些草,菜就很好吃,土也不会被雨水冲洗掉。有些比较恼人的草,比如说酸枣,它的根跑到哪里就长一棵出来,又有刺,我是比较建议不要留,因为它以后又长很多,比较不适合。

2.杂草相生相克

白茅也是,一长就很难处理,它的根也是非常深,在园子里就不是很适合。可是很好玩的是,白茅有东西会相克,禾本科的草怕芝麻。以前有一些台湾的农家他们要种竹笋的时候,就挖一个很深的坑,把竹笋种下去。如果不挖很深的坑,竹笋会一直往上长,所以到最后要盖土,要覆得很高,然后可能种几年之后又不行了,要重种。他们就挖很深,然后有厨余就丢下去,再盖一点土。结果竹子越长越高,等到真的不行的时候,就把它整个砍掉,然后撒一把芝麻下去,就好了。

但是芝麻长得不是很好。通常只长白茅根的土地状况会比较差,所以芝麻不会长得很好。

有一些比较高,叶子很稀松的那种草。我刚才讲过有些菊科的,有些刺苋,它们会长很高,但是如果在没高过作物的情况下,我不会整个除掉它,就把它折断而已,这样它不会遮阴那么多,就可以了。即使是菜园,有些高的草还是可以留。因为高的草,它越高根越深。

3.除草方式

用弯刀割到草的生长点以下,就是不要让它再长,不必连根拔起。我们都以为“拔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其实不然,根在地底下可以养微生物。因为它不再长了,没有养分供给了,它的生命就没有了,微生物就会去分解它,然后等他空掉的时候,整个空间就储存了很多的空气,所以土壤就会越来越松。所以草不要连根拔,能够不要连根拔就不要连根拔。

4.让作物代替杂草

在台湾,草长得很快,所以我会在水里种空心菜,特别好吃,因为不种这个它也长水草。空心菜蔓得很快,它又抑制水草长,所以同时可以有两种作物,岸上我还种姜黄。这样小小一块地方,我就有两种收入,它们都长得很好。

真的,只要知道每一种作物的特性,知道它的生长特性,高、矮、季节,就可以去搭种这也是食物森林的概念,你可以有高高低低的,都是可以吃的东西。有美学观念,还可以整体规划的很漂亮。在我园子里你都看不到泥土,走路的地方还常常长满草。这样的富有生机的大自然,让我们怎么能不热爱。

 

第三节 杂草的运用

 

1.农园整体生态与虫害

我们通常会觉得整个园子要有一些地方不种菜的,就去种一些选择出来要使用的杂草,这些杂草就是我的有机质的支持区。譬如说,在田埂上种一些柳枝稷,是一种禾本科的草。它很柔软,割起来容易,要做覆盖的时候,它不会张牙舞爪。如果用玉米杆做覆盖,秸杆很粗,叶子又这面长一个,那面长一个,五节芒也是这样,覆盖的时候就要割成小段,否则就很难拿来覆盖。

所以,可以去选择当地比较可以做覆盖的、长的柔软一点的草,可以在园区不种植的地方就种这些东西。菜要补充有机质的时候,就割这些东西来补充,园子里的生态就非常丰富。

我的整个园子,有很多的杂草,草项也多,会养各式各样的生物。这些生物,会在园子里产生一个相生相克的平衡作用。如果像惯行农业的那样,全部都只有农夫要的单一的菜,就没办法发挥这样的效果。

鸟要喂小孩,它就去我菜园子里抓虫,我时常有看到它们抓虫喂小孩。

2.覆盖物的选择

禾本科它的叶子是长条的,脉是平行的。这种草以及其他阔叶类的杂草,它的碳氮比的氮比较多。这种草肥美多汁,它的氮就比较多,很适合叶菜类蔬菜的覆盖。而树枝类的碳含量高,就比较适合玉米、大豆类高秸秆作物的覆盖。实作的时候,也可以根据需要混合覆盖,调整碳氮比。

如果常常一直只覆盖单一草项,园子里又没有其他的,养分平衡就会差一点点。但是因为泥土里还有固氮的微生物,所以还好,没那么严重。如果有阔叶类草来覆盖,因为它补充了了一点氮素,菜就会长得更快一点。

知道覆盖,草有多美,土就有多美。所以没有贫瘠的土地,只有错误的人类。这里的麦秆拔下来就丢在酸枣树上,全部都覆盖酸枣了。我们看到就赶快拉下来,覆盖到菜地上。然后就赶快种上茄子、菜瓜、西红柿等等,马上喷水,因为太干了。不喷一点水,它就腐烂得很慢,养地的速度也会慢一点。在台湾常常下雨,所以那里的有机质,也消耗得很快。没有覆盖上去,雨一下就冲没了。

在台湾有大片的韭菜畦,种植的过程中一根草都没有,这是很奇怪的现象。收割完之后,还是没有草。因为他们要让韭白长一点,韭白比较脆,大家喜欢吃那个部分,所以他们就覆盖。用什么覆盖?最简单最容易取得,而且又最容易操作的就是木屑。普通的木屑也还好,问题是他们用的是防腐材的木屑。本来农夫是用正常普通的木屑,都还OK的,很好,它慢慢地就腐烂了。防腐材是经过化学处理防止腐烂的木材。因为要在户外做桌子,做棚子,那都是防止木材腐烂的东西。有做这个工作的人告诉我们,如果在野外餐桌上面,东西掉下去最好不要拣起来吃,它会含有很多重金属。这种东西放到我们的田里去,好吗?我们的土地,即使以后不种韭菜了,这些重金属都残留在土地上了。所以,选择覆盖物的时候,要去选择那些天然没被污染的材质,包括化学农业田里的秸秆最好也不要用,我们要做有良心的农夫。

3.覆盖要注意的事项

可是要覆盖,选错时机就很惨。有一年,我们种下去之后就下大雨,有时候耕作就是一定要好好看天气,我常常是一天都要看好几次气象报告,看卫星云图,会不会下雨。你刚耕好一块地,种好之后就要覆盖,来不及覆盖就下雨,心就会很痛,很惨,因为雨水就把土壤里的肥料给冲掉了。

有一年,我的高丽菜旁边长有牧草,我就割了盖下去。结果后来牧草长得太旺盛,因为它节节生根,一碰到地它就生根了,生根就长起来。有时候农忙,没空去管,没多久它就郁郁葱葱,看不见菜了。

因为春天的时候草长得很快,所以我会把苗育到一个高度之后,才种上去。那时候你不覆草,草就长得很快。而且春天以后雨水非常多,天天下雨,下到你发愁。不覆盖,土地就会很惨,所以我们通常就会覆盖。我外围田埂上是做支持区的,特别种的柳枝稷,要的时候就拿来割了就盖上去,这样很方便。

秋葵地里有些草就无所谓。秋葵很快就会长高,底层就让它长草。但是你不能说种秋葵的时候就完全不管它,还是要覆盖,虽然它长得很久。可是你要为你下一期做准备,不可以说我种了之后不必管它。下一期要种的时候,如果有机质不够那土地还是不行,热带的覆盖物分解得太快了。

所以即使是种会长很高的作物,底层也还是要做好覆盖,或是杂草就不要除它,让它尽量长。有时候我就没有除草,直接挖个洞就种,防止土壤流失。我们亚热带的雨有时候好大一粒打下来,打到你会痛的。那种雨水,从空中重力加速度下来,好重,一直打,耕得松松的地一直打、一直打,土就都被打硬了,所以一定要有一个覆盖物承受力做缓冲。

还有就是植物的秸秆以及枯草千万不要烧它们。烧的过程中,泥土的温度升高,很多微生物也被烧掉,很多草籽也被烧掉,这个地方就光秃秃了。大家都觉得烧了之后,养分还是回到泥土里。事实上,不烧,它的养分也回到泥土里,而且还保留了更多的有机质,还有更多的氮肥,它还可以养更多的微生物。除非原来的土壤很酸,要改良土壤,才用那些灰去中和它。但是正常情况下,我们这样好好的种植,土壤不会酸。烧秸秆的情形,我们以后是完全不能再这样做的。不应该烧它们,拿来直接覆盖就好了。实践证明,有覆盖的农田要比没有覆盖的耐旱期要长出近1个月的时间。

再有,就是在规划一个大面积的田园时,一定要有多个支持系统,不能全部都是种成作物,支持区还是种很多覆盖物。大面积的耕地,大型机器就要进入。那种高的蒿草,砍了之后用切碎机切碎,做堆肥,大规模地做堆肥,可以再回田里去,这是土地循环一直应用的东西。那么,大面积耕地使用自然农法其实也是可以的。

落叶归根。枯草落下之后,它就在滋养另外的一个生命出来,这样才是永续的农业经营方式。所以,要种自然农法,我们常常觉得就要去遵循自然,看看大自然是怎样在运作的,用大自然法则去想。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