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无界限的时刻

现在就来探讨“超越时空”。我们通常都只在科幻影片里面去看到“时光倒流”,或是“超光速”、“超高速”的镜头,但是要讲到时空方面,最大的问题就是“时间”。我们怎么“超越时间”?如果能够“超越时间”,就会知道怎么样“超越空间”了。今天因为因缘的关系,我们转移到台大的海研所上课。这几天也想到一个很巧妙的问题,海洋研究所是研究海洋生态,人类在研究鱼所居住的海洋,但是那些鱼几乎很少、也不会去研究它们所居住的海洋。

我们很容易去研究其他的环境、其他的生态,但是不容易研究我们自己所生存的海洋,让我才联想到我们所讲述的是真正生命的海洋研究,不是用一个“我”去研究“鱼”的生态,而是用“鱼”的立场来研究“鱼”所存在的整个海洋生态。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比喻,也是实际以“鱼”的立场来讲,“鱼”一出生就跟海洋混合为一,不知道海洋对它生命的重要,当鱼能够成长看到整个海洋对自己的重要,这个智慧很不容易啊!大家慢慢去了悟生死大事就是要从“鱼”的立场跳脱出来,提升我们的视野、提升我们的胸襟、提升我们的智慧,了悟我们的生存跟整个大自然法界的密切关系,这条鱼才不会有“我慢”,才不会忘了我是谁,才不会不知道家在哪里,因为鱼在大海之中一直在找寻海洋在哪里。

现在就来探讨真正我们的生命海洋学——人生哲学的海洋,当真的探讨、了解海洋之后,就是了悟整个生死大事,就是“得道”、“悟道”。

历史上真的能够来到体道、悟道、得道的人并不是很多,因为思惟的角度、思惟的空间必须跟原来思惟角度要有180度的大转变,才有可能看得到,一定要“大死一番”,否则都是用“鱼”的立场在研究,看不到大海、找不到“道”,看不到“道”、看不到涅槃、看不到净土。

现在探讨一个很重要的课题——“超越时间” 。

“时间”的观念为何?大自然的存在中,有没有“时间”?整个法界大自然的存在中,有没有“时间”的观念?(参见图5-1)

整个自然界、整个法界、整个实相的世界里面,并没有“时间”。“时间”是人类为了沟通方便起见,才设定一个“时间”出来,“时间”本来就是一个“幻象”,是一个设定、一个假设,“时间”本来只是人类在无边无际的虚空之中,所假设出来的一个抽象概念。这一个观念认清楚之后,才有可能“超越时空” (参见图5-2),才有可能“超越时间”,不然“时间”是一个死神,当你没有了解“时间”的真相,“时间”就会变成一个死神(参见图5-3)。

人类在本来没有“时间”的现象之中,设定一个“时间”出来,当你要“时间”的时候,就又一直在赶“时间”、追“时间”,所以有的人讲说:“‘时间’就是金钱”。当你赶得上“时间”、追得上“时间”,就认为“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好像是你的天堂,好像是你所要“佛”的境界。但是“时间”一样有两面,某方面的“时间”你是不想要,然后又拼命的逃、拼命的追,你一直在追、一直在逃,逃给“时间”追。但是一方面也在追“时间”、在赶“时间”。

我们常常在说“赶时间”、赶“时间”,赶你所要这部分的“时间”,但是另一方面也一直逃,逃你所不要的“时间”,结果你一直赶、一直追,把整个生命、整个生活脚步弄得很紧张、很绷紧。你又一直逃、逃你所不要的,一直跑给“时间”的死神追,于是你的生命就一直在跟“时间”赛跑,追你所要的、逃你所不要的。但是你却看不到、体悟不到,时间原来只是一个幻象,所以你停不下来。

你停不下来,就像是在你心目中认为身上的影子是坏人,你一直逃、一直逃,或是认为这个影子很漂亮,然后就一直追、一直追,众生活在颠倒梦想的世界,就是一直在追影子或是逃给影子追,活在“时间”的死神幻象世界,没有了解“时间”的真相,就很难、很难“超越时空”,很难来到涅槃解脱的世界。

“‘我们必须深入了解时间与永恒在圣经中的意义。一语道破神秘经验的精髓所在”,“神秘经验”是体悟到“一体意识”、体悟到“超越时空”。如果以一般宗教来讲,就是“实修实证”证悟到相当深的阶段,至于他是不是能够大彻大悟,就要看因缘。古今中外的得道之士也都一致认为:‘一体意识不受时空的限制’”,这样讲述就是要让大家“超越时空”、来到“一体意识”。当真正溶入“一体意识”,就是“超越时空”了。

真正了悟真理实相的解脱者,他是来到“超越时空”的。“一体意识不受时空的限制,而是永恒无限的,它无始无终、 无生无死。除非我们领悟到永恒的真谛,否则那终极实相永远是个难解的谜”。众生对“永恒”有很大、很大的误解,一提到“永恒”,众生就常常跟“常”、“恒”、“不变”联想在一起;一提到“永恒”,众生很容易误认就是一个恒常不变、永恒永远不变(参见图5-4)。

所以,变成这个“永恒”的话,就跟“无常”格格不入,这是因为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永恒”,也没有体证“无常”,这是很重要的关键,我们要慢慢厘清,才能够知道事实上永恒不是一般众生观念里面固定不变的“恒常”,“永恒”代表不常也不断,是一直在剎那生灭变化,要体悟到永恒,必须彻证“无常法印”,否则没办法了解“永恒”的真意。

有谁能将心境宁静下来,体会出那寂静而永恒的奥秘?它本身无过去也无未来,却显示出过去与未来”。就是直接体证《金刚经》里面所讲的“无寿者相”,“无寿者相”就是告诉要来到“超越时间相”。根据神秘学家的经验:永恒并不是一种哲学观念或宗教信条”,“永恒”是实相、实际的存在,不是一种哲学观念。“哲学观念”是人类头脑里面所想象推论的一种观念、概念,不管你有没有推论、有没有想象,这个实相都永远存在。

以上所讲的是一个原则,现在是要让大家每天在历缘对境中都活在永恒的世界,所以“永恒”不是一种哲学观念或是宗教信条,不是说要信我这个宗教才能够得到永生、才能够得到永恒,不信就没有,不是这样啊!其实我们所讲述的课程是不属于一般宗教信仰的范围,不是在灌输宗教的观念,而是探讨宇宙人生的真理实相,佛法讲的就是宇宙人生的真理实相。因此严格来讲,佛教不是一个宗教、不是一种信仰,是在探讨宇宙人生的真理实相,而真理实相是超越任何宗派、宗教的。

“永恒”并不是一种哲学观念或是宗教信仰,不管你是任何宗教、任何宗派或是任何种族、任何国家的人民,只要能够真正了悟这些真理实相,就是一个解脱者,不必一定要冠上“我是某某宗教、我是某某大师、某某法王”。

永恒并不是一哲学观念或宗教信条,也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理想。它实际上十分明显单纯,就在当前,你只需深入观察体验,仔细地看,正如黄蘖禅师所言:它就在你的跟前(第80页),告诉我们净土、极乐世界就在眼前,如果没有好好去体悟,你会误认为净土极乐世界是在他方,天堂是在未来、是在他方。我们常把永恒想成很长很长的时间,千万亿年无止地延伸下去。就因这层误解,我们通常对永恒这类观念抱着敬而远之的心态”。“‘永恒并不是觉悟出时间的永无止境而已,永恒就是那个觉悟,它本身完全超越了时间的范畴;永恒的剎那即是非时间性的剎那,既无过去也无未来无先后无昨天明天无生死。时间的阴影乃是遮蔽永恒之光的祸首,能活在无始无终的剎那时,就已进入了一体意识”。“时间是通往天主的最大障碍

“时间”是通往解脱的最大障碍,“时间相”、“寿者相”就是通往解脱的最大障碍,你不要以为说:“这个你好像讲过,我听过了”,通通要归零,如果真的好好“归零”去听,你会很震撼。“时间”是通往解脱的最大障碍,为什么呢?因为本来在实相存在里面是没有“时间”,是起点也是终点,终点就是起点,彼岸就在此岸。你本来就在“无始无终”涅槃界的“点”上,但是你却用错误的幻觉,把“时间”的时空隔开了,把“一体世界”设立出:“这是凡夫、凡间,另外一个天堂,另外有一个极乐!”于是就一直设法到那个地方。本来就是没有距离,但是我们硬是把它隔开之后,于是你越用功,距离就越远;你越加深、越努力,鸿沟就越大。

所以,佛陀讲到终究的最高处就是“无为”,唯有你最后溶入“无为”,整个被你隔开、拉开分裂的世界,当你“无为”的时候,才会溶为一体。当你越努力、越精进、越用功,距离就越大越远、越大越远。这些都很深,希望你慢慢体会“时间相”是通往解脱的最大障碍。

不只是时间本身,连世事无常之感,甚至时间的任何一点阴影、痕迹及气味,都能遮那照耀我们的光明”。为什么说“连世事无常之感”也会影响呢?因为这时候你还活在“无常”的现在里面,还会用头脑去理解、去推理“无常”,还不是真正实证的。当真正实证溶入“无常的法流”,这时候是来到“言语道断”的世界,而且会以平等心接受一切境界。

当我们完全溶入当下的每一时刻,时间好像顿时凝结了。那一剎那,时间根本不存在。当下的一刻,已经超越了时间性。无时间的剎那,便是永恒的剎那,它既无过去,也无未来,既无先后,也无明昨,明昨就是没有明天、没有昨天)因此深入当前这一剎那,即是深入永恒透过这道镜片,便能入无生无死的境界(第81页)。

本来在“一体世界”的整个法界,是无边无际的一个虚空,整个就是没有距离、就是一体的,是人类硬把它划分一条线出来——这是现在,那边是过去,这边的是未来。我们又界定这是今天、这是昨天、然后这是明天,一直可以类推到很远、很远,无穷的过去以及无穷的未来。但是,过去或未来,都只是人类头脑里面的一个念头、抽象的概念,不是实际的存在,所以它不是实相,实相只有在“现在”,更深入的讲就只有在当下。

真正这个实相的当下,它是没有过去、未来的这个对比,像刚才前面所讲的那个过去、现在、未来,这时候的现在呢?它是有“时间相”,有“过去”跟“未来”的对比。这些都是人类头脑里面的一个概念,真正大自然、整个法界实际的存在,实相就只有当下、现在,这时候所讲的“现在”是超越“时间”,过去、未来“时间相”的对比是没有“时间”的,就只有“现在”,而“现在”呢?又是不断的一直在流变、流变、流变,是剎那生灭变化、剎那生灭变化,你真正能够清醒明觉活在当下,才会超越三世,超越所有的过去、未来,就是《永嘉大师证道歌》里面所提到的:“证实相无人法,剎那灭却阿鼻业” (参见图5-5)。

真的体证到这里,真是会惊天动地!因为你真的“归零”,放下所有过去跟未来的种种幻象、幻想、想象,你才能够远离颠倒梦想,就活在实相的当下、是“超越时间”,所以是“剎那灭却阿鼻业”,也就是:“梦里明明有六趣,醒后空空无大千”。来到《金刚经》所讲的:“无寿者相”,要超越“时间相”,你才有可能解脱。没有超越“时间相”,是没办法解脱的。

当下这一刻是没有开端的。既无开始,便是不生’”。我们佛教徒修行的目标就是到达不生不死的世界,基督教是说来到永生的世界、永恒的世界,佛教讲的是不生不死的涅槃界,但是我们要把很抽象的概念,变成很具体可以理解的、可以掌握到的“现在”是什么? “‘现在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它究竟有没有开始呢?可能根本漂浮在时间之上,不曾滑入时间的洪流中!”“时间”是人类所设定出来的,而“现在”却是实相,实相怎么会落入头脑的框框架构里面呢?所以,实相不曾滑入时间的洪流之中。同理,当下这一刻也没有终点。既无终点,便是不死’”,没有终点,它便是“不死”。

在整个法界的存在里面,有关“冰”、“水”、“云”的变化,就是一直不断的在生灭变化、变化、变化,如果更究竟来讲,整个现象界的存在只有变化,没有众生所判断的生死,只有流动、只有变化,真的要体悟“无生”,就是要深度去体悟这方面的深义,千万不要怕“无常”,这里就是探讨“不生不死”的观念。

难怪薛定谔说:‘现在是唯一有终点的存在’”。“终点”是什么意思?“现在”是“唯一有终点的存在”。没有活在现在的时候,你是在抓前抓后,你是紧的、是用力的,不是在追、不然就是在逃,没有真正停下来。唯有当你了悟“时间相”、看清实相之后,才会真正全然放下,很放松的活在每一个当下,这时候奔跑不停的心才会停歇下来,经典里面也有一句话——“狂心若歇,歇即菩提”。你真的能够停下来、静下来,清醒明觉活在每个当下,智慧就会出来,而且才会真正滑入涅槃净土的世界、涅槃寂静的世界,只要还有任何一点点用力,你就滑不入。因为如果还有一点用力,你不是在抓前、就是抓后,跟当下会有频率上的落差,就没办法完全对焦的。

因为法界整个的存在,就是一直在每一个剎那无常流动变化,只要有用力、有所抓取,就不可能坐在“无为”的涅槃点上,你不会真正的停下来。所以这个假不了,要假也假不出来,当然是可以骗得了一般人。如果还没找到究竟归依处、涅槃处,你就会用力、就是会抓。唯有现在是唯一有终点的存在,大家透过慢慢的闻、思、修,慢慢的理解、消化之后,会来到清醒明觉的活在每个当下,当慢慢稳定之后,就自然滑入永恒的世界来到涅槃彼岸,它会自然现前,所以只有“无为”才能够契入。

在当下那一刻,既无过去、也无未来,时间并不存在”。为什么“时间”并不存在?因为“时间”是人类制定出来的,你当下是活在实相里面,实相是没有“时间相”。时间一消失时,便是永恒”,应该要补充一个“时间相”,本来就没有“时间”,“时间”就是众生所设定出来的一个想象、一个概念,它是你脑海中的概念,只要“时间相”一消失、“无寿者相”,就会来到涅槃彼岸,便是永恒。

所以塞伯禅师说得好:如果你想知道什么是永恒,只有在当下中去追寻’”。为什么我们几次禅修,都希望大家慢慢设法清醒明觉活在每一个当下,记得!每一个当下都是在修行,不要跟境界对抗。当一跟境界对抗、拉扯,就是离开这些实相,你就会用力、会很苦,什么是永恒?只有真的大死一番、归零,活在每一个当下。

“‘如果错失了当下这一刻纵然轮回千百劫你也找不到’”。修行解脱都是在当下,净土也是在眼前,极乐世界也是在眼前。真的能够活在当下,净土就现前,如果你认为眼前不是净土,眼前的境界不是我所要的,要另外去找其他的地方、其他的境界,或是像你现在在家里炒菜、煮饭或是洗衣,却认为说:“这只是杂事、家务啊!跟修行无关,我要赶快把这些做完,等一下去听课,等一下要去禅修、去打坐,这些才是啊!”如果是这样,你两边都不是。如果真的体悟到真理实相,你在炒菜、煮饭、在做工作,当下也是在修行,如果因缘可以,我来静坐,也都是在涅槃界。

当真的有体悟到诀窍,到哪里都在修行,否则到哪里也都在对抗、都在练功夫。这是很重要的一些观念、知见,大家要慢慢厘清出来。如果你错失当下这一刻,也就是一直在瞻前顾后追逐未来的梦境,追逐想要的境界,没有安住在当下的这一刻,纵然轮回千百劫,也找不到涅槃彼岸,你也找不到天堂。要超越时间相、超越时间这个死神,你整个人生都会有很大的脱胎换骨。

可是永恒的现在,这个超越时间的一刻,却和你当前的经验一样,这么单纯、亲切。它们二者实在是同一回事,因此维根斯坦说:永恒的境界是属于那活在当下一刻的人’”。涅槃彼岸都是属于能够安住活在当下每一刻的人,有的人会认为我今天就是凡夫,所以要赶快努力积极修行,要赶快努力冲!我积极用功,难道不对吗?积极用功是要啦!但是方法、观念要正确,如果方法、观念不正确,你越积极用功,越是背道而驰,离解脱道越远!所以有正确的闻思,就会有正确的修行。我们要了解整个法界实相的存在,事实上本来就是不生不死,生、死也都是人类所界定出来的一个观念、概念。

事实上,人类不管所界定的是生或是死,对法界大自然而言,是完全相等的,现在讲这些需要“脑筋急转弯”,不要用着过去习性的理解角度来理解、来推论,不然就会认为:“生就是生啊!死就是死啊!怎么生会是死?”还是在人类的头脑知见里面,但是整个法界实际的存在,生就是死。为什么?我们众生二元对立的头脑思惟,总是认为起点就是起点、终点就是终点,但是对大自然、法界实际存在而言,起点就是终点,终点就是起点。我们不是在绕口令,也不是灌输一些哲学名相,而是在告诉你实相——起点就是终点,终点就是起点,这些都很重要,要慢慢去体会(参见图5-6)。

当能够慢慢愈来愈深度去体会的时候,才会体悟到什么叫做“无始无终”,慢慢体会到什么叫做“不生不死”,什么叫做“永恒”。如果在这个过程里面,它不是等号,而是不等号的话,就是人类用人类的头脑,聪明反被聪明误,把这个一体的世界硬是分开,然后落入二元对立的世界。二元对立的世界一旦被划分开来,“天堂”跟“地狱”就分开了,就有很多你追不完的境界,也有很多逃不完的境界。

“人生的海洋哲学”,不是一个学问、一门学术,而是一个实相。你必须从原来思惟的角度,大大的超越出来,才有可能了解。要超越过去的思考模式,才能够找到什么叫做真理实相,什么叫做涅槃净土。神秘学者一再强调”,“神秘学者”是不太正确的一种称呼,应该是“一个有智慧者”或是“一个解脱者”。他们一再强调,真正的解脱或进入天国之门,或超越过去与未来之道,就在现在这一刻,因为当下这一刻的本质就是永恒”。“心灵渴的人啊!愿你们知道生命之泉就在你身边,在这一刻,它从你身边涌出……这一刻就是天主圣名的彰显,天国的来临(第82页)。

在苦海中的众生,愿你们知道生命的泉源(甘露泉水)、涅槃解脱的彼岸就在你身边、彼岸就在你身边、就在这一刻。净土、极乐世界就在你身边,从你身边涌出啊!这一刻就是整个法界的恩赐!这一刻就是净土的现前!这是净土、极乐世界的现前,我们要超越语言文字来看到实相。回教的神秘经验者是此刻之子”,不管冠上什么宗教、神秘经验者,体悟到真理实相的解脱者、开智慧的人,就是“此刻之子”。

不要把“此刻之子”想得很死板或是很抽象,事实上“此刻之子”就是像佛陀一样溶入法界,成为“法界之子”,跟法界是一体。耶稣讲“上帝的儿子”中的“上帝”,不要又是落入一个框框、一个形象、一个大神,“上帝”就是整个法界,当你溶入整个法界之后,就是你这个波浪跟整个大海溶为一体,这时候就是“此刻之子”。

这类说法遍存于各大宗教之中,不胜枚举。我们无法在明天,或五分钟内寻找到永恒它永远都现在。只有现在才是唯一的现实,没有其他的现实存在”。我们无法在明天或在五分钟内寻找到永恒、净土、涅槃彼岸,为什么?只有在当下存在。你以为:“我努力修、到山上去闭关专修、我到哪里去专修;修了当我练成几年之后,我就可以找到……”看你需要几年,就表示你这几年都不知道。因为境界就在你眼前,但是你却要花很长的时间去追寻、去追、去找,表示你还没有找到,还在无明的世界里面。

实相就只有在当下、在眼前,净土、极乐世界就只有在眼前,所以你无法在明天找到。如果是在明天,就表示你还不了解实相,对你而言,还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观念知见而已。所以你还没滑入实相的世界里面,包括你认为说:“我五分钟后到禅堂里面去打坐,那时候就可以溶入啊!”表示你还不知道。如果你真的知道、真的了解每一个当下,你到哪里都是。就像你跟另外海中的一条鱼说:“我很有信心!我现在我都懂了!明天我就可以找到大海在哪里了!”还很认真的跟人家拍胸脯讲:“我跟你保证!我明天就可以找到大海在哪里!我知道了!”你可以对不知道的人这样讲,但是知道的人就知道你还不知道!

只有“现在”才是唯一的现实,其他都是头脑里面的概念。如果大家对今天所讲述的,真的能够好好去体会,这一年半来的课程可以办个毕业典礼了,会整个让你脱胎换骨。

可是,很少人真正活现在。众生大多活在昨日的梦魇之中,以及明日复明日的幻境里面,它把凡夫牢牢拴在时间相以及假相之内。我们的精力都耗在追忆过去以及期待未来之上,使得活生生的现在变虚有其表”。常常只是像行尸走肉,或是一直急急忙忙的追啊!赶啊!逃啊!跑啊!“薄弱只剩下一二秒,成为永恒现在的一幅空壳而已”。表面上好像很忙,内心、心灵上面呢?却又是那么的空虚、空洞,要抓又好像抓不到,因为不知道目标在哪里,不知道涅槃界在哪里,错误的观念知见一直在追、一直在抓,结果还是抓到一场梦、一场空。“时间”本来就是一个幻象,你一直在抓幻象或是在逃幻象。

凡夫既无法活在非时间性的现在”,“时间性的现在”跟“非时间性的现在”是因为语言名词有它的局限性,我们讲“现在”,有的人就会认为:“你讲‘现在’,还不是有过去、未来”,不一样喔!不得已是要区分出来“时间性的现在”,它是有过去跟未来的对比。“非时间性的现在”,讲的就是每一个当下、每一个剎那,它是没有时间性的,就是实相。“非时间性的现在”,讲的就是实际现象的存在,像我现在在这里讲话,每一分、每一秒所传达出来的声音,都是在“非时间性的现在”剎那上跳跃。如果你还在看表:“现在几点了?现在几分啦?”或是在那里想象,又落入时间相,你当下就听不到我现在正在讲的那分分秒秒正在流通、正在传达出来的法音,你就会跟现在那一剎那错失而过。

凡夫既无法活在非时间性的现在,又无法浸润在永恒的愉悦里”,就是没有活在当下,也找不到永恒、找不到涅槃、找不到净土。所以众生自然会在空虚的许诺内寻找补偿”。众生就只好期待着未来、想象着未来,再用一些宗教的信仰来填补内心的空虚,因为你没有活在实相里面,也就是找不到涅槃界在哪里,不知道究竟归依处在哪里,这时候你的心灵是空虚、是飘荡不安。因为他要找一个涅槃界,但又是找不到,只好找一个信仰来填补内心的空虚,众生自然会在“空虚的许诺”,也就是一种信仰、一种精神寄托内寻找补偿,不断期待未来,将弥补当前的缺憾”,“这种受时间所限制的生活,乃是痛苦的根源

为什么呢?因为当“时间相”一出来,就会压力、紧张,会赶、会追、会逃,就没办法很放松的活在每一个当下、活在每一个过程,这就是痛苦的根源。古今得道者早已看透,我们所有的问题都和时间脱离不了关系”。今天我们要探讨“怎么样超越时间?”的这个很重要课题,如果没有真正了解“时间”是一个幻象,你就超越不了。

所以,我们慢慢愈来愈深入了解“时间”是什么。一般人不是为过去烦恼,就是为未来操心,后悔过去的种种,害怕未来会自食其果。罪恶感更是属于过去的阴魂,它使我们变得十分消沉而刻薄,生活充满了遗憾”。一般众生都活在为过去烦恼、为未来操心,后悔过去的种种,然后害怕未来、种种的罪恶感。想想看,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但是你就是不让它“归零”。“归零”不是没因果,而是一个全然的承担、全然的放下,包括我们过去做错的,愿意重新来过、检讨改进,该承担的我承担,勇于负责、勇于改进。“归零”是现在开始重新改头换面好好做人,所以修行、要解脱,真的都要有大丈夫气魄、大丈夫气势。

如果你还看不出来不妨假想一下,没有过去任何伤痕的生活将会如何?同样的,所有的焦虑都系于未来,使我们活在杞人忧天的阴影下。过去与未来,确是我们痛苦的枷锁”。一般我们怎么训练百分之百的活在当下?要透过“有为法”的修行,才能来到“无为”的世界,就像要经历初果、二果、三果,才能够来到四果阿罗汉的世界。“有为法”最好的方法就是透过四念住的禅修——身、受、心、法,都是带领我们回到每一个当下、每一个现在,来如实观察。

当然,在一开始还不太熟悉的情况之下,需要适当配合定期的禅修,但是要把这些品质溶入到日常生活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刻之中,你每一个当下都是“身受”,至少做“身”、“受”念住的觉察。像现在站在这里跟大家讲话,要清醒明觉的安住在这里的,是全神的溶入当下,如果我分心去想其他的,而不是很重视当下,我的心在那里拉扯,讲话的心灵品质就不是来自心灵,它是分裂、不是一体。如果做任何事情,你的身、心是分裂的,就是没有活在当下,做事情的心灵品质里面,不会有智慧,常常是盲目的、无明的“无明行”,无明的冲动。

要怎么自我训练呢?不要说:“要等到三月、七月二十几号参加禅修的时候,我再好好训练就好,我这几天再去做其他的事情……”赶快、赶快把事情做好,急急忙忙一直在做,然后准备那时候才好好的冲锋陷阵,这样你又错失掉活在当下的深义。“现在”把你身体的这些动作,清醒明觉、清清楚楚的觉察,就是“身念住”的开发。做什么工作,包括你现在听课也是专心一心一意的听,就是活在当下;等下课之后,你走路、搭公交车、开车,走路的每一个脚步,你都清楚觉察。你的举手投足,比较动态、比较明显的地方,你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因为你的动作就是活在当下,都是让我们的心猿意马,清醒明觉的活在当下,这是每天都可以做的。

所以,你做任何工作,安住在当下去做,当你的心宁静下来,就会有智慧去处理。智慧的开发就是来自于你活在每一个当下。如果这些基本功夫有了之后,你再更微细的去看到我们的起心动念,是属于“四念住”里面“心念住”、“法念住”的觉察,又是更微细的。比较粗的“身念住”没有觉察到,“心念住”更觉察不到。觉性是要慢慢开发出来,不要以为说:“我现在知道啦!我会啦!我听懂啦!”

要怎么样才能够活在当下?“活在当下”最好的方法就是透过“四念住”。“四念住”的修行方法可以开发出我们的明觉,让我们慢慢清醒明觉的活在每一个当下,最具体的就是从“身”、“身受”,“身念住”是你的举手投足,可以让你活在每一个当下。每一个当下的动作都要清楚觉察,你的各种感受这些也要清楚觉察,现在是痛苦、是快乐、是安详、是烦闷?酸、痛、胀、麻都要清楚觉察(参见图5-7)。

因为这些是属于比较粗的,我们心要愈来愈细、愈来愈明觉,才能够觉察到“心念住”跟“法念住”,你的起心动念也都是在“现在”,你的所有动作、酸、痛、胀、麻,也都是只有在“现在”。觉察到你的身体动作,也是活在当下、活在现在;看到你的感受也都是活在“现在”,有看到你的起心动念。当再进一步去看到内心里面的种种结缚,你一定要看到“法念住”,慢慢要深入“法念住”,看到我们的十个结,以及种种的贪、瞋、痴、我慢、“意思食”、还有“识食”,那都是很深、很微细的,这方面要看得到。整个修行过程、“四念住”的开发,包括“身受”这些都是要来到“明心”的过程。(参见图5-8)

禅宗所讲的“明心”,当你的心是清醒明觉活在当下,就能够处处见法,就能够断结、活在永恒的现在。这个方法都很具体,你要从其他的种种方便法门切入也可以,看怎么样才能够让你的心安住在当下。如果你喜欢念佛也可以,你喜欢持咒也可以,但是你要掌握到重点,不要说规定今天一定要念三万声的佛号,如果三万声佛号没念完,就变成是我的功课没有做完,所以就要拼命的念、赶快念,从早上一起来就开始一直念、一直念,然后越念越快、越念越快,赶快、赶快转、赶快转,现在一万次过了,再来还有两万,赶快、赶快继续念,赶着把每天的功课做完。

如果你是用这种方式在修,如果当下是在念佛,你的心是放松、还是紧的?应该是绷得很紧。我们修行就要学习放松在每一个当下,不管用任何法门,如果你没有放松在方法上面,一旦觉察到紧,就要检讨反省,然后放松。你的目的不是在念多少声佛号、持多少遍的咒,目的是要透过这些方便法,让我们身心安止在每一个当下。

当真正安止在当下,你才能够看到真理实相,因为真理实相只有存在当下现在。如果这些听得懂,就算你用从任何方便法门都可以。从这里切入,然后目的在哪里,掌握到就好。如果不了解这个重点,糟糕!你就是以方便为究竟,一直在方便法门上绕个没完没了!就算是打坐个十年,还是一直在那里数息,你什么时候才能够把数息放下?!要知道目的在哪里。

真正的现在,是没有时间性的,自然没有烦恼。如果你感到仍然有烦恼的话,请再仔细分析一下,它都和过去的罪恶感及未来的担心纠缠在一起(第83页)。我们要好好静下来去禅思、去解析、去解剖,这个很重要,这个过程你没办法忽略,如果你忽略的话,你是看不到的。由于所有的罪恶感都是因为迷失于往事而不可自拔;而焦虑的心理也是由于迷失于未来而不可自拔,因此宗教家们才会提醒我们,我们所有的问题都是出自于对时间的执著

不要以为说这样我们就没有因果、没有那些罪恶,不是这样!“归零”不是没有因果,而是说过去我做错的、所犯错的这些,我承认、检讨改进、勇于负责。该负责的我负责,该承担的要承担,然后我现在检讨改进,重新再“归零”善待一切境界,重新善待一切众生,而不是一直活在自责、罪孽深重、业障的世界里面。

如果你活在那个世界里面没办法跳脱出来的,就没办法解脱,你会被很多的业障、业力捆绑死了,会一直坐在“心灵的囚牢”里面,这个“心灵的囚牢”比人间的监狱更可怕!“人间的监狱”对你来讲,不会造成什么苦!但是,“心灵囚牢的监狱”却是你所有苦的根源。整个法界客观外面的六道存在,对你来讲不可怕,但是你心灵里面的囚牢——六道的轮回,才是真正你的苦海!佛教所讲的“苦海”,是你心灵囚牢里面所构造出来六道轮回,不要以为说:“六道是外面的这些,我死后到哪一道,我现在在‘人道’里面,所以我跟其他道没关系!”

错了!你每天都在六道里面轮回,这才是真正你的“苦海”。当你遇到逆境就起瞋,这时候就是落入“阿修罗道”;当你一直在吃、吃、吃、贪得无厌,就是堕入“饿鬼道”。“六道”讲的是:我们内心世界现在是展现什么样的心灵品质。如果展现出来是慈悲的心、爱心,所展现出来就是“人道”、“天道”的心灵品质。“六道”是心灵品质一个概略的划分,我们每天都在这些头出头没,要清楚觉察到“心念住”、“受念住”,才会超越“六道轮回”,也就是超越你的心灵囚牢,所以“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心灵囚牢”就是你的“苦海”,你要跳脱、超越的是这些,不是外面的境界。

这是爱默生所分享的:真正活现在时心灵醒的情形我窗下的玫瑰,既不与过去的玫瑰相比,也无意与任何花朵竞。它们甘于本来的模样,与上帝共度今朝。时间对它们而言根本不存在,只有玫瑰而已,它存在的每一剎那,都是最圆满的……可是人类却会记忆或拖延,他不活在现在,频频回首,凭吊过去,丝毫不知珍惜周遭的美好,只知踮着脚尖眺视未来。除非他有一天也和自然一起活现在、超越时间,否则,他永远没办法真正快乐坚强起来

这一段话很优美也相当重要,我们讲的是实相,不是一些文学、哲学,“我窗下的玫瑰”是代表一个解脱者的内心世界。这个“玫瑰”把它代入“解脱者”,也就是一个解脱者他既不与过去相比,也无意与任何其他众生竞争,来到“无上正等正觉”的世界,他不会去跟别人比大、比小。

大的太阳花跟小的太阳花,是法界实际的存在,这里所讲的“玫瑰”也可以在旁边括号加注“小花”,不然你会认为一定是“很漂亮的玫瑰”才不会跟人家比!“小花”可能还会自卑跟人家比……。错了!法界实际的存在,不管多小的花,一样不会去跟别人比。

 既不与过去的玫瑰相比,也无意与任何花朵竞艳。它们甘于本来的模样,与上帝共度今朝”。它们安住在每一个当下,而与法界、大自然溶为一体,全然的活在当下,该开花的时候,我全然的开花。能够活在当下的这些因缘,是整个法界的恩赐,法界要让你开花,你却不敢开花,一直活在挫折、自责的自卑心态里面,然后你的生命就一直紧抓着,一直困在心灵的囚牢里面,你的生命意义怎么发挥出来?!于是你就想说:“我今天不如人啊!人家是读到博士!我今天只是个国中毕业、国小毕业,我自卑不如人啊!”这样一个自卑的心态,会把你的生命消耗掉、削弱掉,你的生命怎么灿然的开花?

法界整个真理实相,不管是大花、小花、花花、草草,它们都是安住在每一个当下,整个大自然法界都是“万物各安其位而嘲笑人类”,人类一直虚构出很多的境界出来,然后一直在追、一直在逃,所以过得很不安、过得很苦,它们甘于本来的模样,而与法界大自然溶为一体、共度今朝,每一个现在当下,时间对它们而言根本不存在,只有玫瑰而已,它存在的每一剎那都是最圆满的,这是实际存在的实相,能不能体证到你每一天都是最圆满的?不要认为:“我今天还不足啊!我今天还不行啊!所以我要好好努力啊!我要好好修啊!将来有一天就可以来到最圆满!”这样你的过程都是很不圆满、都在很苦的世界里面,你到什么时候才能够来体会到每一天都是知恩、知足、感恩?!

当真的能够知恩、知足,你就能够感恩、报恩;当真的是以一种知恩、感恩的心态之后,你所展现出来的报恩、回馈世间,才是真正慈悲的心,展现出“三轮体空”的爱,无条件、无所求的爱。真正的解脱者都是知恩、感恩、报恩,里面没有“我慢”,没有“我是”、“我能”,实际的存在就是这样,整个法界大自然没有亏待你,也没有对某某大师特别好,没有对于某某比较有钱的人,阳光就多照耀他们,就多给他们土地或是空气,没有啊!都是平等啊!如果真正体会到整个法界都是平等善待一切众生,就来到知足,否则就是活在“苦海”里面。

为什么这些玫瑰能够每一个剎那都是最圆满的?你能不能体会到“年年是好年、日日是好日”?每一天醒来都是充满着感恩。可是人类、一般众生呢?“却会记忆或拖延,他不活在现在,然后频频回首,凭吊过去,丝毫不知珍惜周遭的美好,只知踮着脚尖眺视未来”。有一句话说:“一山看过一山高”,都不满足于当下,除非有一天他也和自然、法界一起活于现在、超越时间,否则他永远没办法真正快乐坚强起来,如果你不知道究竟归依处,内心一定会存在惶惶不安。

至于怎么才能每天很知足、很快乐的跟整个法界、整个众生一体,知恩、感恩回馈世间呢?当然这也是必须要透过你的正知、正见,正确的思惟、正确的体悟,整个修行的过程就是把我们错误的观念、知见扭转过来。

永恒的真谛与一体意识的本质,就是现在,超越时间,成为此刻之子’”(第84页)。就是入佛法界、永恒的真谛与一体意识,真的要溶入一体世界,你所有的瞋心才会消失,所有的贪心也会消失,贪、瞋、痴会止息!你才会展现出“三轮体空”。永恒的真谛与一体意识的本质就是活在现在、超越时间,成为“此刻之子”。超越时间的现在,乃是由时间通往永恒,由死亡进入永生的窄门狭道”。整个禅修包括闻、思,都是慢慢协助大家清醒明觉活在每一个当下,这个功夫如果没有做出来,你都还在知见上面绕,还在“解脱道”的门外绕。所以,整个闻、思、修、证都是要先清醒明觉活在每个当下,然后就能够慢慢的跟整个法界溶为一体,因为你会来到“处处见法”。“三法印”都是当下、现在存在的,慢慢真的看懂这一部“无字天书”、“大地风云经”。

此处,我们应分辨清楚,活于非时间性的现在,专注于当下此刻,和一般心理学劝人暂时忘掉过去及未来,不可混为一谈”。这里有不一样的地方,满重要的一个关键。神秘学家并不是为了活于现在,才怂恿你忘怀过去与未来”。如果你没有真正“见法”、亲证到“现在”,你带领别人的会是一种逃避“现在”,用一种逃避、压抑的方式,暂时忘记过去跟未来,如果没看到“活生生的法”,你的禅修、禅定会是一种“世间法”的禅修,会是一种“死”的“定”。如果是“世间法”的禅定,“像一般心理学家劝人,暂时忘掉过去及未来”,你专注在某一个“所缘”上面,是不是会来到一个暂时忘掉过去与未来?就是“世间法”的“定”。

就像如果我们现在很烦,就来训练“活在当下”,一个没有真正“见法”、没有“活在当下”的人,是会用“有为法”的方式训练大家“活在当下”,那会是一种训练。但是他们不是为了活在“现在”,不是为了某种目的才怂恿你忘怀过去或是未来;他们一口咬定,没有过去与未来这回事”,因为这是实相。整个大自然法界存在就是这样,你可能说:“怎么没有过去?我现在看到秦始皇的坟墓,这不是过去的吗?”看到秦始皇的坟墓,也是“现在”啊!它现在的形状、现在的样式就是这样。所以我们说没有过去、未来,你可能去搬一个古董过来说:“这是五千年前中国的陶瓷古董,你怎么说没有过去?”要知道这个古董也是现在的模样,也都是存在“现在”,它现在的模样跟五千年前有没有完全一样?不一样啊!

就好像四十岁的你跟二十岁的你,会完全相同吗?你不要认为说都是同一个人,他已经是流动、流动变化了,你现在就是现在的模样,讲更具体的,刚才讲到玫瑰,我们现在来再解析一下,人类常常会犯这一种问题、毛病,我们去年来到士林官邸看到一朵很美丽的玫瑰花。去年看了,今年又到士林官邸的玫瑰园来看玫瑰,我们看的当下,通常会起什么样的念头?“这个我看过了,怎么去年带我到这里来,今年又带我到这里来?能不能再找一个新鲜的地方?”我们都会认为:“这我看过了啊!我听过啦!我见过啦!我懂啦!我会啦!我知道啦!这没什么啊……”

你的心灵品质是不会觉得好奇,就认为:“这我看过、游过,这没什么啊!”你是带着去年陈旧、Lkk的观念来看它,但是今年的这一朵玫瑰呢?你以为你看过它,事实上它是第一次跟你见面。玫瑰,去年是去年的!去年的跟我这一朵不同!我是“现在”存在,我是“现在”啊!但是我们人类的记忆观念认为说“我看过了”,我们没有“归零”,生命没有全然的“活在当下”,是带着很多过去陈旧的观念,然后判断认为说“我看过”,你的生命就不会活动起来,就不会灵活泉涌,因为你带着很多过去错误的知见在看(参见图5-9)。

如果真的能够“归零”,我这一年多来上课,每一次都是第一次见面,因为我每一天在变,每一个礼拜都在变,你们呢?也是每一个礼拜都在变,你的身在变、心也在变。如果我没有同步的在变,会带着过去的观念:“一年前就看过你这样,现在还是这副德行”。事实上这一年多来,你是不断的在脱胎换骨、在改变,我也是一样每天在变化、变化,真正活在每一个当下,生命是非常新鲜的、是充满着活力的。因此,一个解脱者不是为了训练大家活在现在,才怂恿你忘掉过去或未来,他们一口咬定:实相是没有过去与未来这回事!

 过去与未来,只是人们妄加在永恒的现在之上的界线而已”。这是人类的一种记忆、想象所创造、虚构出来的,本来就是一个象征性。时间只是永恒上的一道界线,我们不用去除掉它,因为它只是个虚相,根本不存在”。人类设定“时间相”出来,只是为了方便沟通而已!结果却被“时间相”捆绑死了,很可惜!就好像我们地球上实际存在有没有经纬度?地球是没有经纬度的,是人类为了沟通方便起见,才在这没有界线的地球上,界定作东经几度、再来北纬几度。结果,人类划出了界线之后,然后就划分:“你们是西方世界人、我们是东方人,然后南、北韩,北纬几度?”划分一个界线不能够超过。当我们划定出界线之后呢?结果这个界线就把我们捆绑住了,“时间”本来只是一种沟通上的方便,但是被它捆绑住就很糟糕。

我们必须格外小心去体会永恒觉识的真谛。许多人在理性上已了解,永恒不是无止的时间,而是超越时间当下的一刻”。一般人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认为“永恒”是恒常不变——很长、很长、很久,“永恒”不是无止尽的时间,而是超越时间的当下一刻。举个例子:假设把“十年”当做是一个单位,我们觉得这十年好像很短;如果以十年跟十万年来讲,这个十万年跟十年来比,是不是算是相当长、相当长?可以算是一种永恒的时间,就好像你的寿命本来平均可以活到八十岁,现在如果可以让你活个八十万年,你会觉得:“你们都很短命,我很长寿,我是恒常存在”这是一个时间的对比观念。

但是,如果你有这种时间对比观念,慢慢会享受很多的福报、福尽,当你活到九万九千年,你又想:“哇!糟糕!我剩下一千年而已啊!”再来:“糟糕!我的寿命尽了”,只要有“时间相”,不管多长,都有尽头、都有结束、都有终了,当面对完结篇的时候,你就一定苦、不安。所以,一个解脱者不是求到说:“现在把这八十岁的寿命,我一直念,念到我将来可以成为一个长命仙人,可以来到八十万年的寿命”,解脱者不是在训练这些,不是在求这些。只要有“时间相”,就一定有生、有死,就算给你一百亿年的寿命也好,还是有生、有死,因为还是在“时间相”里面,不管时间多长,还是在死神、二元对立的世界里面。

唯有超越“时间相”,活在每一个当下,你才会真正活在永恒的世界里面。如果错误理解“永恒”,就会怎么样呢?许多人在理性上已了解永恒不是无止的时间,而是超越时间的当下一刻,便试着将注意力集中于现在以及当下的经验”。就是用一些“有为法”训练,包括“世间法”的禅定、禅相,很努力用功将注意力集中于现在以及当下的经验。希望能够经验到那超越时间的一刻”,这里面已经讲出很深奥、修行上的一个岔路问题,要照见出来。

这种默观的方式,虽然在理论上不错,但你心中若有冀求那一刻之心,便制造出另一刻来”。如果你的修行不是安住在每一个当下,你的打坐是希望将来能有更好的未来,更好的理想目标,这样你的目标会落入在未来,你的大海、你的海洋、你的涅槃海洋,还是在明天才能够找到的话,那表示你会制造出“另一刻”出来,间隔距离就会被拉开来。换句话说,你一开始想要’”,注意到那个“想要”,你想要活在那超越时间的现在时,你已经在时间中了”,想要活在超越时间的现在,你就已经在时间中了。

你想努力专注于现在,便影射出你对未来的冀望”。“我现在很努力用功”目的是为了什么?将来要解脱啊!将来要自在啊!理论上这样是不错!但那表示你还没有正确的解读、掌握到修行的要领,还是在“有为法”的世界里面绕,但是没有经历过这个阶段,真的没办法契入“无为”。但是,我们要知道是过渡时期,还是不正确的。所以你一开始想要活在超越时间的现在时,就已经在“时间中”了,你想努力专注“时间中”,便影射出你对未来的冀望。总之,人不可能在时间相”,因为本来就没有时间的存在!“时间”是存在你的观念中、脑海中、印象中。人不可能在时间相内超越时间,我们越努力去克服它,越强化了它的作用

为什么我们不可能在时间内超越时间呢?就像我们禅修告诉大家说要放松,要松柔明觉的活在每一个当下。“好!放松啊!”你就会很努力的要放松。照理说,你很努力、很精进是很不错!问题是你越努力用功要放下,你的内心就会绷的越紧,越没办法放松。你越想在“时间相”里面超越“时间”,越没办法超越“时间”;你一直想要追逐天堂,天堂就离你越远;你一直要去追逐净土,一直要去追逐极乐世界,极乐世界就距离你越远;你越想努力要活在现在,就越没办法活在现在。“那这样我不要用功!我就散散的”不精进、不用功,这又还是在苦海里面浮浮沉沉,浑浑噩噩过日子而已。

变成“用功也不对,不用功也不对,到底叫我怎么办?”你要用功,然后慢慢逐渐校正,就像告诉你说“要放松!”你游泳要越放松,才能够游得越快、越自在,但问题是你没有跳下水去游泳,告诉你怎么样放松的游泳,怎么样放松的开车,如果没有实际去做过,你就是真的没办法来到很放松的境界,所以不用怕、不用怕错,要敢去做、敢跳下去,做错了没关系!给老师骂也没关系!不要被骂,然后就很挫折,爱之深、责之切。为你好,才会跟你讲,一定要去做了之后,慢慢矫正才会真正走在“中道”上。这个“中道”不要认为“本来不用功的时候是零分,用功精进是十分,老师说要走在‘中道’上,两个加起来除以二是五分,现在我就用力五分!”理论上好像是这样,但那是头脑的理解。

人类头脑理解还是不容易,因为变成本来用力十分,现在只是用力五分,还是有在用力!但是这个过程都要经历过,才会真正溶入“无为”的世界,溶入没有“时间”的世界,所以我们要知道过程里面有哪些要注意的分岔点。这实在令人不知如何是好。我们自知并未活于永恒的现在,才死心蹋地遵循各种修行方法,希望将来有一天能够活于永恒中。如此,我们又肯定了时间”。但是你这样努力精进用功,一直要追逐一个天堂或是净土,你肯定了时间,也就是又肯定了地狱。

才会想要克服它,可是不论我们如何努力,只是徒忙一场而已”。“有经验的修行者从不鼓励我们去和时间的幻影缠斗”。这里的“时间”,我们又要推论到其他的比喻。有经验的修行者不鼓励我们和业力、业障对抗,如果你一直活在消业障、跟业力在对抗,没办法放下包袱,就没办法来到很自在的境界,所以不要去和时间的幻影缠斗,只须加以观照就好这几段就是告诉大家,能不能去找到过去或未来的时间?这里告诉我们有几个方法去找,然后慢慢会来到真的只有“现在”。

在我们禅修的时候,也告诉大家一个“观音法门”,这个“观音”跟一般的“观音”是不一样的,“观音法门”就是现在当下你去聆听整个法界的声音,包括那些虫鸣鸟叫声,都是“现在”正在发生,你听到的所有鸟叫声,也都是“现在”正在叫、正在发生。为什么说“溪声尽是广长舌”,一方面告诉你“无常流动”、“无常法流”,一方面告诉你那个声音都是一直在唤醒你、唤醒你,活在当下!为什么极乐世界那些鸟也会宣说法音,我们这里就是极乐世界啊!我们这里的鸟难道没有在宣说法音吗?你听不懂而已!因为你的智慧眼没有打开!我们这里的鸟就是极乐世界的鸟!它们都在跟我们宣说法音!都是告诉你“我现在唱歌给你听”,也是现在在唱歌“醒来吧!醒来吧!”

一直希望你好好的醒来,你看前面有一个醉月湖,当在夏天的时候或是晚上也是一样,坐在那里全然的放松,聆听天籁之音,你很快能够滑入那“没有时间的现在”,很快可以进入浑然忘我的境界里面,如果你真的放松去听,溶入法界的天籁之音里面,很快!你一段期间之后,就身心好舒畅啊!因为你跟法界、涅槃界的家有衔接上,有回到心灵的家来,你会觉得好轻松愉快,可是没多久你又开始“啊!糟糕!我怎么坐这么久啦!我要赶快赶回去!”你那个“急”一出来,身、心又绷紧,所以时间方面,要慢慢真的去透视它本来就是个幻象,你要超越。

同样的,所有的滋味、气味、景色都是属于当前的。你无法看到觉出或触及任何属于过去或未来的东西。也就是说,你当前的直接知觉,是没有时间性的,既无过去也无未来,只是变化不已的现在而已,真的超越时空那个真正的“永恒”,它是跟“无常”剎那生灭变化是一体的,所以不要厌恶无常生灭变化,然后要去追求一个恒常不变,就好像说你希望所喜欢的人不要衰老、不要生病、不要……永远都是青春永驻……,那都是人类在构筑梦幻世界啊!也就是不让那个实相流动啊!所以,真正的爱也是一样,就是接受溶入整个无常法流里面。

也就是说,你当前的直接知觉,是没有时间性的,既无过去,也无未来,只是变化不已而已。虽然比毫秒还短暂,却永无止尽”,不是一秒而已,它是比毫秒还短暂,因为就像数学方面,数学有1跟2之间,还可以2分之1、2分之2跟……就是1跟2分之1之间,它还可以再4分之1、8分之1、16分之1,还可以一直切、切到很小,但是不管2n分之1,还是有间隔距离的存在。但是“现在”剎那这一秒却是没有间隔,是一直的流动、流动、流动变化。

虽然这里所讲的比毫秒还短,因为毫秒还是可以写得出来,只要你写得出来,我就可以写得出来比你所写更小的数字,虽然这个剎那比毫秒还短,因为它是超越时间、超越这些数目的,但却是永无止境,这就是“永恒”的正确观念,它是不常也不断,整个法界的存在都是这样,每一个现象都是不会恒常存在的,但是整个法界就像海洋,波浪是不会长久存在。但是从古至今,整个海洋的波浪也是没有间断过,我们要看到“永恒”,是要看到那整体。

所有的直接感受都是那非时间性的直觉而已”。佛陀、佛法本来都是要协助大家进入到实修实证,当真的进入实修实证才能够溶入实相里面,才会真的大安心、大自在。佛教本来就是协助大家走向涅槃解脱快乐自在的解脱之路,不是一种信仰、寄托。

紧迫盯人的时间观念问题又是从哪里来呢?你说没有时间的存在,明明里面就有很多时间的观念,“过去、未来”好像都很真实的存在。看看时间观念存在哪里呢?即使我明白了经验是没有过去与未来,只是无尽的现在”。真的!整个法界只是无尽的现在,能够活在现在,才能够活在永恒的世界里面。“过去”的观念到底是怎么样呢?那只是记忆”。“时间”只是存在你头脑里面的一个记忆、一个念头、一个观念。

你说:“我手上戴着手表,这不是时间吗?”那只是人类为了方便,然后又设立一个工具,你把这些手表都拿掉,把那些挂钟都拿掉,然后你来探讨“时间”到底在哪里?真的要去做、要去找,你才会来到“哇!原来‘时间’真的只是我们头脑里面的一个记忆!只是一种念头、一种观念”。

于是我断定,即使我无法直接经验到过去,记忆却能提供我过去的一切资料(第86页)。昨天以前,包括前一个小时以前,那些是不是都是透过一种回想?有的人就跟我讲:“他已经开悟了”。于是我问他:“你是怎么开悟的?”“我在什么时候打坐,怎么样……”“多久以前?”“几年前啊!”几年前?他还一直沉迷在过去的境界,只是头脑里面那时候的一个禅相,而且现在也是你的一个念头而已,但你却以为那就是开悟,而现在眼前这些实相却看不到,还在说开悟!

“开悟”是打开智慧眼,任何时空、任何地点、每一个当下,你都是溶入“三法印”里面,处处都是“见法”,不是在打坐、禅相里面才有,平常在家里面就没有,不是这样啊!所以,人类常常都活在过去的记忆里面,然后被自己的记忆欺骗而不知道,把“时间相”抓得很紧,常常陶醉在过去的梦幻世界里面。如果你过去很美好,常常陶醉在过去美好的梦幻世界;如果你过去曾经是惨淡的一段时间,也常常活在过去惨淡灰暗的世界里。你就是不愿让境界流过,但是整个法界实相已经都是现在、现在当下,但是你的心还是死在过去!不管过去是好、是坏,只要你背着那些包袱,你的心就是死在过去。

记忆却能提供我们过去的资料,这正是我们关键性的错误”。你把头脑里面的知见、记忆当做是真实,包括一些宗教师催眠你、告诉你:你的业障怎么样,你的业力怎么样,你的罪恶深重……然后才会来投胎转世,你的生命都活在自责之中,所以就一直追悔着过去:“我过去到底……过去是怎么样啊?我前一世到底是怎么样?我三世前到底是怎么样啊?”你都一直活在过去的记忆、活在过去的梦幻世界里,你的生命没有真正的活过来。不然又想说:“好!我要追逐未来的理想世界”众生是这样,不是活在过去的梦幻世界,不然就是活在未来想象的梦幻世界,而你真正的生命、真正的现在呢?却都常常是“行尸走肉”的空过,这就是“苦海”啊!

整个修行之路,包括原始佛法,2500年前佛陀,都只是协助大家醒过来、活在当下,认清真理实相。你什么时候才能够醒过来、认清真理实相呢?这个时间要多久?“当下”!《阿含经》有讲“不待时节因缘”,希望大家都要能够慢慢去体会到这些精华精髓。所以,记忆提供我们很多过去的一切资料,而这正是我们关键性的错误。

许多得道之士都一致指出,当我想起过去时,它的内涵虽然是记忆,可是这记忆本身却成了当下的经验。也有人问:“我们现在活在当下,你说我们都要活在当下,我能不能规划未来?可不可以?”可以啊!但是要知道我规划未来,是在什么时候规划?也是现在在规划!你所能够活的,都只有在“现在”!“我能不能检讨过去?”可以啊!本来过去就要检讨改进、要加以筛选,才能够知道未来怎么做,我们检讨过去,也是“现在”在检讨。对的我就继续,这就是“四正勤”里面的“已生善就让它增广”。如果过去是错的“已生恶就让它不生”。不管是过去、未来,它都不是实际的存在,都是“现在”检讨过去,然后“现在”知道规划未来应该怎么做,那都是“现在”。未来规划好了之后,包括我们把过去过滤之后,未来要怎么做,也是“现在”在规划。未来怎么做,规划好之后,你还是要一步一脚印,“现在”扎扎实实的去做,你都是清醒明觉的活在每一个当下。

大家要实际的去找,要去静思惟、好好去禅思、要去找,你能不能找到实际存在的过去?看能不能找到?能不能找到实际的未来?能不能听到昨天的鸟叫声,能不能听到明天的鸟叫声?你用录音带录下来,说:“过去在中鼎讲的我可以……那一只鸟在那里叫,我还是可以听得到啊!”问题是:你是用录音下来,播放的也是“现在”在播放!你也是用“现在”的电,那也是“现在”因缘具足才能产生,所以你要去找找看,是不是过去跟未来都只是我们头脑里面的一种观念、记忆而已?如果去找过之后,才会慢慢对“时间”有更清楚、更具体的认识,才会了解法界实际的存在是没有“时间相”,“时间”真的只是存在我们头脑里面的一种观念、知见,一种想象、一种念头(参见图5-10)。

 如果我们能看到过去只是记忆,未来只是心里的预期(第87页),过去只是我们脑海中的一种记忆,未来只是我们心里面的一种预期。“它们都是当下的经验而已,我们便能了解所有的时间原来只存在于现在”。有智慧的人、解脱者他们对时间及永恒的观点便不彰自明了”。说要溶入“入佛法界”,怎么“入佛法界”?怎么“入涅槃界?”怎么样超越时间?怎么样超越时空?在科学家里面的观念,把空间、距离、时间,都是有一个间隔区分的,会用一种地球、太阳系在这里,然后距离地球最近的是什么星?这个距离多远?假如这是十万光年,然后这里是一百万光年,现在航天飞机速度还不够,未来科学家就会慢慢发明一种像光速火箭一样接近光速了。

以爱因斯坦相对论来讲,速度的极限是一秒钟30万公里,如果以人类的这种速度来讲,是没办法来到30万!可以接近啦!但是当越接近的时候,时间就慢慢的越慢下来,当然那是一个满玄的情况。如果地球跟这边有距离,你认为理想的净土是在这边,一定会发展一种高速光速火箭,一直要去追寻来到这边,但是那些修神通的人,譬如我们有讲过赤马天子,他没多久就可以来到这边,问题是来到这里之后呢?发现还不是他所要啊!还不是理想啊!于是又继续再追寻、继续再找。

如果你的理想目标是在遥远的他方世界,现在可能又要一亿年,你都永远一直在追、一直在追啊!为什么说科学家虽然要超越这些时空,但是有没有真正的超越时空?空间距离还是那么的遥远,没办法真正超越,解脱者是来到真正超越时空,因为时间对这些科学家来讲很重要、分秒必争!但是时间对解脱者来讲是一个幻象,没有被时间绑住。以一般科学家来讲,这里是空间、是一个距离,有距离就会有时间。当没有时间,就溶入一体的世界里面,就没有空间的隔阂。

法界本来就没有“时间相”,每一个剎那都是起点、也是终点,是终点、也是起点。但是人类虚构出一个“时间相”之后,又被“时间”逼死了;人类虚构出很多的“名利钱财”,然后又成为“名利钱财”的奴隶;人类创造出很多超级大偶像,然后又成为其奴仆、或是沦为次等人民。人类设定很多的目标,然后又成为目标的牺牲者、受害者,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归纳!你才会慢慢去看到什么叫做颠倒梦想的世界,才会远离颠倒梦想!才会慢慢体悟到什么叫做“无为”。

只要有“时间相”、“有寿者相”、“人我相”、“名利相”,就不得安宁、不得解脱!因为你还会继续再追、再逃,实相界实际存在的,反而好处理。凡夫是一直在解决处理虚拟世界、梦幻世界的问题,凡夫是一直在虚构很多的梦幻世界,然后一直解决虚拟世界、梦幻世界的问题,而解脱者是面对当下、解决实际的问题。实际的问题反而好解决,那个虚构、虚拟的问题本来就不存在,但是你又是用一个不存在再打另一个不存在,这就是“以妄止妄”。大家要去过滤、厘清出来,才知道凡夫是一直在解决虚拟世界的问题,就好像说本来就没有“时间相”,但是你却去用一个“过去”把自己套住、拖住、拴住,用一个过去、用一个业力囚牢把自己套住、关在里面,然后再去虚构一个未来的世界。

这种虚拟世界就是你背着过去很重的包袱,然后一直盼望着未来,因为这些是属于虚拟的世界,能够实现吗?能够找到吗?就像对你背后的影子一直在惧怕,认为这个影子可能会伤害你,怎么会一直跟踪你啊?所以一直逃给那个影子追。一直背负着很多过去的业力、业障,就是一直在惧怕你的影子,一直在逃给你的影子追,这个影子是你虚拟出来的,它可怕吗?但是因为没有了解,你就一直逃、一直逃,当你回头一看,奇怪?那个黑影怎么又存在?于是又一直逃、一直跑,然后你要跑、要去找一个没有影子的世界,要去找到一个样样都符合你理想、所要的世界,这样的梦幻世界能够实现吗(参见图5-11)?

一个真正“见法”开智慧的人看到了这些虚幻的过程,才能够来到《心经》里面所讲的“远离颠倒梦想”。今天最重要的就是识破这些虚幻,只是看透它,不是用武力去对付它,不是用我是、我能、我慢,修个神通广大,然后去对付虚拟世界。一般很多的修行用我慢、我是、我能在展现,都是要训练出很厉害的“我”,然后去对抗虚拟世界。你越在强化它,一直有消不完的灾,越消你的灾就越多。

整个修行就是去认清法界的真理实相,回到实相的世界,就是要看清整个实相里面是没有“时间相”。当识破这些之后,你才能够远离颠倒梦想,活在实相的世界里面,实相的世界反而好解决。

前面有一个醉月湖,我们知道不能直接从这个湖面穿越过去,所以会绕道走过去。如果某个地方有个坑洞,你知道这个坑洞不能够跳下去、不能陷下去,所以你会绕道过去。因此,实际、现实这方面的种种问题反而容易解决,当你遇到滚烫的热水,不会去碰触,你知道要回避,所以不会“无明”的去碰触这些,不去跟这个实相对抗,就不会自讨苦吃。因此,实相世界的问题反而好解决,但是虚拟世界的问题就是人类一直关在这个“心灵囚牢”。

你被虚拟世界关在心灵的囚牢里面,今天要解脱,不是去对抗。你越对抗,会变得越强化、越真实,你一直要追逐未来的梦幻世界,这个世界会距离愈来愈远,所以修行修到后来,你越认真修行用功,到后来就要多久?三大阿僧祇劫!你用“我慢”在修,用“我是”、“我能”在修,这个梦幻世界就会越真实,所以就这样越距越远。当你追逐过了之后,才会知道原来这些都是一种梦幻世界。

“醒过来”就是认清真理实相之后,来到“不增不减”的世界。原本就是这样的存在啊!原来这个影子本来就是——你看太阳从哪边照,它的背面就会有!它也不是可怕!它只是实际存在的这些现象。

等到有一天当你真的醒过来之后,这些梦幻世界才会消失,就是“梦里明明有六趣,醒后空空无大千,证实相无人法,剎那灭却阿鼻业”。唯有真的“见法”,才能够把这些消失掉!当你醒过来,那个梦才会消失!你一直在梦境里面、一直在梦幻世界里面,要去消那些……怎么消的完?越消、越真实啊!越修、距离越远!

由此可见,时间的束缚以及它所带来的种种困扰,都不过是幻觉而已”。在整个大自然法界存在里面,并没有实际“时间”的存在,完全是人类为了沟通方便起见所设定出来的一种概念。但是人类设计出“时间”概念之后,却都被“时间”夹得死死的。你所能经验到的,不论呈现何种相貌,都属于永恒的现在”。真正法界实际的存在就只有当下现在,而它是绵延不断、就只有现在,所以实相跟众生的梦想、幻想世界,是有很大很大的出入。

 可是我们很少人能感觉到当下一刻的永恒性,它是如此虚无飘渺、瞬间即。基督神秘学家称此为无常的现在。总之,我们体验到当前这一剎那的限制与束缚,我们像夹心面包一般被挤在过去与未来之间。这是因为我们把记忆和现实混为一谈(第88页)。这是众生很容易犯的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毛病,“记忆”跟“现实”一定要过滤出来,不然很难跳脱出来。“记忆”就是“自我”头脑里面的一种概念、观念,甚至是一种思想、一种想象,人类的“记忆”事实上就是“自我”头脑里面的一种抽象的名相、哲学思考概念(参见图5-12)。

“现实”呢?就是一个实际的存在。“记忆”和“现实”是不一样。我们修行要从文字般若,还有观照般若、再来实相般若。文字就是我们从经典文字上来理解,然后我们要实际在历缘对境中处处去现观,要来到“实相般若”——实际实相的存在。不管你怎么想,都不会因为你的想象而改变。如果它本来就没有的,不会因为你的想象之后,又增加一个出来;也不会实际存在、本来就有,但是你想象没有,结果就变成没有。这只是在你的觉受里面,暂时忘掉而已。

人类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把想象、记忆变成实际的。就像空气有没有存在?有啊!这是一个很实际、很实在的问题,不因为你想象它没有,空气就没有啊!太阳有没有实际存在?有啊!所以我们地球上的所有生命是来自太阳的能源所传输恩赐,但是众生却忘恩负义不知道,但是也不因为你不知道,太阳就对我们的生命不重要,它还是继续存在着、继续默默的在贡献,但是“时间”观念、概念在法界里面却是不存在的。人类为沟通方便起见,所想象、设计出来之后,因为它本来就是一个幻影、也就是幻象,但人类却“以幻为真”,这样就是活在颠倒梦想的世界。

现在假设真的有另外一个天堂的存在,你不必求,就自然会来、会有,如果没有这样心外的天堂存在,你再怎么求也没有、也得不到。有的,它就有;没有的,你再怎么求,也一样没有。所以,我们要回到现实实际上面来如实观察,这样你才能够觉醒过来,看到实相、看到法界这些。

这是因为们把记忆和现实混为一谈,硬是在本来就没有时间性的现在划上很多的界线,还分出过去与未来”。自认“我过去怎么样风光啊!现在怎么样啊!或是我过去怎么样落魄啊!现在怎么样……”都还是跟过去一直这样拉扯,都不能够归零。但是你看,昨天的鸟儿在那里高兴快乐的叫,今天它还是很快乐高兴的在那里叫,不会因为它昨天淋了一场雨之后,因为有一些刮风下雨,然后今天还一直自责“我怎么这么倒霉!法界怎么对我这么不客气!法界怎么这么虐待我!让我在那里淋雨……”没有那些啊!过去都已经过去了,过去已经消失了,就是只有现在——当下、现在。

还分出过去与未来,还把时间视为由过去经过现在,奔向未来的时间之流。我们是在永恒之境内制造种种的界线”,也就是种种的幻境。然后把自己关在里面”,关在一个想象的封闭世界空间里面,不断在那里追、不断在那里逃,我们本来就是活在永恒的世界,但是人类却制造很多的幻境界线,然后把自己逼入一个生生死死的境界里面,所以“解脱”之后有没有得到什么?没有得到什么!只是发现这个事实,回来这样而已!只是回来发现现实、实际的存在,这样而已。

众生就是没有发现实际的存在,然后活在一种梦幻世界里面,被我们自己的记忆、自己的观念吓得这样惊恐!被我们自己一些抽象的观念、概念,预设想象一些境界,然后一直追啊!一直画饼充饥、画梅止渴!不然就是一直在逃避那个影子,跑!跑!跑的!累死了!

于是,现在那一瞬间似被困锁在过去与未来之间,每当我回顾往事,过去是那么真实地躲在身后”。“由于我们把记忆当成现实,它好像就躲在现在的背后,处处与它作对”。很多人就讲说:“怎么会没有过去呢?我几年前不是这样,我很风光嘛!我现在很落魄啊!怎么我想起过去就甜蜜啊!想到现在就觉得很潦倒!怎么会没有过去呢?!”要慢慢过滤所有的这些概念,是不是只有存在你脑海中的一种记忆而已?我们所有那些过去的观念、概念,都只是脑海中的一个概念而已,事实上在法界里面已经不存在了。在法界里面,过去的那些都已经是不存在,但是人类却一直不让它过去。所以,过去很风光,然后就一直幻想着过去的风光;过去很潦倒,你就一直被过去的潦倒捆绑着,然后你现在的生命都挥洒不出来。人类就是被过去跟未来,像夹心饼干这样夹在一个很狭窄的空间(参见图5-13)。

 “而未来那一边也是那么的真实事实上它不是真实,只是人们把它想象成很真实!虽然不像过去那么固定,因为我们只能凭想象去预测它的模样,可是它却千真万确地在我们前面束缚着我们。由于我们把期待误当成真的未来,它便横于现在之前,成为我们的枷锁。我们的现在好似临于四面楚歌之境,到处受制,受尽排挤,成为匆匆的一瞬而已。过去与未来反而变如此真实,三明治中间的夹心被压扁扁的,我们的生活变好像空心的三明治

本来法界真实的存在,只有现在。“现在”是没有跟过去、未来比较的,这只是一个沟通的名词而已。就只有当下、现在,你说“没有现在、没有现在”,打你一个巴掌看会不会痛?现在、当下。整个法界实际的存在只有现在,但是人类想象出时间、空间之后,就会变成过去包袱好大、好大。再来,未来的境界、未来的梦幻世界也好大、好大喔!过去的这些那么庞大,未来的理想、梦幻世界这些也那么庞大,而现在却是被挤压得好小、好小。你为什么不能够很快乐、很自在呢?你不能快乐自在的原因,不是被“过去”绑死,不然就是被“未来”吊死。“未来”在吊你的胃口,你吊在一个虚空中、吊在一个梦幻世界里面。或是被“过去”拉扯,“未来”会吊你,“过去”会拉你,你就被过去很重的包袱拉住。所以你的“现在”就像行尸走肉,过得好苦、好紧张、好匆忙啊!一直在赶时间,一直在追时间。

解脱者的重要关键就在这里,他发现到什么是实相、什么是幻相,原来实际的存在就只有现在,而过去、未来这些都只是一种幻象。所以,解脱者就是活在一个永恒的现在,何其洒脱!何其自在!(参见图5-14)这就是解脱的奥妙。如果你还被“过去”或“未来”捆绑住,就是一个束缚,你就没办法自在的。你的内心一定是紧绷的、是压力的,唯有看透实相之后,你才有可能超越。要看透时间是个幻象,才有可能来到实相。

当我们认出过去的记忆,其实是属于现在的经验”,过去的记忆,事实上都只是脑海中的一个记忆而已,就像我们把一些资料储存入计算机里面,它只是记忆的一个讯号而已。你的数据库里面,在计算机里面只是个记号,但是当你输出来资料也是现在存在,都只有现在。则躲在现在后面的那条界线就不攻自破了,现在之前原来空无物。同样的,未来的期待也属于现在的经验,那么现在前面的那条界线也烟消云散,于是压在我们左右前后的种种重担顿时消失”。这就是《金刚经》所讲的“无人相”、“无我相”、“无寿者相”的世界,也是《永嘉大师证道歌》里面所讲的:“证实相无人法,剎那灭却阿鼻业”。“无人法”当然包括“无时间相”,所以现在突破种种重围,向所有的时间伸展,无常的现在变成了‘永恒的现在’”。注意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无常的现在”变成了“永恒的现在”,所以我们要体证“无常”。

在讲述《阿含经》第八章“五阴”章节,有讲到要“断无常火”的含意很深,不是一直“无常”那个概念,你是要溶入之后,然后再来要来到超越,你才能够把“无常的现在”变成“永恒的现在”。如果没有真正体证“永恒的现在”,不管你怎么描述都会是错的,只有实证才知道。只要不是实证来到“永恒的现在”,不管怎么解释、不管怎么描述,都是错的,这是假不了。

“‘无常的现在变成永恒的现在。它不再只是现实的某一部,而是充满于宇宙时空之中”。就像说“涅槃”就是来到“永恒的现在”,没有真正契入实际的“涅槃”,你头脑想象的“涅槃”不是真正的涅槃!你用想象出来、用修证出来的“涅槃”,不是真正的“涅槃”!你用修证出来的没有时空、没有时间,都还是在自我意识的一种记忆、想象,变成还是用“自我”去构筑出来的世界,都还不是真正的“涅槃”,就像你用修出来永恒的感觉,也只是“自我”里面的一种感觉,都不是实际的。所以,当我们来到实相,到后来才会真的来到无修、无证、无所得。本来实相、实际的存在就是这样,只是发现到这个事实而已。

《六祖坛经》的这句偈:一时端坐,但无动无静,无生无灭,无去无来,无是无非,无住无往,坦然寂静,即是大道”。一个体证的人不得已用语言诠述讲出来之后,众生又用有限的智慧去理解无限的意涵,很容易就产生误解。包括说:“一时端坐,无动无静,无生无灭,无来无去”众生就想说这样“一个解脱者是不是一定要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啊?然后无生无灭,变成时间也都停止?然后风也都停止?太阳也都停止?什么都停止?”众生很容易从语言文字上面去推理、去理解,往往误解又不知道。

“无来无去”很不容易理解,这不是用头脑解析所能够了解的,当你真正证悟之后,就会了解“无是无非”,不是没有是非、因果,但这些境界真的都很高,以后慢慢进入实证之后,就可以体证到。

自古得道者”,就是大彻大悟的人,并没有死盯着当下这一刻来逃避时间以及世间的责任,否则他们最多只能驻守在无常的剎那里”。这已经说到修行里面很深的诀窍了。真正的得道者,没有死盯着当下这一刻。因为你有死盯的话,是不是还有在用力?你还会想说:“我打坐进入某种世界、某种情况里面,或是我透过某种法进入之后才是!”那个都还不是!因为你还会逃避当下的这一刻,还会逃避世间的责任,所以自古得道者并没有死盯当下这一刻来逃避时间以及世间的责任

这样都是在世间的定,也就是在“世间定”里面下工夫,因为有的人认为永恒的这一刻、这一剎那“好啊!那我就一直盯着一点,然后就不放。就好像说盯着那一支香,然后一直看它、一直看它,我坐到时空都忘啦!我就是坐在永恒里面!”那个不是啦!对修行方面来讲,这一关要超越、要突破,都很不容易!如果你的永恒是要靠修练出来的,最多只能驻守在无常的剎那里面,因为他的永恒跟无常还是在对抗着,要进入到某种情况才会来到他感觉的永恒。

事实不然,他们的觉识漫在永恒的现在中”。也就是真的体道、悟道、得道的人,本来他们的觉识(也就是他们的心识、他们的心、他们心灵世界)就弥漫在永恒的现在之中。他们丝毫无意逃避间,相反的,他们包容所有的时间”。他们来到“年年是好年,日日是好日”,不会说今天我们要算命,然后要排紫微斗数,算命朝着哪一方向走,才不会冲煞到……不会有那些了!如果还在乎那些,就不会自在、就不会洒脱的。

他们能自由自在地回顾过去,望未来,心里却十分明白,回顾望都是现在的作为,因为不受们的束缚”。并不是说活在现在的人就不能想。包括六祖所讲的“无动无静、无生无灭”,很多人修行认为修行到后来就是没有念头、不能有念头,有念头就是离开了,那些都是不正确的理解。一样可以想过去、可以想未来,但他不会被过去、未来的幻象所卡住、所迷住,而且他也清醒的知道我“现在”在检讨过去,“现在”在规划未来。

过去的这些是很好的经验,过去这些的累积让我们有足够的智慧面对未来,把“过去”作一些检讨,不好的地方该改进的、我们改进,好的地方我们吸收学习、保留,这是很好,但也都是当下、现在。然后规划未来要怎么走,一样可以规划,都是现在在规划,当你规划好了之后,还是一样。你现在还是要一步一脚印的去做,但都是在现在,你所能够掌握的只有现在,你规划很美好的一个未来、一个愿景,也都是现在要去执行、要去做,都是现在。

过去的记忆无法催逼他,未来的期待也无法拉扯他,一切都包在他的现在内,故分毫动他不得。他不在时间内,可是所有的时间都包容在他内”。一个真正活在现在的人,就是活在永恒世界的人。整个法界的存在,包括天文学家认为我们这个宇宙是在一百五十亿年前开始大爆炸,到现在不管是已经多久了,事实上是个无始无终。天文学家他们就是要追讨一个开始,就算一百五十亿年,你还是在现在。

整个存在就只有现在,天文学家他们又透过哈伯太空望远镜,然后想要追宇宙的边缘在哪里,当追到一百二十亿年以前宇宙的边缘,但他们仍不敢认定那就是边缘,因为现在他们更知道说要保留,不敢这样下论断。就算你看到一百二十亿光年外的银河系,那又怎么样?!你看到的是一百二十亿年前的光、很遥远的那个宇宙,他们也是现在的存在,整个法界都只有现在。

希望大家明了我们所有的苦、烦恼、忧悲痛苦,都是因为没有清醒的活在当下、没有活在现实的世界,你是活在一个梦幻的世界里面。修行就是要从中看破、视透,然后跳脱出来解脱自在,我们每天都活在实际的“现在”之中,面对当下的问题去解决。实际的问题反而好解决,不存在的问题、抽象的问题,就实在很难解决。

假设家里现在跑进来一条蛇,小孩子会怕、会哀叫!如果大人自己不敢抓,我们可以请外人设法把这条蛇抓走,这样就没事!但是如果这个小孩子从小的时候,父母亲的教育为了要吓唬小孩子,常常告诉小孩子:“外面有虎姑婆,虎姑婆要来抓你!”这是一个比喻,看你的父母亲是用什么“说法”来吓唬,或是宗教师用什么“说法”来吓唬你,都是喔!

说“外面有一个虎姑婆会来抓你,你再哭!这样就不行!”结果慢慢在小孩心目中,对虎姑婆会有所畏惧害怕。于是在小孩的成长过程,心里的阴影就会继续存在着。他心目中的虎姑婆要怎么抓走?要怎么赶走?很难!因为是在心里面的一个幻影,实际存在的反而好解决。

解脱者就是面对当下的因缘,解决实际的问题,所以很轻松、很潇洒自在啊!但是众生在处理过去、未来——过去的业障、过去的业力,一直在消那些、处理这些,你的生命真的要几大阿僧祇劫,都还在那里消啊!就像要把你心里面的虎姑婆赶走,你越赶,就越多啦!

实际存在的好解决,因此我们要回到现实,这样你的生活就会很单纯,而且会很快乐、很洒脱。所以,修行跟上班工作会不会冲突?不会啦!你反而更会有智慧面对当下、活在每一个当下,然后面对当下的因缘去处理,而且如果你有慈悲心,你会用慈悲心去面对当下的历缘对境,如果你正确解读、正确理解,修行跟工作是不会冲突的。

反之,如果所有的记忆都被视为当下的经验,自我与当下现实的分界线就消失了,你的自我(不过是记忆而已)成了另一个当下经验而已,而不是另一个拥有某种经验的主体。过去一入现在,自我那旁观者也入了现在。你无法置身于那一刻之外,因为那一刻已大而无了。因此,看破记忆不过是当下的经验(第91页)。

包括业障或是业力、痛苦、不安,那些都只是一种记忆、一个念头而已。如果你能够去体会到这些都是当下经验,都是你当下去想、当下去抓的。当你能够看破这些,立刻化解了束缚现在的种种之界线,将它由过去及未来的虚妄限制中解放出来。你因而清楚看出,在此刻前后,没有任何时间性的限制,你实际是在超越时间的现在之中,那就是永恒

“超越时间”是非常、非常重要,如果没有放下“时间相”的过去、未来,你的生命没办法活起来,就是活在行尸走肉之中。我们生命要活起来,唯有跟实相、跟法界一起脉动,就只有现在。不要讲过去怎么样、过去怎么样,那些都只是头脑里面的一个概念而已。所以,我们一开始就讲要“归零”,这整个系列课程常常都跟大家提醒要“归零”。“归零”就是活在每一个当下,因为我们的习性还是跑到过去、未来啊!没关系!发现的时候随时回来当下、回到当下来。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