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无界限的境界

如果我们敢大胆只用几个字来描述形而上界的终极奥秘”,就是描述阿罗汉的世界、佛陀的世界、解脱者的世界,他们的内心世界是形而上的终极奥秘。解脱者的内心世界是体证到宇宙是没有界线的,当体悟到这个实相,你的心就会与他们相应。如果体证到“空”,你的心就会与“空”相应。当体会到“大地”的伟大,你就会展现出如“大地”般的博爱精神。当体会到大自然的浩瀚伟大,你就会体道、悟道而行道。

即是:宇宙没有界线的。界线纯属虚构,并非真实,乃是出自人类的自编、自导、自演”,然后作茧自缚啊!所以佛陀就讲:“一切众生类,悉共相缠缚”、“人类最大敌人就是自己”。上述含意都是很深也是很重要核心。划分区域本身不是问题”,我们分别说白天、晚上是可以的,在语言、名相上的沟通是可以的,某年、某月这是可以,但是你不要在白天、晚上之间又划分出来说:“我喜欢白天、不喜欢晚上”,这样又落入二元对立了。名相上、语言上的沟通是不会形成障碍,大家要了悟何谓“没分别的世界”。

    划分区域本身不是问题,但当我们执著于此界线两边的对立误以为真时则成一切祸害之始”。划分白天、晚上是没有错误、是可以的,也是可以讲的。你可以讲台湾人、大陆人、中国人,但是在内心里面能不能不要有这些界线、鸿沟呢?不要被这些名相把我们阻隔掉,因为只要有所阻隔,你的苦就会产生。

而且宇宙万物之间根本毫无间隙可言。现代的物理研究,更加肯定了无界的宇宙真相”(第47页)。因此每条分界线,虽然建立起权术及科技的权威,却也带来了疏离、分裂与冲突的祸根西方传统把亚当分化一切的错误,称之为原罪(第48页)。此处的“亚当”,不要以为指的是某一个特定的人,人类的智慧从一开始落入二元对立的时候,就在划分一切。“原罪”就是用“自我”去划分、去界定,导致人类陷入无边的苦海里面。

“原罪”肇因于人类以“自我”去划分、界定,然后又不断的去催眠别人。“原罪”不是某人加诸于你,也不是上帝所给予的,更不是什么人把你注定好的,而是因为人类没有正确的认知,然后抓取很多错误的观念所造成的。

   亚当的后裔讲的是众生的你、我、他。亚当的后裔卯足了勇气,继续和这些分界线厮磨,而且创造更多抽象而难解的界线出来。其中以希腊人最具理性天,堪称为一流的划界制图专家。就以亚里斯多为例,他几乎将世界一切事物以及活动都精密地加以分类,颇受世人的信服”。“然而,你一划定了分界线,世界顿时变得错综复杂,而且分歧对立,你必须不断发展出更复杂而抽象的界线来处理它们其中以希腊的毕达格拉斯为翘楚”。“毕达格拉斯发明了极其聪明的把戏就是计算它们(第48页)。如果命名具有如此大的法力,计算就更加神奇了(第49页)。

“命名”就是某种东西、某种事项,我们把它界定、命名之后,人类就慢慢被这些名称导引脱离实相了。脱离实相之后,人类又用一些抽象的数字来代替,例如计算方面。如果“命名”具有如此巨大的法力,计算就更加神奇了,因为名称(名相)既有代表真实东西的法力”,真实的东西被取代、实相被渐渐淹没了,所以计算它的数字则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了

为什么佛教到后来在印度会消失?因为早期没有经典,而佛陀告诉大家真理实相,于是大家就去实修实证,很快的就能够看到实相,但后来佛陀灭度再经过一、二百年,后来的人渐渐从经典文字堆里面去探讨,反而让许多的名相障碍住,大家就在语言名相、佛学名相上面钻研,造成现今要有所成就又比较困难了;到后来又慢慢演变出更复杂的种种心理学。

佛教所讲的心理学是哪个系统?是“唯识”的解析又更细了。诸如:什么心?这是第几识、第几识,一直在那里越解析越细,认为这样的境界还不够、还要怎样才够,然后又是中观……本来就是“入空戏论灭”,结果却又把“空”拿来在那里空来空去……,造成“唯识”跟“中观”在印度就一直在交战,等于是互相的厮杀,因为是落入见诤,很容易走上学术化、欠缺实修实证。在佛学名相及知见上的争辩,造成见诤不断,哪有时间去实修实证啊?!一味的以为:今天又有什么剑客来,明天又有什么剑客,要到哪里挑战,欠缺实修实证的人,就很容易在学问知见上面绕。

如果没有实修实证,是没办法“为法做见证”。有再多的理论、再多的经典,佛法也是一直的消失、消失,佛教到最后在印度就这样消失了。真的要“为法做见证”,不是靠慈善布施,也不是靠学问争辩,真的要让正法久住、让法留存,就是要“为法做见证”。

人类在实相的世界里面,也就是大自然现在、当下存在的真实原来面貌,你、我、他都是实相,一花一草一木都是实际相貌的存在,这就是本来面目。所以,不要又在实相、经典里面耗费好几年,到处去找实相是什么。希望大家在听闻这些之后,可以清楚知道实相就在眼前,在历缘对境之中处处都是实相,包括“三法印”也都是当下就存在。

以前没有这么便利的语言文字或是VCD,有修有证的人宣说实相之后,就靠背诵而传述,第一代、第二代的人确实是有证量。但是背诵、流传越久之后,于是实相就变成名相,造成大家就在佛法名相上面绕了。本来经典文字是要协助众生看到实相,地图也是要协助众生看到实相,结果就形成后来佛教的样貌。

这当然不是佛教本身的错误,因为我们现在有很多的经典,而经典本来就像地图一样,是在记录实相,但是到后来就变成“离经一字,等同魔说”,不能离开经典所设定的框框。如果所讲的不符合所设定的框框,众生就认为经典里面不是这样讲,而认定是错的。当你向众生宣说实相时,众生会说经典里面没有这样记录,是错误的,所以就否定实相。然后要你所讲的,必须配合众生所坚持的经典语言文字,否定实相来配合众生所坚持信仰的观念,这就是“见指不见月”。(参见图3-30):

这些用经典解释说法的人,我们称为法师,不限定于佛教,是泛指一般的宗教师,因为各种宗教都有其宣说法义之宗教师,在此只是讲一个代表而已。基督教有基督教的经典,回教有回教的经典,中国的道教也有道教的经典,问题是大家都把经典奉为圭臬,而不可侵犯、不可违背。如果宣说法义的宗教师没有真正见法,所谓的“见法”就是见到实相,只是在经典语言名相上面绕,就形成用文字在解释文字,用语言在解释语言,造成又会用很多的文字、语言来解释你所奉为圭臬的经典,然后就又立起一家之言、一宗之言,一个派的系统理论架构出来,大家就离实相愈来愈远了。

如果一个弘法的宗教师没有真正看到实相,请问:怎么引导众生去看到实相?也很容易落入“以盲引盲”而不自知,执著于经典的权威,认为不可以离开这些地图的重要、伟大、神圣……但是你却没有去看到这实相,这个都被打落了,实相也一样被经典所掩盖了,最后实相又变成一个名相、一个名词、一个概念,所以大家就找不到实相是什么,然后又在争辩实相是什么,这是我提出来跟大家勉励的。是先有实相,透过那些解脱者观察实相之后,才有这些经典,经典只是个参考的地图、参考的指标,如果有所冲突、有问题或有所矛盾,一定要回到实相来。

在安东尼戴美乐的著作《弦外之音》里面,有一段比喻可以提出来跟大家分享:当年佛陀讲述一段经文,然后有个人就质疑:“经典里面没有如此记载”。意思是佛陀所讲的跟经典是有违背的、是错误的、有出入。然后佛陀就回答他说:“如果经典内没有记录这方面,就把它添进去、把它加进去啊!”那个人又讲说:“对不起!我更真实的讲就是这个跟经典里面所记录的,很多是错误啊!”佛陀就跟他们讲:“错误喔?错误就更改经典啊!”这是在安东尼戴美乐所引用的一些比喻、启示,其中一样有提到:如果耶稣现今再世,他所讲的真理实相,还是一样会被一般的宗教攻击、批判的,或佛陀再出来讲真理实相,还是一样会被攻击、批判,也一样会回到过去那个时空环境里面孤军奋斗。

所以,信仰型的宗教与实修实证智慧型的宗教是有很大的差别,希望大家能够真的见到实相,因为唯有真正见到实相,你才会了解究竟归依处在哪里,才会真正了悟生死大事,真正的安心自在。了悟到真理实相,真的喝到甘露法宝,你才会解脱自在啊!在没有了悟实相之前,都只在抽象的概念里面,不管再怎么解析,还是没有喝到、没有吃到,唯有实相才能够真正吃到、喝到。

 

 

《幻灯片》

 

什么叫做“一体”?在此绝对不是否定经典,我们感恩这些经典以及祖师大德们,帮我们留存这些地图,但是要知道这只是辅助的工具,地图是协助我们找到目标,是要透过“手指”去看到真理实相(参见图3-2)。

用太极图、太极花为例,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事实上我们众生是一体的,如果你的心胸狭小、视野狭小,在狭小世界没有提升上来,你就会跟左邻右舍、隔壁这些起冲突、对立,认为他们跟你无关,我是、我能、我慢就会有排他性。如果心胸、视野慢慢提升上来,就会看到原来我跟他是一体的,慢慢再提升上来就可以看到你的视野、心胸更宽广,届时原来的这些界线又渐渐消失了,就能够看到原来我们是一体的。

如果只有提升到这里,还是一样会排斥异己,当再慢慢提升上来,心胸会越宽广而距离解脱的境界愈来愈近,就越能够安心自在,界线也就愈来愈少。现在假设你还是带着很浓的宗教色彩,以为可以超越国家、种族、界线,但是还会自认是佛教徒,而认定佛教是最高的、佛教是智慧的,把其他宗教视为迷信的、不究竟的……还是固执一个宗派,还是会排斥异己。你的界线框框还是存在。真理是超越宗派、宗教的,唯有真的来到究竟圆满一体的世界,智慧成长到最高的境界,你才会了悟自己跟整个法界、所有众生是一体的,这时候贪、瞋、痴才会真的完全止息,就不会用这个去打那个,也不会去瞋恨别人。

如果又再提升上来之后,看这两边(图3-30中A和B)有什么不同?这两边最主要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是混沌的一体世界?不错!我们现在这里有一个很明显的——没有界线,但是提升到这里也没有界线,很明显一边有划线、一边没划线。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区分呢?假设这边如果是一把粽子、一个种子、一串种子,我们在上面提纲挈领,就可以知道每一个都是在同一串,现在如果把一条线虚线化、无形化,众生就不容易看到这个跟那个有连贯性。如果把这边红色的线变成无形无色的线,如果用一条绳子,固定一条绳子,把大家这样围起来、串起来,就可以很清楚看到绳子所围起来的。假设有的人会做一些法术来掌控别人的心,把你们聚集在一起施予催眠——心灵的囚牢掌控,那条线及那个围墙看得到吗?用一个有形的围墙把你围起来,是很容易看到,但是如果是无形的围墙,你就不容易看到了。

来到一体世界就是体悟到原来我们都是有连贯性的,现在把这一条线变成无色的线,当这一条线形成的时候,就很不容易看到彼此之间有连贯性。这个是色界的线,有形有色的色界的线串连起来,大家比较容易看到;这边是来到无色界,一样有无色界的线,这条无形的线把众生串连起来,但是众生感觉不到、看不到、也不知道。佛教就有解析欲界、色界、无色界,如果没有体会到无色界、没体悟到“空”,看不到、也看不懂这之间是有连贯性的。

我们的空气还是属于色界,但是空气已经把人类这些众生都包容在一体,空气就像是接近无色界的,是色界跟无色界之间的一条线,这个线是很活的,然后把所有众生都串连在一起,你、我、他同样都浸泡在同一个大气层里面,你所呼吸的空气与我所呼吸的空气,能不能阻隔切断?大家要慢慢去体会空气就像这些线,把我们都已经串在一起了。“空”是更深的无色界,把所有众生、所有日月、星辰、山河大地都连为一体,最初你可能要透过一些理解,但是当你慢慢的体证“空”、溶入“空”的时候,入“空”戏论灭,因为这条线别人看不到、体悟不到、领会不到,所以会以为你就是你、我就是我、他就是他,你、我、他都是一个单独的个体,怎么会有连贯性、一体性呢?但是,能不能看到这之间有这条无形的线把我们全部贯穿起来?因此,来到一体的世界不是想象、抽象,而是实证。

有禅修经验的人慢慢体悟到“空”的时候,这条无色界的线——生命线,把我们都串连在一起,就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所以,为什么体证“空”非常重要、“入空戏论灭”,因为真正把我们的生命串连起来的,就是无色界的“空”、空气,包括整个大自然法界——大地、流水、阳光、空气……这些,是同样一个太阳普照我们大地,我们所有的生命能源都来自同样一个太阳,把我们生命能源都串连在一起,太阳跟我们之间有无形的线,有看到吗?阳光照射过来,就是一条活的线、无形的线,一直这样过来,而且这个线又把你、我、他都是一样的涵盖。大家不要从语言文字里面去钻研,一定要现观法界真理实相。

人们无意中、也无形中,慢慢的掉入了那个抽象名词的深渊而不知道。把这些过程讲出来,让我们能够回光反照,照见人类是怎么样落入颠倒梦想的世界?如果命名有如此大的法力,计算就更加神奇了,因为名称既有代表真实东西的法力,计算它的数字,则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了”。“那么两个这数字似可公平而客观地应用在所有两个东西上,自然就超越东西本身了”。“透过抽象的数字,人类的心识又一次成功地从具体事物中脱缰而出(第49页),这就是人类脱离实相愈来愈远了。

由于抽象数字这类形上范畴,完全超越了现实世界人们顿时置身于抽象──具体、理想──真实、普遍──个别两类世界中”,人类慢慢落入二元思想的对立世界里面。可惜这些分野,迟早都会沦为分界线,成为冲突之祸端(第50页)

简单地讲:第一类范畴,只是制造类别而已;形上范畴则在类别之上另成类别称之为数字;第三类形上的形上范畴则在类别的类别之上另成一类别,称之为变数”(第51页)。

    人类存在于大自然之中,本来就是没有名称,现在人类想象回到一个没有文字、名相的很原始的世界,万事万物本身一样都照常存在,不因为“命名”而太阳会有所改变,也不因为“命名”太阳才存在。不管有没有命名,或是知不知道自己是太阳,还是一样照常日出日落,现象界大自然的存在是这样的一个很单纯的存在,可以没有语言文字,一样可以活着、可以很快乐;那些小鸟不需要去解读太阳,不需要去懂那些名相,一样可以很快乐、很高兴的唱歌、很快乐的活着。

如果大自然实相真实存在的情况,没有给贴上什么标签,这时候就是一种本来的面目,实相也是一种本来的面目。人类最初为了沟通方便起见,就在这个实相存在中贴上一些名词,称这个叫做地球、那个叫做太阳、那个叫做月亮、那个叫做苹果、那个叫做男人、那个叫做女人……本来都是为了方便语言上的沟通,就算没有贴上这些标签,还是一样存在着;但是贴上了这些标签之后,人类开始慢慢在名相上面琢磨,执著在语言名相上面,慢慢又变成一种分门别类来分别这些名词。(参见图3-3):

本来这只是一个中性名词,然后再加上一些大小、好坏、美丑……的名词,就这样渐渐的认定:大的花才好看、小的花不好看……然而事实实相的存在是:不必管你是大花、小花,它们都是宇宙神圣的存在啊!人类把它们分门别类之后,就在这里大小、好坏……又有些人更计算它们体积的大小、比例大小。于是一些数目字、数字,就这样出来了。

当数字出来之后,可以让你更精细的去区分大、小,再来又有这些函数、变量、代数……出来了,人类现在可以在计算机里面运算。以前没有计算机的时候,都在头脑里面酝酿、计较大、小、几分,然后这个高、这个低,这个长、这个短,什么才好、什么不好……可以在你的办公桌里面虚拟一个世界出来。现在很多人沉迷在网吧里面,沉迷在虚拟的世界里面,而人类也是一样迷失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面。我们离开了实相的世界,然后一直在虚拟的世界,这些数字、代数,还有语言、文字,再把这些编出一些经典,于是人类又执迷在这些数字、文字、经典、语言、名相……。

所以,当初佛陀是没有“大藏经”,而是引导大家看实相,这样很快、很快!需要多久呢?佛陀讲七年内就可以彻证,但是演变到后来都是离开实相,然后就在数字、名字、名词、经典语言文字上面绕,大家看不到实相。人类越在头脑的世界里面思惟、酝酿、造作、作意、想象这些推理、推敲,离开实相的存在会越远,就是人类迷失了方向,然后一直在颠倒梦想的世界。

透过抽象的数字,人类的心识又一次成功从具体事物中脱缰而出”。人类渐渐脱离实相,迷失了!所以,很多人学佛修行二十、三十年或者十、二十年,都不知道实相是什么,还一直在见诤、辩论不断,包括“无常”本来就是大自然存在的实相,但是我们就一直在文字堆里面推敲,这一本经典怎么讲?那一本经典怎么讲?这一本经典的“无我”是怎么讲?这一段是怎么讲?尤其是“空”。“空”本来就是实际存在的,但是我们就在语言文字、计算机里面去找“空”,对“空”的定义是什么?“空”的解释是什么?“空性”是什么?……人类离开实相之后,于是越离越远,以为越详细解析、就懂得越多。

佛陀本来就只有讲“识”,把身、心简单概论的分别为色、受、想、行、识,再具体的讲就是有六识、六根。如果合起来讲,就是一个“识”。但是,后来的人一直在“识”上面下工夫,然后一直解析、解析,一直在数目上面越解析、越微细,以为说懂越多,就能算出越精细、精准的这些。能够越详细解析,就表示懂得越多,殊不知越在微细上面解析,就代表越往支流末节方面下工夫,就是离开本体、离开实相越远,这一方面如果大家能够听得懂、能够去体会,很快就可以超越语言名相,来到实相上面。

然而我们却为这控制自然的知识力量付出相当的代价,因为界线本身就好比双刃的剑从自然脱落的果实难免变得酸涩不堪。人类开始想要驾驭自然时”,这里加上“想要”二个字,因为人类不可能驾驭自然。二者的关系就已绝裂了。只历经百年的光景,整个地球及人类就已经被分解得支离破碎,人们却为此成就自诩不已。浓烟薰得青天窒息;鸟儿也逐渐绝迹

我们现在整个的环境,包括海洋下遍布化学毒物,鱼儿被迫漂浮在水面”,甚至尸体。像以前小时候的溪流,是可以看到鱼虾——可以“摸田螺摸蛤”、“摸蚬搁兼洗裤”,那是真实的景况,但是现在乡下的小溪、小河流,人类一直用我是、我能,认为可以精准的控制,可以怎么样……但殊不知这样把整个大地的环境一直在改变。而且对整体环境而言,是负面的比较多,所以必须要了解我们吸取大自然能源,但是对于大自然的保护方面,人类却都是想透过聪明才智去控制自然界跟众生。

有一次,我到台中自然科学博物馆参观,看到一段展示内容都是近代的数学、物理、代数、函数、变量方面,能够很精准的算出——金字塔是怎么样构造的,怎样用数学、数字来诠述,怎样来构造,里面有一句话就是:现象界的一切,都可以用数学的公式表示出来,可以用数学公式推算它们的构造。当我看到这些之后,以世间法来讲,一方面赞叹人类的聪明智慧,但另一方面也看到人类的愚痴、无知。人类以为可以计算出来,但是进一步之后呢?就想要去掌控、想要去创造。

现代基因工程的改良,包括复制羊、复制牛、复制猪……现在要复制人,人类一直要去改变整个大自然,到后来人类会自取灭亡、自取其苦,这是一个蛮严重的问题。纵使能够复制一个人出来,但是没办法让复制人具有人性、具有爱心、具有慈悲心,没办法去掌控的。这个复制人有可能一旦制造出来,就是一个很冷酷、很冷面的杀手,因为他不是在爱的环境里面成长,人类的胎儿是在母亲的怀抱中慢慢酝酿,这里面是充满母爱,具有人性善良的一面,但是这一方面在科学、数学方面怎么计算?这是计算不出来的。在基因方面怎么去改造?这方面也是没办法计算的。

我有一次到美国环球影城去看3D影片的播放,影片的内容一开始到结束就是一直枪战厮杀不断,为了制造剌激的动画,男主角阿诺史瓦辛格一出来就是一连串的动作,而且都是很酷的没有讲几句话,看不顺眼就是杀、杀、杀,从头到尾二十几分钟,反正就像一个超人一直砍、一直杀、杀、杀,到后来就成为一个英雄。但是整个城市呢?也都变成废墟。

人类一直想用聪明才智去改变、去创造,到后来都是这样。地球发生再大的地震,所死伤的人数也只不过几万人,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唐山大地震是死了二十几万人,但是在人类所知道的最大的屠杀,还是人类的战争,包括现在的核子弹也都是科学家、人类聪明研发的产物,像印度跟巴基斯坦,现在的科学家预测一旦爆发核子战,至少要死掉1200万人,而且还有无穷的后遗症。

人类再怎么聪明,真的都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这方面希望大家能够慢慢去体会,身、心才能够真的柔软,会去赞叹整个法界的奥妙。人类就是用一个小波浪想去改变整个大海,为什么不让海洋潮流这样流动着呢?为什么一直要去改变呢?为什么人类会活在颠倒梦想的世界?都是“自我”在颠倒梦想啊!

环保、净化,最重要的要从净化心灵开始,也就是心灵的环保,如果心灵没有净化,心灵环保没有做起来,如果人类欠缺那一份的慈悲心,没有来到一体意识,人类活在二元对立的世界里面,就是会不断的厮杀。整个修行的过程,包括现在第三个阶段的课程——《事事本无碍》,就是要直探、直趋没有界线的一体世界。当真的能够体证到一体世界的时候,会体会到我们跟一切众生真的都是一体,就会以爱己之心去爱每一个人,这时候瞋心才会真的完全消失,不是去用修行压抑下来。如果是用修行压抑下来,认为是应该对别人慈悲、应该怎么样……这不是真实的体悟,变得有所修为的那种修养,这样内心没办法流露真正的慈悲。

事实真相本来就存在,只要认清实相之后,发现我们跟一切众生本来就是一体世界里面的一份子,都是命运的共同体、都是息息相关,真的就是整个法界把我们串连在一起,当能够去发现这个事实实相存在之后,你必然也会很自然的产生大慈大悲之心,不会去伤害任何一个人。真正的体悟者绝对是反战的,因为去伤害任何一个人,就是伤害自己。为什么一个人的贪、瞋能够止息?为什么瞋心可以止息?真的要体证一体世界、一体意识。

爱因斯坦有相当多的创新发现,但是后来德国的海森柏格更提出“测不准原理”,爱因斯坦跟海森柏格两位科学家出现之后,把整个过去传统的物理,有很大的推翻、扭转。在量子物理学方面,对于传统物理都已经有很多很多的突破、推翻了。

“更糟糕的是,像电子那类最根本的现实,不只是不符合旧的物理原则,你甚至无法为它们定位!正如海森柏格所说:‘我们再也不能视物质为某种客体存在来讨论它的本身,因为它们不服时空定位的各种定律’”。

“时空定位”是人类硬划分、硬贴上去的。像在民国六十年,我在读高中的时候,物理化学把那些分子、原子都界定得很清楚,里面是几个电子、原子,构造都划分得很好、架构也很分明。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海森柏格对这方面的理论有很大的推翻,牛顿的那些定律早就被推翻掉。以前认为原子跟原子之间,就像撞球台上面的球碰撞来、碰撞去,这样而已;但是现在发现不是这样,因为撞球台上的那些球,都是固定的一个形状。就是因为这些事实的存在不服“时空定位”的各种定律,不会照着人类所规定的定律在运转。

“原子的活动不再像独立存在之‘物’。旧物理一向将原子比喻为一个小太阳系,中子与质子构成太阳的核心,电子则如各个行星在四周环绕。如今原子被视为一团星云,无限地向四周扩散”。

我们不是在研读死的物理化学,是要了解最顶端、最新的这些发现,而这些发现可以印证我们修行体证相当深的这些。如今原子被视为一团星云,不断无限地向四周交流、扩散。不是只有这个原子一直向外扩散而已,其他的原子也都在不断的交流变化、交流变化。如果大家有时间坐看云起,去看看天空的云所实际展现出来的,去看到它们的形状在改变,量变、质也变,整个形状也都在改变,而且是不断的在交流变化、交流变化。

我们没办法帮一朵云界定说:它昨天是这样的形状,今天也是这样的形状。我们可能会看到一朵云,昨天是这样,今天也是这样吗?不但它在空中早就移动了,而且就算它今天在台湾,明天飘到日本,现在驾了飞机到日本,去看我昨天把它贴上标签的这朵云,那朵云应该还是这样吗?是不可能,它已经不断的在空中移动,而且本身也都不断在变化、变化,这一朵云又会跟其他的云交流、也会分散。我们整个世间就是这样,我们的生命——你、我、他的生命,也都是这样不断的在交流、在变化。

就如斯坦朴所说的:每个粒子并非独立的实体,它基本上是一群关作用,不断伸向其他的实体’。这类原子,乃是所有现实体和基本构成要素,正因它们没有任何界线,所以你无法为它定位(第54页)。

正因为它们没有任何界线,因此无法为它定位。佛陀为什么一直宣说“无我”?我们众生的“身见”都是这样,有五、六尺的身体就是这样,认为“我能够怎么样,我能够做什么啊!”你都看不到这个“我”跟整个大环境、大自然,不断在交流、不断在变化,包括现在解脱道的课程闻思有相当基础之后,慢慢再去体会身体里面的空气、气体跟外面的气体,有没有断开过?慢慢的去体悟!这不是想象,只是去发现那个事实就好。里面的气体跟外面的气体完全是一体的,而且你所浸泡的空气、气体——大气层,跟我所处的大气层能不能分割?如果能够分割得开的,才能够叫做“我的”。一定要慢慢探究生命能够存在的根本元素、根本条件,你才能够体会什么叫做“无我”!

既然宇宙终极而根本的构成因素,没有确定的界线,你也无法正确地衡量它。这对物理学家来讲,简直是当头一棒”。爱因斯坦跟海森柏格真的对近代物理来讲,是很大的改革、革命,以前的物理学,现在很多都要推翻掉,他们对传统物理学来讲,简直是当头一棒喝,因为他们的看家本领就是计算、衡量划分形上范畴等

宇宙中的终极现,不论在哪种情况下,都无法衡量,这就是海森柏格的测不准原理。它为传统物理奏出了终曲。海森柏格自己称此现象为严密的框架消失了,于是旧有的范畴界线也随之崩溃”。我们过去很多观念未必是正确的,所以讲说要“归零”,这样才能够不断吸收到新的、正确的知识。

我都是鼓励大家要求真求证,因为真理实相是不怕求真求证的,只怕你装填了一些过去的守旧的观念、老旧的观念,然后不去求真求证。只要越求真求证,就会发现到那些智慧者所提出的宇宙实相,就会越佩服的。“无常”就是告诉我们一切都是一直在流动变化;“无我”也是在告诉我们现象界表相这些很粗浅的分辨,这是看不准的,要看到它整个背后的“诸相非相”,才能够看到、体证到什么叫做真正的“无我”。

我们以前都认为:这是一个原子的世界,其他的原子都是单纯存在,但是现在呢?用事实证明不是这样,因为它不是一个固定不变,它本身就是一个波粒,不断的在波动、波动,而且又是像一团云,所以它本身也会质变、量变,不断的改变,就好像一个我、你的世界一样都会改变。每一个人、事、物都不是单独的存在,都是跟其他众生互相关联、互相交集、互相重叠,整个就是不断连带关系的(参见图3-4)。

一个原子的世界都是这样不断的在重复、不断的在变化,小到一个原子,慢慢再扩大其他的,也可以此类推。慢慢越了解之后,你对我见、身见就会慢慢的变化、慢慢的柔软,不要以为自己就是这样,错了!你跟整个周遭这些、跟整个大自然法界、跟其他众生都息息相关,不信可以去检验一样事情,包括说,你要吃一顿饭或是要喝水,这个水怎么来的?慢慢去探讨,包括穿一件衣服,这个衣服怎么来的?尤其是你吃的这些饭菜、五谷,这些是怎么来的?让我们从现代物理、现代的科学方面来了解,科学家已经突破过去传统框框观念。

如果我们修行还停留在信仰、迷信的层面,真的是很冤枉佛陀。老子一直希望我们回到实相,我们在人世间慢慢探讨我们跟整个环境、跟其他众生,是不是都有很密切的关系?我们有时候讲说磁场、气氛,也都是一种互相的在交流,包括说我今天在中鼎这里上课,所讲内容的深浅度,跟你们所散发出的磁场息息相关。如果没有这样的磁场,我讲不出这些内容。如果你们给我一些框框,我也没办法很真实的讲出来。如果你们要的是迷信、信仰方面的,我也没办法讲出实相。所以磁场就是这样互相不断的在薰习,尤其我们在禅修的时候,你下越多功夫之后,你们会激荡出更深的问题。所以,很多问题的回答都没有事先的答案,都是大家那种磁场不断的互相回向。

佛教讲“回向”,一个慈悲的心念散发出去,就会回向这个法界,你本身就是一个发射台,如果你是慈悲的,就会发射出慈善的磁场出去,那种电波发射出来会影响这个世间,就是告诉我们人与人之间都有很密切的关系。

以前我们所认定的身见、个体、表象、幻相,都以为是一个单独存在的东西,事实上科学家慢慢发现这个界线是模糊的,这些是佛陀、老子早就宣说出来的。以前所认定的东西,原来都是彼此互掺的;宇宙内所有的事物和其他事物都内在的联系性,这真实的世界不再是撞球桌上的一堆弹子而已(第56页)。因为撞球桌上的那些球,看起来好像一个个的独立,我们以为它们好像不相干,不管再怎么撞,还是一个一个的只是撞来撞去,事实上不是这样的。

是一整个浩瀚无际的宇宙体。怀海德称之为宇宙的无缝天衣。这些物理学家们似乎已经瞥见了真实世界的一点儿浮光掠影,那是亚当尚未划下致命的分界线以前的本然世界”。他们看到了什么样的真实世界呢?尚未被划分界定以前的本然世界是个无界的世界”。“本然世界”就是本来的面目、本来的实相,在具体而真实的世界里面。

宇宙内的东西都是无法分割的,就像一个巨大的原子,它的整体性是真真实实不可分割的……着科技之助,我们愈深入物质构造,看见每一部间的相互依存性,愈加惊讶不已……我们若切入它的结构,取出其中某一部,这整个东西便被分解破坏了

因为我本身是中医出身,对中医方面也很有兴趣,包括中医也都有提到人跟整个大自然、整个法界,都是息息相关的。中医在治病方面,是把人当做一个整体性来看,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当然西医有很多的优点,包括眼睛的治疗方面可以单独发展出“眼科”,耳鼻喉就单独发展出“耳鼻喉科”,但是中医这方面认为眼睛疾病不光是眼睛的问题,可能跟内脏其他都有关联,把人体当做一个有机体看待。

很多东西综合起来的时候,它就是一个有机生命体,当你把它拆开之后就是一个死的零件。一个卡带、一个VCD里面的成份,也是塑胶的一些原料、材料,但是一个VCD的碟片,加上播放的机组,然后加上电视荧幕、有电源组合起来,就能够讲经说法,但是如果把它们拆开呢?一片光盘还是一样,只是一些材料元素,里面再怎么样也找不到它的生命,所以大家要慢慢去看到那种整体性。

我们发现,现代物理学家们的世界观,若粗浅地从外观比较,十分近似佛经里的法界或实相”。现代物理学家的世界观已经渐渐来到这里,不要再像过去的井底青蛙,总是抱着几部经典,然后就一直见诤不断,我们真的要打开视野、打开胸襟。现代物理学家的世界观,已经十分近似佛经里的法界、实相。

法界内的基本现象即是事事无碍,也就是说:宇宙万物原是没有界的。因此世界中每一种存在都与其他存在相互交溶”。“在无边法界中,每一样东西都同时包涵了其他(整体)”。我觉得这里的“包涵”这样翻译解释不太好,比较容易被误解,应该是每一样东西同时都“关联”到,改为“关联”比较好。

 每一样东西,他同时都关到了其他(整体),圆满无缺,通达三世。因此当你看见一件东西,其实,你看到了一切,反之亦然。换句话说:即使小小的一个粒子,实际上关到了整个宇宙、三世内的无限客体及原理”。大乘里面很喜欢讲:“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现代的物理学家已经慢慢发现这里面的奥妙了。如果以佛陀、老子来讲,都是希望大家直接去看到实相,但是为了让大家看到实相,而臣服在法界里面,所以不得已就要透过很多的语言文字来说明,但是请大家千万不要又被语言名相所迷住。

任何的人、事、物,都是“X由非X所组合而成”,而非X又是由非非X所组合而成(参见图3-5)。再来,这个非非X呢?又是变成一个可以继续再推论下去。佛陀所讲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你要去解析。“打坐”就是要让我们静下来,去静虑、去禅思、去止观双运,不要以为是胡思乱想,是要去发现真理实相。心静下来,然后去解析这个“我”的存在。为什么说由非X组合而成呢?你生命能够活着,到底要哪些条件元素呢?从汽车来举例就比较容易了解,汽车是由零件所组合而成。零件里面的轮胎又是由橡胶、钢丝一些材料元素所组合而成。里面只要挑一样出来,橡胶又是由其他的元素材料组合而成……所以光是这个汽车跟整个法界,都有密切的关系,其他的都可以同样去推论。

这个“我”要能够活着、要能够存在,跟整个法界都完全密不可分。为什么“一即一切”?这个“我”、这个“一”能够存在,也是要整个法界的因缘具足才能够产生,慢慢深入去解析,才会体悟到什么叫做“无我”、“无我所”,才会真正体悟到什么叫做“诸相非相”,才会真正体悟到什么叫做“一即一切”。这个“一”是整个法界的因缘具足才会形成,慢慢再去体悟什么叫做一体的世界,这些都有密切的关系。

可以划分开来、分割开来的,才能够算是叫做“我的”。我们在世间法上面,都会有这种“我的” ——我的房子、我的财产、我的债券、我的小孩、我的太太、我的什么……。可以划分开来的,才能够称为“我的”。但是现在大家要来深入解析,因为众生都一直在“我所”上面去划分计较,然后很少去解析、了解“无我”。尤其今天一般的宗教修行方面,很少解析“无我”,都是在我所、我是、我能、我慢,或是把“我”修得愈来愈精光、愈来愈厉害,进而“金光闪闪”,把这个“我”变得愈来愈伟大、越厉害、越有成就,而不是深入去体悟“无我”。

如果没有深入体悟“无我”,是无法来到一体的世界,没办法了解佛陀所讲的涅槃世界,没办法体悟何谓净土,什么叫做天堂。众生就在“我”的世界之中构筑“我所”,一直在划分,看不到“无我”。因为大家比较容易看到“我所”方面,现在针对这个“我”来解析。

这个“我”的存在要哪些元素条件?而这些元素条件能够分割吗?如果不能够分割,这个“我”的界线到底在哪里呢?

愈来愈多的科学家开始同意物理学家卡普拉的看法:‘现代物理学的两个基本论点反映出东方人的世界观’”,东方人的世界观就是佛陀跟老子的世界观。量子学理论推翻了视一切为独立个体的观点,开始提倡参与溶入的心态,取代旁观的心态。它已逐渐看出宇宙原是一个互通声息的联络网,我们只能透过部与整体的关系来界定每一部分。简言之,现代物理学与东方哲学都一致公认,现实世界原非一堆界线及独立个体而已;它是不可分割的形态,有如一个巨大的原子,一件无间无隙的天衣,无二的世界

我们要具体的去理解佛教所讲的“无二”、“无门”,不是用信仰、不是用推理、不是用想象,因为这是实相的存在。本来我们都可以回到法界大自然来现观,但是如果没有拿出现代科学物理的证据让你们看,你们就是不容易相信,不容易真的臣服法界。我们不得已就是要再透过现代的物理、科学,来让我们了解世界观、宇宙观。

西方科学一路颠颠仆仆所挣来的知识,东方人早就知道了(第58页)。这是科学家、物理学家最近几十年来重大的发现,竟然在2500年前的佛陀、2600年前的老子,把这些都讲出来了。因为东方人从来不曾对那些界线认真过,不是全部的“东方人”,指的是那些开悟的人。佛陀跟老子是很具代表性的,展现更具体的就是中国禅宗那些真正大彻大悟有证量的大禅师,他们都是生龙活虎的。

东方人只有一个途径就是道就是法”,“法”要改为“法界”,也就是佛陀所讲的涅槃界,因此涅槃界都是实际的,不是抽象、不是死的。它在人为的界线下,指出一个整体的现实来”,也就是指出一个整体的实相来,“现实”就是实相,东方一向视现实(实际的存在、实相)为“不二”。

讲“不二”最多的还是禅宗方面,为什么禅宗这么的生龙活虎、这么活泼呢?就是菩提达摩把佛陀的精髓带到中国来,然后又加上中国老庄的智慧,这二股力量结合出来之后,展现出来的就是真正的生龙活虎。但是这些体悟都要具备大丈夫气魄,你要顿悟,如果没有渐修的基础是不可能的。

在人为的界线下指出一个整体的实相来。东方一向视实相为不二,所有的界线不过是人类的错觉而已,因此不于误认地图为真实的领域”。地图是包括经典、语言文字,都只是个“指月的手指”,都只是一些参考资料。记得!所有的经典都只是一个寻宝地图、参考地图,我们珍惜感恩有善知识帮我们留下这些地图,但是一定要去看到实相,不要在地图、语言文字上面绕。

因此不于误认地图为真实领域,也不会混淆界线与实相”。界线是人为的,现实就是实相、实际的存在。“象征”就是手指,那些开悟者透过他们的理解,然后用语言文字来协助大家去看到实相,一个是象征与具体、名称与实相,这个名称也都是“手指”,这里所讲的界线是人为设定出来的,象征跟名相、名称这些都是“指月的手指”。

当佛教徒说:万物皆空,是指界线的空无”。《心经》讲到“空”有二个深义:一个是一切来自于“空”,以“空”为背景,以“空”为舞台,又回归到“空”;再来,“空”实际展现出来的,就是包容一切,没有界线、没有阻碍。如果我们体证到真实的“空”的特性时,自然也会来到没有界线的世界,我们几次禅修都在协助大家去体证“空”、心与“空”相应,都是来到界线的“空无”。

界线的空无,并非指所有的存有都变成虚无、真空”,就是变成顽空、断灭空,像铃木大拙谈到空性时说:它并无意抹杀世界的多多姿,山峰还是巍立在那儿,樱花正盛开着,秋月格外明亮;然而它们并不仅止于此而已,们还有一层更深的含意,必透过非它的外界关系才能认得出来

这里所讲的“它”是前景,“非它”讲的就是背景,“它”与“非它”,包括刚才所讲的X与非X,X由非X组合而成。当世界能够放下它的界线时,所有状似对立的事物都变得相互依存,彼此交溶了

为什么我们会冲突不断、心量狭小、有贪瞋?因为界线就是那么多,而且又是那么僵硬,当你慢慢了解真理实相之后,以前看起来好像是对立的事物,渐渐体会到原来都是相互依存、彼此交溶,体会到你跟一切众生都是互相关联的,体会到你跟一切众生都是相辅相成。除了跟众生是相辅相成之外,跟整个法界又是密不可分的,当你体会到跟一切众生相辅相成的时候,这时候不会去瞋恨,代之而起的是感恩的心、慈悲的心。

因此,你的慈悲心、感恩的心,不是用造作、想象出来,而是真的体悟到之后,就会自然的流露出来,我们生命的存在,就是受到这么多众生及整个法界的恩赐,如果知恩就会感恩,进一步就会报恩。当你进一步体会到报恩的境界,所做所为真的是来到“三轮体空”,觉得对众生有意义、能够自利利他,就会去做,是抱着感恩回馈的心在做,而不是一种计较、我是、我能,这就是开悟啊!就是体悟啊!

“我们大多数人都很难体会这种真理,因为我们仍在亚当原罪的阴影下,我们紧紧抓住种种界线,就好像抓着生命,不敢轻易放手。其实‘实相无界限’的真理,本身十分简单,就因为太简单了,我们才不易看出来”。

实相真理十分简单,就是因为太简单,我们才不容易看出来。《易经》里面也有讲过“简易”,真理实相本来就是很简单,都是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大家的眼前,但是就因为太简单、太平常了,所以看不出它的玄奥、奇妙。我们在《阿含解脱道次第》及《老子道德经》课程里面,都陆陆续续播放幻灯片,让大家慢慢去看到你平常最疏忽、最不在意的,却都蕴藏着无上甚深微妙法,“一即一切”,在一朵花、一片叶子里面,都可以看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这都是实相的存在。

我们以前都只是看到一棵树、一只鸟在那里,但是看不到跟整个环境、整个背后这些背景的关系。以后当你慢慢去看,能不能看到单独存在的一片云?能不能看到单独存在的一个波浪?现在随着大家越提升上来,身心越柔软、体悟越深,于是讲出同样这些比喻的时候,深度又会不一样。在大海里面,你、我、他都只是大海的一个波浪,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比喻,你以为你是你、我是我、他是他,事实上我们就是这整个大海里面的一个波浪。当你看到大海的时候,每一个波浪就是代表一个众生,一个波浪的波起、波灭,就代表一个人的生、住、异、灭,看看哪一个波浪可以单独存在?慢慢去体会“无我”。

众生常常都是只见树木、不见林,只有看到这个“我”——我是、我能。平常世间的工作也是这样,都在展现我是、我能,看不到我们跟其他众生的密切关系,因此欠缺感恩的心。当我们修行的时候也是一样,不是高谈阔论、谈空说玄,不然就是在一个小小的“我”世界里面练功夫,看不到整个法界,这样就容易走在两端。

“因此,就你当前的意识范围来讲,并没有任何孤立的东西,也没有界线。你绝不会只见到一种存有,总是多彩多姿的一片。你当前的现实真相,完全没有界线。然而,你仍可在当前的意识范围中,由心里假定一些界线。你可以将注意力集中在某些重点上,诸如一株树、一个浪花、一只鸟,然后有意忽视其他的部分,只注意某个特定客体。这就是‘专注力’”。

当我们的视野、胸襟狭窄,局限在小小范围的时候,就看不到整体世界,就像是在森林中,就只能够看到一棵一棵的树而已。在修行方面也是一样,专注力就是用“自我”在修,用一个“我”在五蕴身心里面修,用一个“我”在否定这个世间,用一个“我”在否定这个身心。所以,很多的专注力都是这样,就像很多的修行方法让你心静下来,本来这是借由一些有为法,让我们的心能够静下来之后,再来是要去如实观、止观双运,要看到身心内外宇宙人生的实相,要看到内身、外身。

但是如果一般都只是在五蕴身心里面,就会形成这种专注对我们十分有用,也十分重要,可是它也有隐忧你一旦习惯单独注意某一件事,就容易使你感到现实原是一堆独立事物所构成的(第60页)。

在修行上也是一样,如果你只是在个人五蕴身心下工夫,这样修行只是在“点”、“线”下工夫,没有看到“面”、没有看到“空间”,这是很糟糕的,都闭锁在一个小小的世界里面。而忘了这些独立的东西,是来自你当初在自己的注意力上所设定的界线

佛陀一直宣说“无我”,结果你又在五蕴身心里面在找“我”,用“我”在修都不知道。如果你手中有一个锤子作为工具”,就像是在修行上严谨地守护六根,当然这是一个修行过程,如果你手中有一个锤子作为工具,那么身边的每一样东西,在你眼中都成了钉子

如果错解修行的要领,你的修行就变成在练功夫,而且会一直守护着六根,变成很拘谨。“守护六根”本来只是要我们减少攀缘,让心静下来。当我们的心静下来的时候,要去如实观。但是众生体会不到这个深义,于是就一直守护六根,就一直收摄、收摄,结果守护了六根之后,身边的每样东西都成了你眼中的钉子。你一直在这个身体世界里面,于是把外面的境界都变成六尘,当六根跟六尘接触的时候,都在那里较量——到底是我赢了?还是我输了?

守护得好,就认为“是我赢了、我做到了”;没有守护好,就认为“我‘搁走去’啊!‘搁漏掉啊’!”于是就变成处处在修、处处在对抗的境界。因为“身”跟“境界”是对立的,当对立之后,就会修个没完没了,而且你会有很多的“漏”,只要有“我”,它就有六个洞,当处处在跟这整个法界交流,就有验不完的“漏”、修不完的行。就是因为你一直把“自我”跟境界隔阂起来,在“自我”的世界里面修。守护六根的目的是要开发觉性,然后是要去发现真理实相,不是继续在五蕴身心下工夫,是要去了解真理实相的。

然而你却不自觉这种错觉”,这就是为什么会越修越厉害。直到你的杰作和现实发生了冲突,烦恼就来了”。你很认真修、很认真修,修到后来还是烦恼、苦海。现实世界顿时变得分崩离析乱无章法,于是你的意识被沉沉压在浓重的疏离感下”。因为这本书的作者有经历过实修的过程,也有到东方来实际参学,所以能够写出这样的一种心理变化,因为以前我也经历、修练过这一条修行之路,才会知道他现在所讲的是怎么样的阶段及境界。

如果是以很拘谨的方式在守护五蕴身心,在五蕴身心上面下工夫,一直在那里打坐、坐到开悟,坐到……看东西的时候,就一直执著眼睛有没有漏掉?耳朵有没有漏掉?处处在验“漏”、守护六根,你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五蕴身心上面,因为跟整个外界是一个隔阂,把外面的境界都认为是敌对的境界,慢慢的因为这个世界是闭锁的、是封锁的,到后来你的问题就会出来了,以为修得“金光闪闪”,六根守护的都很好,多么会看身、口、意,多么会收摄、多么会看,但是你的烦恼还是不断,你的“我慢”还是不断,内心深层的不安还是存在,就算能够修到“万法归一”,还是不知“一”归何处,还是不知道涅槃界的家在哪里。

现实世界顿时变得分崩离析,乱无章法,于是你的意识被沉沉压在浓重的疏离感下”。然而没让你经历过这些,是不会死心的,一定要让你经历过,到后来还是会觉得很苦、很苦,有的人能够走出来、超越上来,会发现自己的不足,于是又会不断虚心学习,他就可以突破了。因为来到这样的情况,他会检讨、会改进,但是有更多的人就“死”在这上面,于是变成消极啊!悲观啊!厌世啊!逃离这世间。

于是你的意识被沉沉压在浓重的疏离感下”,包括说把外面的世间认为是五浊恶世、苦海,这样你怎么跟它溶入呢?怎么会跟它认同呢?你自认是一朵不跟污泥相沾染的莲花,是出污泥而不染,认为就是不需要那些污泥……这些就是跟我们点出修行上很重要一个关键。

物理学家或东方圣贤们,声称一切东西都是空的,都是不二的,或是交溶的,并不表示他们否认差别性,有意忽视个体性,把世界看成一团浆糊。这世界确实充满了形状、平面、线条,它们却交织为一个毫无间隙的世界”。这就是法界的奥妙、法界的庄严,整个法界提供这么大环境里面——地、水、火、风、空,虽然是相同,但是却能够变化出千差万别,你、我、他的脸孔都不同,大花、小花种种……都不同。虽然我们大原则上一样有两只手、有个脚,也有头、也有眉毛、也有嘴巴、也有鼻子,但是如果我们同样都是一个模子出来,那就糟糕!你怎么分辨呢?所以在同中,它有相异的地方,就更突显出法界的奥妙。例如DNA的密码就是这么的奥妙。一个了悟真理实相的开悟者,不会否认这些差别性的,但是也不会被这些差别性所迷惑,而看不到“一体”。事实上,你、我、他都是一体世界里面的一部分。

“头又和脚相,脚又和耳朵不同,可是我们从不会忘了它们原是一个身体的不同部而已。你的身体乃是透过各种不同的部分,才能显出它自己。一切在一中,一在一切中”。“一切”就是指现象界,现象界都在“一”之中。“一”讲更深入、究竟,都是在无边无际的“空”之中,无边无际的“道”之中,这就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上帝创造万物都是这个意思,一切在“一”中,“一”在一切中。一切的究竟核心是来到“空”、来到“道”。同理,在无界的领域里,所有的事物都同等地属于一个大身体,你可以称它为法界、基督奥体……”。“基督奥体”应该改成“上帝奥体”,这样比较不会误解。佛教是称为法界;如果以基督教,就是称上帝的奥体,或是也可以称为宇宙的“大我”或是“道”,老子就是称为“道”。“宇宙大我”,这样又不要落入一个大我意识,不一样啊!物理学家也会告诉你,宇宙内所有的客体”,“宇宙”讲的就是本体;“客体”讲的是现象界的一切。

宇宙内所有的客体,只不过是同一能量的不同形式而已”。外相上虽然有所不同,但是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构成你、我、他的这些材料元素都一样,这就是佛陀所讲的:“众生都有如来佛性”,因为每一个人都是平等,每一个人都相同,相同指的是究竟根本的这些。至于你喜欢称此能量为天主上帝,或是,或是法界,或是’,或者单纯的称它为能量,我认为并不重要

“空本无名”,“道”也是老子勉强用一个名称称呼,这样而已;“上帝”的名称也是一样,耶稣勉强用一个名称解释、贴上去,这样而已。但是众生却被这些名相迷惑住了,又在那里见诤不完。根据现代物理的最新发现以及东方的古老智慧终极的现实本是无界”,无界限就是终极的现实,实相本是无界限,就是“无我”。

所有想象出来的界线,就是我们的我见、我是、我能,这些“我”、“我的”的观念。所有想象出来的界线只会使人从宇宙的无缝天衣中抽离出来”。“无缝天衣”就是在宇宙一体里面,结果我们用“自我”把自己圈起来、框起来了,于是你就从宇宙的无缝天衣之中抽离出来,然后“自我”就封闭在一个小小的世界里面。它们本来并不存在,只是一种制造分离、冲突的妄想错觉而已。分立万物或观念的界线,追根究底不过是一种谎言而已

佛陀很坦白的讲出:“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你本来就活在净土里面,本来就活在天堂里面,本来就活在极乐世界里面,但是众生不了解、不知不觉,然后就是否定这个,要另外再向外去追求。记得!你越否定事实实相的存在,越向外去求,你的净土、你的极乐世界、你的天堂,就离你越远。因为它本来就跟你没有距离,你本来就在这里面,只是智慧眼没有打开、没有去看到而已,但是你却一直否定它,然后向外去求,当然就表示你越离越远。所以,你如果不了解的话,就会修个三大阿僧祇劫;如果你能够了解的话,就不一样了,马上就现前。

对东方人而言,无界的世界不是一种理论或哲学”。这不是一种信仰、不是一种思想,因为无界限的世界是实际的存在。它们虽然重要,却不是从黑板或实验室里证明出来的”,不是想象出来的、不是推论出来的、不是造作出来的、不是修出来的。“‘无界线乃是每天具体的生活风格”。你本来每天就活在一个无界线的世界里面,实相本来就是没有界线,都是我们内心用“自我”去界定种种的界线。

可是人们始终想要为自己的生、经验等现实加以界定,才会使得每条界线都成了战争的导火线。因此东方宗教及西方的神秘学传统的唯一目标”, 那些智慧者、修行者真正唯一的目标,便是帮助人们由复杂且激发冲突的界线中解脱出来。他们并无意直接解决人类的战争问题,那就好像以血洗血一般,无济于事。他们只是向人类显示引发战争的界线观念本身是虚妄的。他们有意化解战争,而非以暴制暴

真正的那些智慧者,他不是用战争、用武力去解决事情,他们处理事情,不是从支流末节、从现象一些表相方面去着手,因为知道这些问题是来自于人类错误的认知、内心的问题,所以人称佛陀为“大医王”。因为一般的医生只是治疗外面的身体而已,佛陀是治疗根本的,因为人类的苦海、世间的冲突、世间的战争,都是来自深层内心的错误认知。

你要从根本着手解决这些问题,从究竟核心来着手,这样才能够真正解决问题,就是治本而不是治标。事实上,那些智慧者、解脱者都很清楚的知道,战争是用左手在打右手。两个国家的交战,就是用左手在打右手、用右脚在踢左脚。你现在觉得说自己不至于那么笨,错了!你都活在这样的世界里面。刚才这个比喻是让你更清楚的照见,因为你会觉得说自己不可能那么笨,会用右手去打左手,认为怎么可能会这样?除非来到一体的世界,有看到这个整体。不然,你如果活在自我的世界里面,真的就是用右手在打左手,用右脚在踢左脚,一个国家攻打另外一个国家,就是这样。

一个宗教在排斥另外一个宗教,一个宗派在排斥另外一个宗派,都是这样。大家不要以为说自己不会那么笨,不会这样。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比喻,希望大家去消化它,不要轻易的跳过。包括修行方面,越修“我慢”越大,也都是这样,你的右手一直很努力的修,修到后来成为圣者,我圣者可以不用跟你这个左手“你算凡夫啦!”你成为一个圣者就是右手,于是就在瞧不起左手,你的右手好像拿着(木偶)像史艳文的布袋戏,去攻打另外一边,人类都是在玩这种游戏,希望大家慢慢去体会、慢慢去了解。

东方宗教及西方的神学传统的唯一目标,便是帮助人们由复杂且激发冲突的界线中解脱出来”。佛陀讲迈向解脱就是要打开那十个结,那十个结只是一个名称而已,其实就是我们内心里面重重的那些障碍、那些界线。你以为自己没有,都是怪别人不对、都是怪别人,这样你的修行都还是在外围绕。真的要迈向解脱,就是要回来看到我们自己内心那十个结,就是种种的界线,而这些界线就是冲突战争的导火线,也是把你从一个本来就在天堂的世界里面,落入无边的苦海,那都是“自我”在颠倒梦想造成的。“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这一句话,虽然我讲过好几次了,但是以后还是要讲好几次,因为有些方面你还不以为然,或是有时候有些方面,你还是看不到,但真的就是这样。

向人启示现实真原是无界的,也就等于向人启示所有的冲突与战争的荒诞无稽”。没有来到一体世界的时候,真的看不到你是用右手在打左手,当你真的看到这个层面的时候,才会发现原来自己真的是笨蛋。这彻底的了悟可以称之为涅槃、解脱、悟道,也就是由相对、孤立自绝以及界线的错觉中解脱出来”。你本来就像说:“我右手好好的修,修出来金光闪闪、法力无边,到时候我就可以向左手炫耀我右手多么风光、多么厉害!”那个“我慢”的比较就是这样,只要你认为说:“我是人间的圣者、人天的师表、我是圣人!”都还在二元对立的世界里面,就是在右手瞧不起左手,大家要慢慢去体会,当你真的看到一体世界的时候,那些我是、我能、我慢都没有了,你真的会觉得对不起,这样惭愧心才会出来,感恩的心才会真正出来,而且心也会很柔软。

“彻底的了悟,可以称之为涅槃、解脱、悟道,也就是由相对、孤立自绝以及界线的错觉中解脱出来。有了此番认识,我们便可进一步探讨无界限的意识境界,也就是‘一体意识’”。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