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导论:我是谁?》

我是谁?本书前面所叙述的是某些人的亲身体验,大家可以慢慢去体悟,这些都是有需要的,因为很多人就是要“唯证乃知”,像这里所描述的:突然我发现自己被裹在火焰一般的云彩里。最初我以为失火了,熊熊火焰好像就在附近的大城里;转瞬间,我会过意来,那火焰原来在我自己内。时,我沉浸在一阵强烈的喜悦中,紧接着,是一股难以言喻的觉悟。我不只开始相信,我简直可以说是亲眼看到了,这个宇宙绝不是死的物质所拼凑成的;相反的,它是一种活生生的临在(第11页)。

所谓“活生生的临在”,就是整个实相存在,它是一种活生生的实相、活生生的存在。所谓“佛法”就是“活的法” (参见图1-1)。就是在我们每天日常生活历缘对境中,处处都可以见到的法。真正的佛法不是在经典文字堆里面,也不是在头脑知见中的一些抽象名相,是真正“活的法”。“三法印”、“四圣谛”也都是当下展现,希望大家能够真的去看到“活的法”。

“这个宇宙绝不是死的物质条件所拼凑而成的”,有的人如果知见不正确,就会以为“我们的身体就是由地、水、火、风等四种界所组合而成,如此而已”。就变成是四个“一”加起来等于“四”,或是五个“一”加起来就等于“五”。认为“五蕴”就是这五个条件元素而已,于是自作聪明的解析之后,就认为我们这四界、身体的四界分析,就是由这地、水、火、风四个元素这样组合而成而已。

若仅是如此以为,你顶多是来到“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境界而已(参见图1-2)。

当然不可否认这是一个过程,不是说不重要,这的确是“破身见”的一个很重要的基本常识,是要历经这样的过程。但是如果你的学佛、修行还是在此处环绕、一直停留于此的话,就会看不到“活的法”,也体悟不到所谓“一加一不等于二”的道理。“一加一等于二”是人类头脑的数学概念、观念,法界实相的存在是“一加一”变化无穷,“五个一”加起来是变化无穷的,它不是等于五。

如果“五个一”加起来等于五,而人类你、我、他都是地、水、火、风、空所组合而成,这样我们所有的面孔都应该是完全一模一样。但是,“一样米养百样人”,其中所蕴含的深义就是“缘起甚深”,此种奥妙是要你去看到“活生生的法”,而不是去背诵一些僵化死板的知识、知见,我们要慢慢去看到“活法”。

我渐渐的意识到自我内的永恒生命”,他已经看到整个宇宙活生生的活法,而且渐渐溶入一体的世界,他的生命来到安心自在,体悟到不生不死,来到了永恒的生命。 我意识到自己已经拥有永恒的生命,而且所有的人都是永恒不”,此处不要落入“真常唯心”的偏见,绝对不是一般用头脑知见所理解的“真常唯心”。

我认识了宇宙的原则:原来一切万物都义无反顾地共同为每一个个体以及全人类的福而努力。我还看见,这个世界以及所有世界的基础原是建筑在我们所谓的爱之上”。整个法界都是无条件、无所求的养育我们,就如同太阳每天的升起,就是在养育着我们,不是说光在寒冬出来晒晒阳光,说“喔!冬天里面的阳光多好!”享受暖冬就好……难道春天、夏天、秋天的阳光就不好?不重要吗?不是的!

整个法界都是在散播爱,都是在散播生命的能源,真正的“爱”不是一般世间男欢女爱或是有抓取的那种爱,而是一种无条件、无所求的慈悲,亦即佛教所谓大慈大悲的慈爱,一个真正了悟法界真理实相的人,所展现出来的慈爱,跟法界是有相同的大慈大悲。

这番醒悟,多么庄严伟大。如果我们武断地将这类经验认定为幻想或精神错乱,实是极大的错误(第12页)。如果众生在“自我”尚未真正消失之前,你用头脑知见去理解、去推论万事万物,其中99.5﹪都是错误的,这就是“唯证乃知”。“自我”真的愿意死亡、大死一番,溶入法界之后,才会真正体悟到。

街道上的尘土及石块,都如黄金一般的可贵”,就是真的来到一体的世界、平等的世界,亦即我们所讲“极乐世界都是黄金铺地”,当我们的心清净之后,眼界所及之“街道上的尘土及石块,都如黄金一般的可贵”,脚踏在地上、泥土上,生命都充满着感恩、充满着喜悦!我们不会再把大地的“泥土”视作矿物,认为是没有生命的,而藐视的认为这些不过只是一些土而已,轻视泥土里面充满着粪便、污泥、污垢……不会这样的。

“极乐世界是黄金铺地的”,就是当我们打开智慧眼之后,看到了原来整个法界的庄严奥妙,这时候就是处在净土的世界里。

    一群男孩女孩在街上嬉戏打滚,就好像流动的珍珠一般,丝毫看不出他们是有生有死的生命。所有众生都适得其所地活于永恒中,永恒就在眼前……此处所叙述的“永恒”,不要把它又想象为“断”、“常”相反的那一种,变成一个永恒不变、固定不变的那个“永恒”,不是喔!你要来到这个“永恒”,必须要具备怎么样的基本条件?你要清醒明觉的活在每一个当下。

真正活在当下的人,是让整个法界的一切种种境遇,一直不断的穿流而过,是溶入无常法流里面,是真的体悟“无常法流”。生命是完全放开且溶入整个法界的无常法流,跟法界的种种际遇一起流动、脉动,是没有世间名词“断、常”的观念,这些都是人类用头脑知见所界定出来的。

一个真正觉醒过来的人,是随着整个世间法流一起脉动,因为他清醒明觉的活在每一个当下,这时候“时间相”消失了,过去、现在、未来,此“三心”的分别,也都是人类所区别的。只要我们还有“时间相”,就会被“时间”这个死神逼迫着,我们的苦、不安就产生了。我们会被死神逼迫着、恐慌着:“我大事还未了,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去呢?!若这样死去,我不甘心……”,我们就不能安住在当下。

因此,唯有当我们真正体证无常、溶入无常法流、彻证无常法印,才能够体悟什么叫做“不生不死的世界!”什么叫做“永恒的世界!”

当然这是一个体悟的过程,我们会先经历过无常的现在,然后来到永恒的现在,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你必须要先彻证无常,不要以为这个讲法是落入“常”,如果我们还会如此的解读,就表示尚未亲证什么叫做“无常”,这是有先后次序的。不要只是听了片面段落,然后就误解、错解,这样很不好(参见图1-3)。

于此再强调一次:我们必须先彻证“无常法印”,溶入无常法流里面,这时候才会活在永恒的世界,才会来到不生不死的世界。如果我们否定这方面的存在,就表示自己还尚未真正体证无常。若我们还没有真正体证无常,就没有资格来评断这一句话。如果我们以偏见去论断这一句话,就会阻碍自己的解脱之路。

在禅修的时候就是要协助大家彻证无常法印,溶入无常法流里面。当你看到整个宇宙或是整个太阳系这几十亿年来,都是这样一天一天、一分一秒的一直在演变、演变,但是五千年前的文化,五千年前的整个地球,到现在它的存在还是在现在啊!所以还是存在于这个永恒的这一剎那——现在。因此,如果我们真的能够活在当下,即在这一剎那的时候,过去跟未来都消失了,就只有活在当下;当我们真正活在当下,有的人就这样诠述:如果你真的活在当下,就是具足“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三世也就同时呈现在当下这一剎那。

不要以为这可以很简单的做到,这是需要大丈夫的大气魄,众生都是活在过去跟未来的梦幻世界里面。唯有我们真正活在当下,生命才会真的活起来,就真的是“心净佛土净”的具体呈现。

    美国首屈一指的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也不断强调,我们平常醒时的意识,只不过是意识中的一环而已:在的四周环卫着的,是意识的潜在原型,笼罩在一层薄膜之下,那是个完全不同的境地。我们的日常觉识好比一个平凡的岛屿,被一个浩瀚无际、玄秘难测的意识海洋所环绕。它的潮汐日以继夜地拍打着我们日常觉识的礁岸,直到某一刻,它顺其自然地越过了礁岸的阻隔而流入内地我们那小小的意识岛屿,顿时淹没在一股广大而玄奥的真知之中。这崭新的意识,虽玄难测,却极其真实(第12页)。

“我们平常醒时的意识,只不过是意识中的一环而已”。举例“波浪与海洋”让大家比较容易体会、了解,如果在有“自我”的世界里面,我们的生活视野、我们的界线,就只是在一个小波浪的范围里面而已,我们看不到整个大海,而是用金钟罩把“自我”罩在小波浪里,我们的心胸、我们的整个生命,就只有在这小小的世界里面。

我们人类是很少清醒明觉的活在当下,能够活在当下的时间占我们一天的比例是很少的,假设一天你能够有百分之十活在当下,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当我们没有活在当下的时候,生命潜能是没有开发出来的,因为都是活在过去、未来,担忧东、担忧西,活在忧虑的世界,活在拉扯厮杀的世界,真正生命的潜能没有办法真正发挥出来。

“我们的日常觉识好比一个平凡的岛屿,被一个浩瀚无际、玄秘难测的意识海洋所环绕着,整个法界大自然的潮汐日以继夜地拍打着我们日常觉识的礁岸”,就是整个法界的法流日以继夜地在拍打着我们日常觉识的礁岸,但由于我们的“自我”一直紧抓着不放,所以就没办法跟整个法界一起脉动,就如同大海中有很多的波浪,我们只是其中的一个波浪,我们用“自我”的金钟罩把自己罩起来,如此就跟身处的整个大海分开了(参见图1-4)。

事实上不是真正的分开,而是自己的内心世界封闭起来,所以我们的内心就处在孤零零的世界里面,就会觉得好像很孤单、很孤独、很无聊啊!当我们被“自我”的金钟罩封闭起来之后,还是会抓取很多的“我要”。能够抓到的就认定是“我要的”——我的太太、我的先生、我的小孩、我的财产……然后因为内心仍是不安的,当看到有一个比自己更高更大的波浪,又认定这是我的偶像、是我的大师,这时候“我的”、 “我的……”就出来了,所要的偶像就这样出现了。

所以,问题的症结就在于从“自我”这里出发之后,就一直在构筑所要的梦幻世界,但是不管怎么抓取,只要是有所范围、划地自限,而你所处的这个大海到底能够框围多少范围出来?能够围住多少?只要有所抓取,都属极有限的;只要有“自我”,都在这大海中处于封闭的世界里面;只要还没有超越“人我相”,目标都还在某人身上,还没有来到“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都还在“自我”的封闭世界里面。

直到有一天,“法界的潮流越过了礁岸的阻隔而流入内地”,不是法界的波浪不跟你这个波浪交流,而是你自己把它阻隔了。为什么法界的波浪会越过礁岸而溶入你的世界里面呢?当你的身心渐渐柔软,懂得感恩了,惭愧心生起,苦吃够了,真的愿意放下之后,此时法界的这些法喜、法流就会流入我们小小的意识岛屿,顿时淹没在一股广大而玄奥的真知之中,“真知”就是空、明、觉。当你的心与“空”相应而溶入整个法界的时候,就是跟整个法界溶为一体;小波浪会觉得不需要再构筑梦幻世界,这时候就跟整个大海法界一起脉动了。

    人们能一扫疑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基本上是与整个宇宙一体的,不论它是圣是凡,层次或高或低,这种庄严的觉悟境界,真令人叹为观止(第13页),法界的庄严,本书所要强调的即在于此人的自我意识原本是超过狭隘的身心范畴”。“人类的自我意识”就是人的心识、心量,不是局限在这五蕴身心上面而已,我们的心量是可以扩大到跟整个宇宙溶为一体,亦即心与“空”相应。

    巴克称这种觉识为宇宙意识,回教徒称此为大我意识,正因为能与一切万物认同,所以为大本书则泛称这种以爱与宇宙整体相溶的境界为一体意识’”。此处要谨慎的去理解,不要又认为是“真常唯心” ——一个大我、“大我慢”、我很厉害……我能够怎样……与这些是不一样的。

你说你是来到一体意识,你到底是还有我慢还是没有我慢?完全不一样的。从你的安心情况——你的眼神、你的安详、嘴巴的微笑……这些,都是可以很自然、很清楚的流露出来,绝对骗不了人,“狂傲”与“无我”是绝对不一样。狂傲的人也会自认来到一体意识、大我意识,“自我”膨胀到很大、很大,但是不管你怎么大,“自我”的那层膜还是存在啊!就是一直要构筑“真常唯心”的那个“自我”,怕“自我”消失,所以一直要膨胀、膨胀,但是不管你再怎么膨胀,还是大海里面的一个小分子、小不点而已。

这是我的街道,是我的庙宇,这是我的人民,连天空、日月星辰,整个世界都是我的,唯有我正在瞻仰它,享有它。我不懂得世界的繁文缛节,也不懂阶级界线,然而所有的界线,所有的财富,连同它的主人都属于我的。我曾费尽心机去学世界中龌龊的伎俩而迷失堕落了;现在我已舍弃一切所学,回复昔日的儿童心态,才可能进入天主的国”。

此处所蕴含的体会都很深啊!“这是我的街道,这是我的庙宇,这是我的人民,连天空、日月星辰,整个世界都是我的”,是在溶入一体世界之后,跟整个世界、整个法界已经是一体了,透过一些语言跟大家诠述,才会说:这是我的天空……因为跟上述这些现存的一切已经是溶为一体了。如果是虚假的体证,会是用一个“我”,然后去说:这是我的什么……这是我的什么……你有“我”的那一种溶入,有“我”的那一种说“我的”,跟“无我”之后溶入了,是不一样的。这里所讲的都是“无我”,然后溶入这整个法界之后,跟随整个法界一起脉动。

    “我曾费尽心机去学世界中龌龊的伎俩而迷失堕落了”,亦即在滚滚红尘里打滚之后,学了很多的我是、我能、我慢……,结果迷失堕落了很久,到后来才觉悟到:真的要找究竟解脱之道,所以现在怎样呢?“现在我已舍弃一切所学,回复昔日的儿童心态”,就是老子所讲的返璞归真,回到婴儿(小孩)的天真无邪,让我们的心灵回复到最纯真、最纯然的状态,不受人文、宗教师、书籍经典的污染,来到最原始的状态。法界大自然的一切本来就是最原始的状态!“现在我已舍弃一切所学”,不受种种的污染,回复昔日的儿童心态,真的就是返璞归真,这样才可能进入“天主的国”,就是溶入整个法界大自然,这时候净土、天堂就出现了,你就身处在天堂、净土、极乐世界里面。

有人认为我是在批评净土的思想,真的很冤枉!事实上我是在阐扬净土的真精髓,是协助大家能够很快的在这一生一世就可以处在极乐世界,而不是设定在来生。真正的净土思想是“心净佛土净”。所以我们要真正体悟,而超越一切的语言名相,才能够真正看到实相。

    这种大我意识,在基督教、佛教、道教、印度教、回教、犹太教中,都屡见不鲜(第14页)。不要以为只有佛教才有解脱者,如果你又以为只有佛教才有解脱者,很糟糕!你是落入宗派、宗教的框框里,又落入“己是人非”的世界里。只要是真的在找寻生命解脱之路而来到终极意识的,能够来到大安心、大自在,则所体证的内容都是一样。

    各宗教又各自发展出一套诠释或神学,称为长青哲学’”。“长青哲学”就是指各宗教所要追求的大安心、大自在,以及不生不死的世界,只是所使用的名词不一样而已。基督教说要找到“天堂”,佛教净土宗说要到“极乐世界”,原始佛法讲的就是来到“涅槃彼岸”。“涅槃彼岸”就是所有的忧悲苦恼止息,讲更露骨、更白话一点就是:所有界线的消失,而来到法界,亦即没有界线、没有分别的世界里面。

所以,“涅槃彼岸”就是我们所有界线、内心对立、冲突、矛盾的消失,来到很祥和、很和谐的世界,这些统称为“长青哲学”,也就是不生不死之学,亦即成为宗教的精髓所在。如果我们错误的体会,就会去抓取一个“真常”,就会贪生怕死。佛陀讲经说法45年,目的就是要我们真正能够去解开这些实相,然后来到真正的大安心、大自在,真正溶入不生不死的世界。

根据各宗教的教诲,不难找出所有宗教的超然一体性,以及殊途同归的终极真理。因此,当我在讲述《阿含经》或是《老子道德经》的时候,课程里面所提及的真理实相,是超越一切宗派、宗教的,真理实相,是没有宗派、宗教的分界。在此语重心长的勉励大家:如果我们真的要来到大安心、大自在,真的要找到“真理”,就必须要有超越宗派、宗教的大气魄、大魄力,这样才能够找到真理,也才能够真正的解脱自在。

    本书的主旨即在于此:一体意识或是大我意识,原是一切众生的本性及生存基础,我们却逐步地限制自我,舍弃我们的真实本性,为自己划出种界线。原本单纯一体的意识,渐渐发展出不同层次的功能,各具不同的自我意识以及不同的界线。我们平素乃是透过这些层次,来探讨我是谁的问题(第14页)。

这些界线都是众生慢慢划分出来的。“‘我是谁的问题,从人类文明破晓之际,就开始骚扰人心,直到今日,它仍然是人类最难作答的问题之一”。

禅宗方面也是同样引导我们去探讨“我是谁” ——父母未生之前的本来面目是什么?都是要让我们去了解“我”是谁?什么才是“真我”?什么才是我的本来面目?内心究竟在想什么?或是有人问:“你是谁”?这些问题要慢慢静下来去体会、去了解。

    就在你形容、解释,或者只是体会到自我时,你正在自己的经验领域中划分心理的界线,不论你意识到与否。在界线内的你感到是,或称之为自我,界线以外的,你便感到那是非我。换句话说,你的自我认识完全根据自己所设的界线(第15页)。

此处的叙述已经渐渐深入了,含意很深喔!佛教所讲的“我见”、“身见”,以及对“自我”的认识,完全都是根据我们“自我”所框设的界线来形容与诠述。一般最基础、最根本的都是从我们的这个皮肤、身体起始作为一个界线,身体、皮肤以内的就叫做“我”,于是“我见”就这样产生了。而“我的”皮肤以外,就变成“不是我”,也就是“非我”、“异我”,跟“我”不一样的。在“非我”的世界里面,“我所要的”就抓取为“我所”、“我的”;“我所不要的”就排斥为“非我所”,那些是我所不要的。于是我们就从这个“自我”出发,从我们的五蕴身心如此开始,然后去构筑梦幻世界出来。

    你知道,你是个人,而不是一椅子因为你已经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在人类与椅子之间划出一道界线,且与人类认同”。因为你认为自己是人、不是椅子、不是桌子,所以这时候你跟这桌子之间划分开来了。你认为“我是人,我会走路,我跟这个大地没有黏合一起,因此就觉得跟这个大地是分开的”。当你跟大地分开,生命也开始孤独起来了,因为你已经跟这个法界的父母慢慢的渐渐远离了。

    心理又在高与矮之间划下一道界线,且将自己与高认同。你不断觉出我是这,不是那,于是你又在这与那之间划分界线,将自己与这认同,而与那分开。当你说我自己时,你是在(也就是我)我’之间划分界线”。这句话是:你在描述“我自己”、“我是什么”的时候,就是在“你”跟“非你”,也就是“我”与“非我”之间划分了界线。

你答复‘我是谁的问题时,你只是在描述界线以内的东西而已”。此处的含意很深啊!我们很感恩这位作者,也就因为他有这样的心路历程经历过来之后,很如实的把这些诠述出来。“我是谁?”当在答复这些问题时,你只是在描述你所围起来的那个框框范围以内的东西而已。“‘你是谁?’不过是在问:你的界线在何处?而已”,大家要慢慢的认清自己。

如果以大海的波浪为比喻,若是你现在开始感受到波浪就是“我”,则“我”的意识就出来了。当人家问:“你是谁?”你就会形容这个波浪里面的种种,就是有了这个“我”。当把它划分出来了,你就会感到孤单、孤独,你的内心会是空虚的。因此,你会抓取很多你所要的,开始不断的向外去抓取、向外去抓取!随着你欲贪的多少而抓取,贪欲越大,你所抓取的范围也就会越多、越多。

但是,却不是抓得越多,你就越快乐喔!别人的家里有二个孩子,而你觉得二个孩子不够,要七个、八个、百子千孙。你这样拥有越多的小孩,围得越多,你的苦也越多,你的包袱也越多。你包围的越多,烦恼也越多啊!一般众生就是如此,一直用“自我”在框围,然后又把他所不要的那些排斥为异己。当他在划分出这个“我”之后,就会要去抓取我所要的,然后又会去排斥所不要的(参见图1-5)。

这个“我所”里面,这是我所“要的”:包括先生、小孩、太太……还有名利、地位……不管再怎么抓取,你所不要的、所排斥的,纵使再怎么框围,都还是在大海里面的小范围而已。当你还是有很多不要的“非我所”,这些种种境遇就成为自己很多的梦魇及敌对境界,于是痛苦、烦恼不安就这样产生。然而,当你框围起来之后,难道就从此心满意足了吗?结果还是患得患失啊!

“‘我是谁的所有答案,可以说都基于你如何在自我非我之间划分界线”,“有趣的是,这界线常浮游不定,你可不断重划(第16页)。为什么呢?为什么这个界线常会浮游不定?最主要是因为随着每一个人的认知,以及心灵的成长阶段而异,你会不断的再重新划分。

或许以前你很在乎、很执著的,当闻思修一段期间,心灵智慧有所成长及超越之后,你所要抓取的,又会不一样了。就如你听闻课程半年或是一年下来,如果还没有明显的脱胎换骨转变,有二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授课老师讲述的不好,跟你所要的没有相应;另一种情况就是你没有真正的归零,还带着过去很多的知见在听课,这样你不会脱胎换骨的。

    本书的主旨就是反省”,此处的“反省”换作“觉醒”更为贴切。本书的主旨就是觉醒这种大我意识无界限’的大觉”。此处的“大我”,不要又落入“真常”的大我。

我们要怎样才能够来到《事事本无碍》呢?这本书的主旨就是“觉醒”,觉醒这种大我意识或无界限的大觉,而“大我意识”不要以为是一个“我”很大的“大我”。要知道:不管你再怎么大,也不会比地球大。这个“大我”,就是要你慢慢体会到你跟地球是一体的,你跟法界是一体的。不管你再怎么大,你这个波浪是不可能大过海洋的。此处的“大我”指的是:你这个波浪终于体会到跟整个大海是一体的。

真的能够体证到“无我”的人,会体悟到:这个大海不是我的大海、不是你的大海、不是他的大海。如同太阳一般,太阳不是我的太阳,不是你的、也不是他的,这是我们大家的。“空”也是一样,地、水、火、风、空、法界这些,都不属于任何人所专有,这些都是一个很重要的体悟。

法界种种这些现象,有时候我们会认为:太阳有一个太阳神在掌管;风有风神在掌管;大地有一个土地公在掌管;水有一个水神在掌管……但其实不是这样的。事实上,整个法界的存在,都不属于任何众生,也不属于任何人。所有的众生,都需要仰赖这整个法界大自然的养育,法界大自然地、水、火、风、空这些,都是我们大家的。所以,当有这样正确体悟之后,而溶入“大我”的世界里面,才不会又把这个地球变成是你的、这个大海变成是我的,自以为自己很伟大、很厉害,而框围出一个大海出来,划地自限说:“这个大海是我的”。

此处所叙述的“大我”不是这样的意思,当你真的“无我”,才能够溶入大海里面,这时候就能体悟到法界就是我们大家的,所有众生都是法界里面的一分子,你、我、他虽然外相面貌有所不同,但本质上我们却都是完全相同的,而且我们完全都是来自于同样的这个法界,源头也都是完全相同。当体会到你、我、他完全都是平等,则身体的分界线才会真正的消失,也才会有真正所谓的“破身见”,而来到“无我”的世界。

人们最常认定的界线即是以自己的有机生命体外的那层皮肤为界”, “有机生命体”就是我们这个身体,以我们身体外面的这一层皮肤为界线,这是人们最常认定的一种界线。这种自我与非我的界线可算是放之四海皆准了。凡在这层皮肤内的,就是’;外面的则是非我。皮肤外的东西,可以成为我的,却不是’”。此处叙述“皮肤外面的东西可以成为‘我的’,却不是‘我’”的含意要慢慢去体会。

你会聚集很多“你所要的”,比如会说:我们夫妻很恩爱啊!然而就算是再怎么恩爱,我的太太或是我的先生跟这个“我”比较起来,他(她)的重要性呢?还是“我”比较重要啊!大家要慢慢去体会。包括生死大事,就算你再怎么深爱的人,也都没办法替代你去承担、面对。当你心沉静下来慢慢去过滤、去体会,试问:你最爱的是谁?答案一定是自己啊!你真正最爱的是自己啊!

所以,你如果没有去静虑这些,你会说:我爱先生、我爱太太、我爱小孩、我爱家人、我爱……但是你的这个“爱”,目的也都是为了自己啊!你所爱的种种里面,事实上是要巩固自己啊!你说:我很爱先生啊!但你是真正爱你的先生吗?不是的!你只是要再抓一个人来爱你而已啊!当你还有“自我”,你的所做、所付出的种种,实际的目的都是为了要巩固自己,要爱那个“我”啊!

 

我们要发展无我、无私的爱,但人类不要把这个“神圣的爱”丑化了!众生的爱里面是有染污、扭曲的,是有很多的抓取。我们今天想要迈向解脱之道,就是要把这个“爱”净化、升华,让我们体会到整个法界所给予我们人类的,就是无条件、无所求的爱,真正解脱者他们所展现的大慈大悲那种爱就是这样。

所以皮肤界线可以算是人们所公认的非我之间的界线”。本来广大无边无际的整个法界里面是没有界线的(参见图1-6),但是人类硬是将其划分出来,认为这个世界是我所要的;于是在“我所要的”里面,又再区分出来:“这个才是‘我’”。有了这个“我”,才能够抓出很多“我所要的”。难道你这个“我”就是完整的吗?不是的!你这个“我”又划分得四分五裂,划分出这一半的我不要,这一半的我才要(参见图1-7)。

一般众生就是活在小小的空间里面,然后内心世界又不断的在冲突、厮杀、拉扯,不管你再怎么框围,这更广泛的整个法界就会变成你的敌对境界。我们所框围起来的,就会怕失去;我们所不想要的,又怕它闯进来。于是“自我”就越抓越紧,为了要巩固这个“我”、要巩固这个“我所”,这个“自我”就会在所处的世界里面一直越抓越紧(参见图1-8)。

因此,当你一直在追逐这些我所要的种种,事实上都是为了要巩固“自我”这个国王,而它就躲在里面的核心之中,佛陀百般设法要让你去看到这些实相,让你真的了悟实相而完全的放开,心中没有了界线,这时候我们才会愿意放下以往所设定的种种界线,也才能够跟这整个法界溶为一体。

但是不要误解的认为:在还没有大彻大悟之前,我们对家庭方面都还算是有责任的;但以为来到大彻大悟的境界之后,反而要变成没有家庭责任了。不是这样啦!你还是一样关心你的太太、关心你的小孩,还是一样照常上班、照常工作,但是在面对生活的种种及人我关系方面,所蕴含的智慧就不一样了。因此所营造的心灵生活品质也会不一样了,如果我们能够正确的解读,则绝对不会是消极悲观的。相反的,正因你的生命本质统合了,潜在生命力真正有所发挥,生命也才能够真正的放光啊!

 人们通常只具体认同自己的有机生命的某一部分而已,他所认定为的那一面,我们有时称为心(识)、心理,有时称为自我、人格(第17页)。很多修行人通常是厌恶、排斥这个身体的,认为身体就是罪恶之源、身体就是臭皮囊、身体就是业报、是业障!有这身体是多苦啊!你都不认同自己的身体,就变成只要我这个心就好了,身体是臭皮囊、可有可无、我不要了。你的身、心无法统合,来到心理层面又再分裂,表面意识跟潜意识不断的在交战(参见图1-9)。

    我们大多数人确作此想我们只是驾驭着我们的身体就好像驾驭一匹驴子一般。很多人对个体的身体都不认同,如果你现在还厌恶自己这个身体,就是跟这个身体不认同,你的身、心是分裂的。当身、心是分裂的时候,当然你的人格也是会分裂的。

人竟然会在身体与心理上划分界线,真是匪夷所思,这绝不是与生俱来的本能(第18页)。这种界线的划分是因为人类接受很多错误的讯息,导致把身、心分开。如果我们没有正确解读,在研读佛经时,很有可能会导致错误的解读,而造成厌恶这个身体。事实上,佛陀所讲“五蕴”、“无我”,是要帮助我们破除“身见”,是要帮助我们去破除“自我”的抓取,是要让我们来到“无我”的境界,不是让我们厌恶这个身、心。当厌恶这个身、心,你怎么解脱自在?真正的深义是要我们破除“自我”、“我慢”,这样才能真正解脱自在啊!

    总之,个人对自我的认识,通常都不把整个身体直接包括在内,只取有机生命整体中的一部分为自我。他所认同的乃是脑子中的自我形象,以及与这形象相关的理性与情感活动,那才是他的自我ego),身体好似成了拖油瓶而已。由此我们找到了另一条人们常有的基本分界线当此人能跟自我或自我形象认同时,他便觉得找到了自己。我们不难看出,这种自我与非我的界线伸缩性很大,即使在自我的心理内,我们还可以找到另一种界线。个人常为了某种理由,否定心理上的某一方面,视他为非我

这就是人格分裂,我们的潜意识、表面意识又一直在分裂,包括我们还厌恶的一些作为展现,认为修行人不可以生气,修行人不可以怎样……因此构筑出很多修行人的框框模样。当我们设定出这样的模样框框之后,你这个框框往往会怎样呢?一个是自己所制定的一个框框,另一个是参考别人所设定的很多模板。别人或世间所认为的“怎么样的作为展现才是修行人……”,你就跟随着世俗所认定的框架依样画葫芦的照着做。当你努力修为做到如此境界的时候,就能换取人家会很尊敬你,认为你是圣人!认为你是人天师表,就会很恭敬你啊!于是无意中在修行里面就有名利心在作祟!当你的名利心在作祟之时,你未必察觉得到,也未必会承认。

当你有这种名利心作祟之后,就会误认为世间所认定的修行人模样、形象,就设法要慢慢的压榨自己、慢慢的扭曲自己、慢慢的去挤压,让你的身心慢慢变形,然后套进世间众生所认定圣人、偶像的框框里面,让外界一看到你的外表就称许说:这就是修行人啊!这样你就可以获得很多所要的种种世间成就感及称赞。

但是要深思的是:你修行是真的要为解脱而来,还是为了名利心?两者所发展出来的也就不一样。在此我们先挑明来讲,就可以避免产生这一种错误认知。

    套句心理学的术语,他疏离了那一部分,或压抑它,或投射出去。总之,他有意将自我与非我的界线缩小到自我的某一种习性倾向。我们称这更加狭隘的自我形象为角色’”(第19页)。这里所称的“角色”,就是你想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亦即在你的内心里面有自己一直想要扮演的角色。

    当个人只与心理的某些倾向认同时,其余的心理活动便被视为非我,成为生疏且令人生畏的异域他重新为自己的心灵划分界线,企图否定他不想要的那一部,并且踢出意识之外。我们常称这不想要的部为阴影。这是另一种显而易见的分界线

    所谓超人格,是指个人内心所产生的超乎个人界线的某种认识,例如:第六感这类知觉。超心理学早已接受各种超感觉活动,如心灵感、预知未来、推算前世等,我们还可把灵魂出窍、超人格经验、高峰经验等也一并列入

这就是所谓的“超人格层次”。但是,“超人格层次”还是没有来到一体世界,包括心灵感应、预知未来、推算前世或是种种神通,只要还没有来到“漏尽通”,还没有溶入“无我”的世界里,你还是在六道苦海里面。

“它们有一共通点:就是‘自我’与‘非我’的界线已超越了有机生命的皮肤界线以外了。虽然超人格经验与一体意识有许多类似的地方,两者仍不可混为一谈”。

这一个观点很重要,“超人格经验”与“一体意识”有着许多类似的地方,两者仍不可混为一谈。在一体意识内,个人是与无所不包的绝对整体认同,而超人格经验,虽已突破有机生命的皮肤界线,却未必能与绝对的整体认同

现在来归纳解析第20页《图一》图表——《意识层次图》(参见图1-10):

左边的是“角色层次”,这四条线代表四种意识的不同层次:第一条界线是“角色层次”,是心量很狭小,身处于他只要的生活空间,以及他所要的角色而已。比如说:我要扮演怎样的一种角色,我只希望怎样……但是内心里面却还存在很多的阴影是他所不想要的。这个阴影就是他的内心世界都充满着矛盾不安、表里不一,他的内心是充满着四分五裂、多重人格,这就是一般众生最常身处的一种境界阶段。

“角色层次”就只是希望自己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就像说:我如果是一位大法官,就要去扮演大法官的角色,回到家里也要扮演法官的角色,到哪里或跟朋友交谈也都一样要展现“我是个法官的权威……”。如此,你内心里面的面具都一直戴着、背负着,没办法让自己能够来到很真实的一面。

事实上,你的内心世界里面存有很多的阴影,很多你所不想要的,就好像说:你为了要树立修行人、有修养的人的一个典范形象,如果人家骂你,让你真的很生气,但是为了展现出是一个很有修养的人的模样,于是就约束自己不可以发脾气,表面上还是跟人家嘻嘻哈哈的,表现出修养境界很高的形象,内心里面却不断的在酝酿忿恨不平,但是你却设法压抑下来,于是你就一直在内伤、内伤喔!

为了要展现外表是一个修行人的形象,认为所要扮演的就是一个修行人的“角色”,要扮演的就是人天师表的角色、人家的模范。在此不要以为好像是在讲别人,这里所解析的是每个人都是如此!你都还有很多你所要的角色,就会设法去维护你所要的这个角色,而你所不要的角色呢?当它出现的时候,就将它强力压抑下去,这样是不可能成为一个真人。如果你的内心无法统合,就不可能成为一个真人。这是《意识层次图》的第一个层面。

如果你的内心没办法统合,绝对无法跟身体认同。因此我们必须在第一个阶段有所突破,“角色”跟“阴影”方面能够合一。当你内心的心灵世界能够统合之后,才能够提升到第二个层次——“自我层次”。当自我内心里面有所统合时,自我意识就会强烈展现,诸如一些艺术家、雕刻家、美术家等,他们都有那种蛮重视特质率性的发挥,我个人要怎样就怎样,不管你欣赏不欣赏,我随性要怎样就怎样。有时候会表现出很酷的那一面:我的胡子要怎么留就怎么留,你管我!

这就是“自我层次”的展现,就像有一位歌手伍佰,就有这种强烈的自我主意、自我主张,蛮不错的。在此所评述的不是说他不好,而是说:他就蛮敢于展现自我——不管你欣赏不欣赏,我就是很……如果你要成为真正的艺术家,也要有这种魄力、气魄。像以前有个演艺人员孙悦也是蛮不错的,也是展现出蛮完整的一个自我。

真的要成为艺术家,就要敢如实的展现自我,这就是展现“自我层次”方面的。但是他对身体还没有真正整合,也就是他所重视的是心灵感受,亦即Feeling方面,但对身体方面呢?如果修行人能够渐渐来到:在内心的世界里面能够接受自己丑陋的一面。

在“角色”的第一个层次,他是不会接受自己丑陋的一面。如果还不接受自己丑陋的一面,你就不会爱护这个身体,也就不会跟这个身体统合。当你愿意如实的面对自己,接受自己丑陋的一面,这样你的内心世界才会成为一个完整的太极出来,这只是一部分而已,还要继续来到跟这个身体的整合。

这张图表的第一个阶段就是我们内心世界的冲突不断,不愿意接受丑陋的自己,认为你要的是一个完整圣人的模样、框框,于是生命会有很多的责备、很多的谴责、很多的不要,一直削掉你所不要的。而你所不要的,其实未必是不好的!你只是觉得说:这样不是人家所订出来圣人的模范框架,不是人家所认为、赞同的,这样得不到掌声、得不到肯定,于是就在那里一直的不要……砍掉你所不要的,包括认为“修行人不可以笑”、“修行人不可以生气”……常常在修行一段时间之后,就变得很拘谨,把自己绷得很紧,误认为收摄六根就是不可以看、不可以接触……(参见图1-11)。

因为你一直巩固你要的,这个都是还在“角色的层次”,于是你就一直排斥你所不要的,所以你的内心摆不平,必须要照见到这方面,你的界线才能够有所突破、消失。当你的内在能够统合起来,此时才能够来到一个完整的自我,自我意识就会强烈展现。自我主张、自我表现就是:我要怎么样做,觉得凭着自己的良心去做,这样就好!所作所为都是比较率性的,所以艺术家、美术家、雕刻家他们比较是在这种自我的意识层面。但是对身体方面,还是有很多没有统合,尤其很多的修行人厌恶自己的身体。因为界线以外的,还是没有统合,所以对这个身体充满着罪恶感,会觉得它是一种业报、业障,充满着污垢、充满着污秽。

佛陀所讲的“破身见”,事实上是要破除我们的“我见”、“抓取”,这些本来是一种药方,结果众生却常常把这种药吞习惯了,就误解成一直在否定这个身体。试想:没有了这个身体,我们怎么修行呢?要知道这个身体是法界的缘起甚深啊!你不珍惜这个身体,你的心跟身是分裂的,当你的身、心分裂,你的人格怎么健全呢?

如果你的人格不健全,怎么为人师表呢?所以,你不接受、不珍惜这个身体,身、心是不会健全的,你的身、心、灵也就不会统合。我们身、心的统合,身、口、意讲的就是我们对外的一种展现。有机生命体就是要把自我的这个心跟身体,慢慢的去认同。在禅修的时候曾经讲过:身与心是有交集的部分,也有先后的作用。“心”是意识在前引导,身体才会有动作,但是现在当下都是一体的,你必须要让它统合之后,才会来到有机生命体,这时候你的生命才会真的活起来。

身、心、灵讲的是我们身心的一个统合,当具备一个健全的人格,身、心、灵统合之后,就会对自我负责,你的生命、有机生命体也会发挥出来。当你的生命潜能到达此一层次,有机生命体完整的时候,你的生命潜能才会真正发挥出来。如果你的内心世界仍是如前面所叙述的一直在互相厮杀,或仍是在否定、排斥你这个身体,你的内心里面摆不平、充满着矛盾不安,则你的生命能量就是白白消耗掉,你把生命的能量挫折掉、把它浪费压抑掉,生命的潜能就没办法真正发挥出来。所以,你必须在身、心统合之后,拥有一个完整的有机生命体,这时候你的生命潜能才会真正发挥出来,人格就渐渐的健全起来。

具备健全的人格之后,你跟整个外界环境还是不认同。心灵层次来到这个阶段,是在个人的“五蕴”身心上面,就是色、受、想、行、识,还是在“五阴”的世界里面。如果以四念处的禅修方面,就是在内身、内受、内心、内法,现阶段你还是体悟不到外身、外受、外心、外法,你只看到“五阴”,却看不到整个法界。你不觉得法界对我们的重要,不觉得法界跟我们是一体的,所以你的生命还是跟这个法界是分开的,这时候虽然你的修行功夫是很厉害了,“五阴”都很会观察了,也很会收摄六根了,很会观察当下的起心动念,很会觉知四念住。但是,你还是在自我的苦海里面浮浮沉沉,而且如果错用功夫的话,则会形成:你是你,外境是外境。会觉得:我的六根与六尘接触的当下,怎样去看,怎样去觉受,怎样去体悟,你跟这整个境界还是没有溶为一体,甚至有的还会形成一种错误的观念,认为外界种种是敌人,如果我的六根没有守护好,就是“六根漏”,觉得现在六根漏掉了,又不断的在谴责自己。这样,你与整个外面的环境是怎么样呢?因为我们自己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与外境的六尘——色、声、香、味、触、法,你的心还是在跟六尘接触,但是常常会认为这些六尘境界,处处都是你的敌对,因此称之为“有漏”。

为什么会“有漏”?因为你的“自我”跟外面的境界还没有统合,认为外面的境界还是你的敌人,也就是“心”与“境”分离,一边是能观,一边就是所观,能、所都还是对立的。慢慢要能够来到统合而超越这条界线,你当然必须要吃过很多的苦,知道在这五蕴身心里面怎么绕,还是绕不出来,我这“一”还是不知归何处。

纵使修行的境界、功夫再怎么高超,再怎么用功,仍然是在苦海里面,内心还是存在苦及不安,总认为外面的境界处处都是导致让我“有漏”,六根在那里收不完,这样要断除我的贪、瞋、痴,还是永远断不完。如果你没有跳脱,就会在那里白白耗费一辈子的时间,没完没了,如此下去十年算是很短了,连二十、三十年都可能一直在那里耗费着,这都是很正常的。

如果你听得懂上述这一席话,真的可以减少二十、三十年生命的浪费,此话绝对不夸大,要不然你光是在这个关卡里面,有得让你修、让你绕三十年。虽然你来到身心统合,但是跟境界还是一样一直在拉扯厮杀。由于你的“自我”还是不敢放开,还没有决心要大死一番,还想要有所成就,还要怎么样……。

为什么这一条界线不容易超越?因为你还有很多想要的梦幻世界,不愿意真正来到与外境溶为一体。有的修行人甚至会认为只要在五蕴身心上面修练即可,修行跟外境、法界及大自然是无关的。假如你认为是无关的,你的生命就继续用“自我”的金钟罩保护起来,就继续跟整个法界再隔离起来,继续再构筑你的梦幻世界吧!

所以,身、心跟外境要能够统合,要撤离消失这一条界线,你一定要吃过很多的苦,才会真的愿意放下,身、心才会真的柔软下来,才会打开智慧眼慢慢去看到整个法界,这时才能够真的见法,身、心才会柔软才会来到“超人格的层次” (参见图1-12)。

“超人格的层次”就是佛教所讲的证初果、二果、三果层次阶段,如果身、心没有统合,你休想谈证果,证果不是比(拼)功夫、不是练功夫,不是我是、我能,越标榜“我是”、“我能”,你离证果越远。你必须要让这个有机生命体跟整个外界(境)溶为一体,身、心愈来愈柔软,去体悟法界对我们生命的重要,并体会法界所展现出来的那种无我、无私特质。

“我见”、“身见”的破除,不是在禅修的禅相里面,而是要你慢慢从“自我”的世界走出来,然后去看到外界环境,包括一切的人、事、物都是,你的心跟众生的心才会真的在交流,你也才会真心真诚的善待一切众生。你那个“我”跟“非我”的界线才会慢慢的破除。如果这一个层面没有突破掉(当然,要突破、完全断除,那是证果的证量。现阶段你只要慢慢的这样连结起来、慢慢去体悟;如果你没有突破,这个界线还很严),你看不到这整个法界外面的这些,你连初果都绝对证悟不到,因为我慢、身见是不会断除的。

在修行上,如果四念住的内身、外身没办法统合,于是我还是我、众生还是众生,以一个修行很厉害的我,去看凡夫、去看到别人;以一个修行很厉害的我背着一把剑去“砍”别人,跟别人较量功夫。

必须慢慢去看到你跟众生、跟法界是一体的,就会愿意打开你的心量慢慢与众生交流,你的身、心就会柔软下来,这时候才能够来到“超人格的层面”。真正的慈悲、四无量心也是在“超人格层次”所展现出来的。我们以前所自以为的这些慈悲心,还是在“自我、我是、我能”的世界里面所展现出来的慈悲,当你慢慢去体悟到,整个法界跟我们生命是有重要的连贯性时,这时候所展现出来的慈悲,才会是渐渐学习到无条件、无所求、无我、无我所、没有我慢的那种慈悲及爱心,才算是开始迈向“超人格层次”,亦即佛陀所称的“入圣者之流”亦即向初果、证初果、二果、三果阶段层次。

当心灵层次慢慢再成长、慢慢再酝酿,因为这时候你的心量能够真正展现出四无量心出来,是真正展现无条件、无所求的慈悲心出来,你是会超越宗派、超越宗教、超越种族及超越国家,逐渐破除掉种种界线。所以前面这一关很重要,如果有机生命体跟外面这些环境的界线没有慢慢破除,你心中所设定的宗派、种族、宗教及国家的种种界线,都是很分明的。

如果你的界线能够破除掉,才能够来到像德蕾莎修女所展现出来的,没有宗教的色彩、没有宗派的色彩、没有种族的色彩,这才是真正“四无量心”的展现。包括孔子所主张的“有教无类”,也都是来到“超人格的层次”,孔子的心量是来到“超人格的层面”,德蕾莎修女也是来到“超人格的层面”,我们能不能问自己真的有这种心量?有没有真的展现四无量心?无条件、无所求超越宗派、宗教,如果没有超越宗派、宗教的界线,你想要寻求究竟解脱,要到达涅槃彼岸,那是痴人说梦,是绝对不可能的。

因为心灵的成长都有一个次第顺序,有深、有浅,有一个必经的层次过程,你要这样有次第逐步的提升上来,才会来到真正四无量心的展现。这时候你会把你的解、行实际应用展现出来。当你闻思精进之后,慢慢要印证在生活的历缘对境中,处处都要去应用、去展现,这样才能够慢慢去淡化我们的贪、瞋、痴。

“身见”的破除是来自于你跟外境、外界环境的慢慢溶合,外界环境就是我们的外身,更深入的诠释“外境”就是我们的法身。真正的包容及慈悲是要有智慧,不是长养众生欲贪的“滥慈悲”,这两者是不一样的。我们所处的外界环境,就是“四念住”里的外身、外受、外心、外法所讲的整个外界环境、大自然法界。当界线慢慢的淡化掉之后,你才会慢慢的去体会到“法身”,也才会展现出来,你必须有这样的突破及超越,才能够来到“超人格层次”。

“法身”就是“自我”跟整个法界慢慢溶合了,这时候你才会真正展现“法身”,“身见”也才会破除,不然你的“身见”要怎么破除?!不是在那里一直经行,然后一直修、收摄六根、修四念处,修练种种功夫……然后一直在“自我”的世界里面修行,修练到后来自以为“我的‘身见’已经破除了”。你认为你的“身见破”,事实上却不知道你的“我慢”很大啊!真正“身见的破除”是身、心来到很柔软,对法界种种愈来愈臣服,而且对众生——外面的外身、外受、外心、外法,“身见”就是我,你跟众生的界线慢慢的模糊掉了,这不是禅相!也不是想象!而是你真正体会到你跟一切众生原来都是同一体。

对“一体意识”有所体会到之后,你的“身见”慢慢跟众生的隔阂才会渐渐的减少,这时候也才会真正展现出四无量心,不然以前所谓的“慈悲心”都是想象、造作、作意的,以前的慈悲也不是真正由衷流露出来的,还是矫揉造作而不是发自于内心的,现在慢慢来到无造作、自然流露,这时候你的人格才会一直的提升上来,这就是佛陀所谓的“入圣者之流”,亦即来到“证初果”阶段。

如此继续不断的跟整个法界慢慢一直再溶入、再去体会,当你体会越深,四无量心就会越具体展现,你的证量就会愈来愈提高。而所谓的“结缚”也就是那个界线,会愈来愈少、愈来愈淡,之后来到“证悟三果”阶段,然后继续迈向“四果阿罗汉果”境界。

“超人格”跟“一体意识”的区别,就在于“超人格”层次还是有“自我”。以孔子为例,孔子当然是非常伟大,也值得我们尊敬,但是我们如果以修行层次及整个心灵成长的层面来论断,可以暂时做这样的一个界定,也就是孔子是属于“有为法”世界里面的至圣先师,孔子所讲述的是可以协助你来到德行很有修养,亦即“超人格”的层次,但是孔子所讲述的这些,还是没有超越二元对立,诸如:君君、臣臣、忠、孝、仁、爱、礼、智、信……。

以“忠”为论,历史上记载关公是一个忠臣,很忠心于刘备,但是若以老子的观点来讲,关公却是杀人无数,你自认是一个忠臣,但还是没有跳脱二元对立,还是属于“超人格层次”方面。当然,这是一个心灵成长必经的过程,当最后真的跟整个宇宙及整个法界溶为一体的时候,你真的来到前面所讲的“法身”展现,慢慢的去体悟到了、慢慢的去溶合了,这就是体证的过程。

当你慢慢愈来愈深入之后,就是来到真正的“无修”阶段。前面的层次还是属于“有修”阶段,是属于初果、二果、三果的阶段过程,还是有修、有为。“一体世界”就是“自我”完全消失(消溶),五蕴身心完全统合,来到真正的“无我”。前面的阶段都还是头脑知见所理解的“无我”,还没有办法真正做到,唯有来到真正的“无我”,跟整个法界、宇宙溶为一体,你的“法身”即遍一切处,就是“法身具足”,此时就是真正来到不生不死的涅槃境界(参见图1-13)。

虽然超人格经验与一体意识有许多类似的地方,两者仍不可混为一谈”,意思就是一个是有“自我”,一个是“无我”;一个是“有为”,一个是“无为”的世界。历史上的那些英雄、伟人、圣者,他们可以来到“超人格层次”,就像佛陀所讲的“初果、二果、三果”世界。但是,“一体意识”讲的是阿罗汉的世界,亦即《心经》所指称的境界,是“无我”的世界,是佛陀、老子及耶稣他们所达到的境界,就是在一体意识的世界,个人是与无所不包的绝对整体认同。

不同的层次各具不同性质的界线,这些界线向下延伸,直到一体意识世界,便消失了。因为在那终极境界自我非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和谐的整体(第21页)。这就是来到真正是体证“无我”、做到“无我”,前面有讲说“这些界线向下延伸”,事实上,如果我们以实际修行来讲,是怎么样?向内、向我们的内心世界反观。当你的心越宁静,就可以觉知得越深层。只要有向内反观“自我”常常在矛盾冲突的世界里,“自我”就会慢慢的统合。

当你的内心世界慢慢整合,然后会跟身体慢慢再整合。你越向内反观,就会看到我们的内心,因为只要有界线存在,就会是战争冲突的导火线;只要有界线,就有苦的存在。所以,你的内心有没有界线的存在,都是需要自己回来向内反观检视,如实回来面对自己,检视自己内心有没有冲突?有没有矛盾?有没有苦?有没有深层的不安?如果有,就是让你照见到苦谛的机会,那个苦就是在警示你的内心世界里有在构筑一条界线,你要敢去如实面对、反观,才会看到那个界线的存在,也才能够把那个界线去除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修行要回来向内反观,你越向内心里面深入观照,心灵的成长就越加提升,就会来到体证越深的世界。

本书第26页的《图二》——“意识层次与心理治疗的对照表”中的第一个层次就是“角色”跟“阴影”,“角色”的层次就是“自我”戴着很多的假面具,设法只要维护他们所想要的形象,这种人格会形成四分五裂、内心摆不平,有可能成为一个表面上看似很有修养的人,但是内心却充满着冲突、痛苦、矛盾与不安。人前展现的是一面,但人后呢?当私下独自沉静下来的时候,又是不敢面对如实的自己。因为他一直在谴责自我,一直不希望他有某种负面心理现象的存在,只要在内心深处一浮现他的阴影及那些境界、现象,就会被他压抑打入潜意识里面,然后一直躲在他内心世界的阴影之中(参见图1-14)。

那种只着重表面修养功夫的人,是比较容易形成这种情况;有些一直构筑完美主义者,也常常容易形成我只要“我要”的这些,然后一直排斥掉很多“我所不要的”,慢慢的,你会感受到那些都只是一种苦海。因为他的内心常常会陷入死胡同的苦海里面,所以像此书图表左边所叙述的,就是在讲“对治”方面,像一般咨商、鼓励性的心理治疗。如果需要比较深层的愈合治疗,诸如心理分析、角色分析、人际分析、实现自我疗法及自我心理学……亦即一般心理学领域方面,都是可以帮助这方面的复合。

愈合表面意识与潜意识,让我们能够渐渐接受丑陋的自己,这是治疗心灵的分裂。其次,当内心慢慢统合之后,但是我们对这个身体还是有很多的谴责,就好像车子的二个轮胎,你只要一边却不要另一边,你只要这个心就好,却谴责这个身体的存在。这样,你的生命潜能是不会真正发挥出来的,因为你不是一个完整的个体。就如“生物能量分析法”,包括后面所讲的“完形治疗法”,由于你身、心没有统合,身、心是分裂的情况之下,生命的潜能是不会发挥出来的。包括“存在主义”,让你敢于自我表现,敢于成为一个真实的我。宁愿“真的丑”,前面讲是要“假的美”,这里是来到“我宁愿真的丑”、“我不要假的美”。这时候就敢于自我表现、展现,他的内心世界会愿意接受丑陋的自己。

例如:有人要向我借钱,以前当我很爱面子的时候,有可能我并没有钱,但我会向别人借钱去借给你。但是当我借钱给你,内心又在那里很苦,认为“我们是好友、我们的关系很好、我对你多么‘死忠’、对你是多么好……”,要维持一种形象。但是你本身就是没钱,还要去借钱借人,真的是很不真实,这个苦就会让你继续活在苦海里面。

当你愿意真实面对自己的时候,假如有人要跟我借钱,而我确实真的没钱,就坦白说“我没钱!”当然有时候要看情况,慈悲不能没有智慧,慈悲不是长养众生的欲贪,以前也许你是滥好人,人家要借钱,于是就借给他,因为想要博得别人的好感,称赞说“这个人很慈悲、做人很好、很有义气的”,我们所要的“角色”及称许。换做今天,你就不会博取虚名了,会让自己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人——有就说有,没有就说没有。我觉得这种情况可以帮上忙,我就帮忙;不能帮忙,我就说帮不上忙;会渐渐来到“真实”。宁愿别人对自己的印象不好,那是别人的事。别人认为我是穷光蛋,也没关系啊!认为我是吝啬、穷酸,也没关系啊!随便别人怎么讲啊!就是敢展现出一个真实自我的作为出来。

但是在身体方面,如果你还分裂,你还是一样在矛盾不安的世界里面,像心理治疗方面、生物能量的潜能发挥,包括身、心、灵的整合方面,让身、心能够成为一个完整体,你的生命能力才会发挥出来,这时候来到接受完整的自己。当然,真的要能够接受完整的自己,也要经历过佛陀所讲的“无常”、“无我”这方面的闻思修证基础。

当你慢慢能够去接受“无常”,慢慢能够去了解“无我”,才会真正接受你自己啊!身、心、灵要能够整合是很不容易,如果没有真正“无常”的正知正见,不会真正接受你自己的,你会抗拒“无常”、会抗拒“无我”,包括要身、心、灵方面的整合,都要有佛法这些对真理实相的闻思基础,要慢慢了解精进之后,才会真正接受。

为什么你以前不接受呢?就是因为你不了解嘛!你在抗拒嘛!你要真正能够接受,不是别人灌输给你,你就要接受啊!那还只是你现在头痛,我给你一个对治的药治疗一下,没多久还是旧疾复发,并没有从根本去治疗。要从根本身、心、灵的整合,必须要对真理实相、对“无常”、“无我”这些,有相当深入的体悟,才能够来到身、心、灵的整合,也就是对根、尘、识、五蕴、六根、六界这些,要有相当的体悟,才能够来到整合。

佛教所讲的,都是更深入把生命的这些根本问题解决,不只是这样而已,还要能够让你再去看到内身、外身、内外方面的,让你的有机生命体跟外界环境慢慢的整合。再者,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有机生命体虽然整合了,但是你跟整个外界没有整合,还是在很苦的世界里面。如果你认为这个外面的世间是五浊恶世,就会继续在无边的苦海中,认为这个世界是不好的、是业报的业报身,我们是罪业深重才来到这世间。因为你当下没有找到真正的净土,还是没办法安心自在,所以你的内心还会绷得很紧,还会继续去找你所要的梦幻世界。

你否定身处的这个实相世界的存在,然后继续再构筑你所要的梦幻世界,你当下的生命跟外界是分离的、是对立的、是分开的,如果你这个层面没有突破,是不可能来到“证初果”。因为你处处都活在跟境界是对立,跟境界都是在拉扯着,你处处活在抱怨、不满意、不知足、不知感恩中,你的身、心怎么柔软下来?“身见”怎么破除?

有机生命体跟外界环境必须慢慢的整合起来,你才会迈入“超人格的层次”,也才会来到“证初果”,才能够继续再往上提升,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这个过程就如同像荣格心理学、综合心理学所叙述的。事实上,佛教对上述的整个过程都有完整的解析,更重视的是后面一体的境界,原始佛法都是要直接慢慢让你契入一体神圣的世界,就是“涅槃彼岸”。

佛陀所讲的“涅槃”、“涅槃界”,贪、瞋、痴的止息,你的瞋心要怎么止息呢?因为一切界线消失、消溶了。只要你还有界线,就一定有对立的存在。只要你有界线,就会有你的“要”跟“不要”;有你的“要”,你就有贪;有你的“不要”,你就有瞋;贪、瞋要怎么止息?必须要界线完全的消除,这是真的!所以,十个结怎么淡薄?就是要慢慢去体悟到那些界线,就是导致痛苦战争的肇因,以及内心的痛苦不安、苦海无边……这些。当你真的慢慢愿意一一去破除,来到有机生命体跟外界环境的整合,这就是当你慢慢去认清之后,然后渐渐的接受。

你所认为是五浊恶世的世间,要完全慢慢的去接受,慢慢去体会法界的重要,此时你所展现出来的“四无量心”,才会来到超越那些种种格局,来到“超人格层次”。你一定是必经这样的心灵成长过程,才会来到真的溶入一体世界。“自我”消失了,你就见法越深,这一定要透过实修实证去体悟,实修实证越深、见法越深,人生的历练越多,你看的越具体、越清楚,就真的能够很快的来到溶入法界,与“道”合一。

所有任何宗教的终极目的,都是要来到那种宇宙神圣的层次。诸如:大乘佛教、禅宗,包括道家,这里所讲的道家,不是一般宫庙的“道”、道术,而是老子所阐述的“道”,都是要协助大家溶入宇宙一体的世界。包括回教、基督教、犹太教这些真正的智慧者,他们来到体证无我、无私的世界,也都是来到一体的世界。大家可以慢慢去探究这整个解脱之路,就会更清楚了。

我发现每种层次的治疗法,大抵都能认可接受比肤浅的层次,却常否定比更深邃的层次(第27页)。这句话很重要,大家慢慢去看到、慢慢去消化。每一种层次的治疗法,大抵都能够认可、接受比它肤浅的层次,却常否定比它更深邃的层次。当然嫉妒心也有啦!但是,最主要是因为他的意识层次没有来到超越的层面,于是他体悟不到,所以他就会排斥。人们通常对于不能够了解、不能够体证到的这种层次,他就排斥、攻击,认为:这是不正确的、这是不对的。

所以,井底青蛙所能够看到就只有井底里面小虾米的世界,它会跟这些小虾米劝说应该怎么样提升、要怎么样……但是,当你跟井底青蛙讲述井底以外的整个大海、法界这些,它就会说:“你在‘膨风’(夸大其词),你在胡扯……”。因为它的视野、它的视线就是在这样一个狭隘的世界,体悟不到整个法界的宽广开阔。

如果你的修行层次,只是着重在个人的五蕴身心方面,只是着重在内身、内受、内心、内法方面,很容易会形成“井底青蛙”之见,形成一种“以管窥天”,这方面你要清楚看到。佛陀要帮助我们破解五阴以及四念住,是要让我们对五阴身心的如实了知、如实了悟,但是在实证实修方面,一样告诉你要内身、外身,内、外身都是修到、都要觉察到,你才能够突破、才能够超越,而不是说修了四念住之后,你就马上能够证果。纵使你整个四念住阶段都是很认真的在修,还是未必能够证果,除非你能够看到法界的这些种种,真的能够看到活生生的法、处处都能够见法,不是只有在禅坐、禅修区里面才见法,你要处处都能够见法。

这时候在你生活的历缘对境之中,不只是在禅修才有外境,生活中的历缘对境都是在跟境界在接触,你要处处去见法,才能够真的来到证果。如果你没有超越的话,就只是在“见树不见林”的阶段,当然不是说个人五蕴身心方面的修练不重要,那的确是很重要的。但是,如果你的“自我”没有完整统合,你是没办法来到对外界的“如实观”,你自己的内心世界就都在里面摆不平,“自我”都在那里厮杀拉扯了,你怎么能够去看到法界的奥妙呢?你是看不到的!

如果你一直在“自我”展现,想要构筑你的梦幻世界,这时候告诉你要看到真实的法界,你也会不敢看、不敢面对,因为“自我”是很狡猾的,他总是要逃避的,他不敢面对这个法界。为什么呢?因为他怕见光死啊!因为自我、小我跟整个法界一比较起来就相形见绌,他原本认为:我是、我能啊!结果跟整个法界一比起来,当然就不敢照见,所以就躲避起来了。

如果没有真正要历经大死一番,这一个关卡你就突破不了,就不敢去看法界的这些法。你一直要在“自我”成就、我是、我能……就会不敢去看到整个法界,你会去否定。就算你去看,还是用“自我”去看,会故作态势地说:这没什么啊!还是以自我封闭的世界在看,一样不是否定,不然就是看不到(视而不见),因为他不敢掀开“自我”的金钟罩,当他一掀开看到这整个法界,就变成小巫见大巫,他原先所巩固的“自我”就没有存在的余地,那个“自我”就赶快躲回去。如果你真的决心要大死一番,就不一样啦!这时候真正的智慧才会开启,你的心量才会真正打开,你的十个结也才会真正的一一松开、断除,这就是要协助大家把解脱之路探究得更清楚。

    所谓的成长,通常是指个人的眼界在内在的深度或外在的广度上的扩展这正是意识层次图向下取向义。向下深入一层,便表示他的心灵领域又扩大了一层。成长就是重新分配、重新划界、重新组合。是自我迈向更深、更广、更丰富之境的心路历程(第27页)。这一段描述非常好,我们讲说“心灵成长”,你的心灵要怎么成长?真正佛教所讲的“证果”、“解脱的境界”,就是整个“心灵成长”的过程。当你的视野不断的开展,你的心胸不断的开展,你的智慧不断的提升,而这个开展及提升,根源是来自于你有向内反观,你越有内观,越深入你的内心世界去觉察,就可以把那“十个结”一一去除,去除一个结,你的心灵就成长一分。

所以,“成长”指的就是个人的眼界,也就是我们的六根、我们的心,在内在的深度或是外在广度上的扩展,这个眼界不光是讲“眼根”,是我们的智慧眼。你的心要不断的明觉,然后越向内看,你的深度会加深,广度也会加深。“向下深入一层”,便表示他的心灵领域又扩大了一层。“心灵成长”就是心灵上重新分配、重新划分、重新组合。是“自我”迈向更深、更广、更丰富之境的心路历程。

“成长”就是从这样的界线愈来愈向下延伸,因为在越上面,就表示界线越多,就是生活在越狭小的世界,你的苦海越无边。成长的过程就是你越向内看,越向你的内心里面深层去看,看种种的界线、种种的隔阂、种种的痛苦、冲突、矛盾、不安,然后慢慢的如实去面对、逐渐的超越,这就是“心灵成长” (参见图1-15)。

如果我们以太极图来讲,众生如果越向下,视野就越狭小,心胸就越狭小,当你越向下,会怎样呢?无边的苦海啊!包括修行也是这样,如果你要在支流末节上面绕,会修个没完没了。如果你一直在那里对治,看到什么,就对治什么!看到什么,你就对治什么!把外境认为是贼,把外境认为跟你是对立的。所以,当你的六根跟六尘接触时,常常都会在自责:“我又有漏了”。有漏,就要去对治!要怎样啦……你都是在这支流末节上一直耍弄,这样,外境的种种还有很多等着你去应付呢!

因为你的“六根”每天都会跟“六尘”接触,如果把外境的一切种种际遇认定是你的敌人,你的心跟境不能够统合,就有修不完的行,甚至还有可能修个三大阿僧祇劫、三十亿年,你都还在修个没完没了。所以,当你慢慢去体悟之后,真的要不断的提升,你如果提升一层上来,你的视野就越广,而且也就越省事。如果你能够慢慢的一直提升上来,就是“心灵智慧的成长”。从井底青蛙狭小的视线慢慢的提升,提升一层所看到的范围世界就越广,你越提升一层,“自我”就不断的成长突破,如果能够来到“终极意识”、来到“一体世界”,也唯有“无我”, 才能够来到这个层级。(参见图1-16):

只要你还有“我”,就有“我”跟“非我”;只要你的内心世界还有“我”,如果还没有来到“一体世界”,你顶多是来到“超人格”的极致层面,因为你还有“我”的存在,这时候你的心量虽然已经是非常广大了,是人间所称许的圣贤、圣人,但是你还有很多的“另一半”;只要你还有“自我”,就没有真正溶入“一体世界”里面,所以你必须一定要有真正大死一番的决心,才能够真的来到“无我”的世界。

整个修行之路就是不断的“心灵成长”,不断的超越提升,不要只是以头脑知见在听闻修练,不只是装填一些知识、知见而已,而是要用心灵来听闻体会,真的要“归零”,把过去的知识、知见放下,随时“归零”,才能够不断的跳脱、提升、超越,要有让自己大死一番的决心与魄力,当“自我”大死一番之后,你才会超越、才会跳脱啊!不然,你就只是一直在原来狭小的世界框框里面运转。如果真的能够“归零”,你每次的闻思精进、修行都会是不断的在成长,再加上又不断的亲身去实行、去实践,你就是一直在提升、提升。如果能够真的“归零”,身心柔软下来,你就会不断一直的脱胎换骨、大彻大悟。所以,什么叫做“成长”?就是不断的让自己有无限的可能,让自己真的展现无限的可能,把视野心胸扩大、再扩大。

我们将在随后三章里,管窥蠡测一体意识的奥秘”。这里讲“管窥蠡测”很客气、很保守,就是比较谦虚一点,因为在你还没有真正能够体认一体意识以前,你可以管窥蠡测一体意识的奥秘。我们只能旁敲侧击地揣测一下一体意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探讨一下一个没有界线的世界是怎么一回事一种没有过去与未来界线的现在是怎么一回事”,就是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那种界线的“现在”是怎么一回事?没有内外之隔的大觉又是怎么一回事”。这就是要协助我们先了解、先理解,然后不断闻思之后,去实修实证、去体证。

    有了全盘的认识后,我们便能深入意识的领域,了解各层次及相关的对治法最后我们再度回到一体意识的主题上,那才是最真切的,因为唯有在那境界中,我们才能拥有一切的真理”。当真的跟法界溶为一体,你本身就是“法身”,像耶稣就很坦然的讲:“我就是真理、我就是道路啊!”也就是佛陀所讲的:“我就是法身啊!”这个阶段一定都是跟整个法界溶为一体的,具备无我、无私,绝对没有我慢,而且展现出来的就是大慈大悲。

再往深处看,我们发现佛教之禅(禅)或印度教的吠陀哲学,是为了愈合有机生命体与外界尘寰的分裂,展开出一个与整个宇宙认同的大我意识”,也就是溶入整个法界里面。迈向一体意识。可是我们也不可忘了,在一体意识与有机生命体的这种意识之间,还有沟距,尚有待于超人格层次的重重超越,这一层次的对治法门,主要是为了促成超乎个人集体性的,或超人格的意识(第25页)。

“‘超人格的自我,这虽与一体意识不尽相同,至少已经超越了个人有机生命的范畴”,所考量的事情不是从“我”、“我所”出发了,已经能够来为众生考量了。属此层次的对治法门有:综合心理学、荣格学派的心理分析、瑜伽及超觉静坐等”。此处所讲的就是佛教之禅、禅宗,是要直接把你很快的丢入“一体意识” ——无字天书、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不立文字”就是告诉你要去直接溶入,去读懂这部“大地风云经”,直接溶入“一体意识”里面。问题是:你没有经历过闻思基础,没有经历过上述“心灵成长”的阶段,你就算是耗费一辈子的时间,也是有如一只“蚊子去叮牛角”(台语)般(亦即徒劳无功)。

如果观念知见错误,很容易又变成一个“大我慢”出来!如果不能够真正去体悟“无常”跟“无我”二个法印,没有真正彻证的话,把你丢到“一体意识”里面,你就变成一个很大、很厉害的“大我”出来。因为“自我”贪生怕死,还是一样巩固那个“我”,修行就是要变成很厉害、很“大尾”(伟大)啊!这样的话,就又背着一把宝剑到处要去“砍”人,要去较量、要称霸武林,成为武林高手、成为武林至尊。

所以,本书的作者就透彻的说道:你要来到这个境界之前,要先经历“超人格层次”。如果没有经历过“超人格层次”阶段,你前面这些身心基础没有愈合、没有统合,没有了解什么叫“无常”法印,没有了解什么叫“无我”法印,就算把你丢到这“一体的世界”里面,因为那个“自我”不死,它还是在展现“大我”啊!那时候的“大我”,就是我慢的大我,不是“无我”。这里又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希望大家要能够照见。

如果大家已经具备《阿含解脱道次第》、《老子道德经》的闻思基础,就可以把以上所讲述的这些再统合起来,你的修行方面就会更清楚、更具体。修行不是在打迷糊仗,你愿不愿意放下?愿不愿意“归零”,要大死一番?这些都不是口号,也不是头脑的知见的装填,是真的要去做到!要真的让自己做到“归零”,要让过去的知见、习性从头再来,身、心要很柔软。

“身心柔软”必须要从“有为法”开始,这是一个必经的“心灵成长”过程,就如前面所言的“向初果、证初果、二果”渐次阶段也是一样,你要从“有为法”的世界,这样慢慢提升上来!你也许会认为“身心柔软”是从刻意有造作,当然这也只是一个过程,没关系!如果你不容许有这样的过程,也不容易有所成长啊!就像你要容许小孩子跌跌撞撞,才能够学会走路啊!才能够学会骑车啊!才能够学会独立啊!要真正敢去作为,真正敢去做,这样你就会有所成长、就会有所突破。

我们整个闻思修证的过程,事实上跟这些都是环扣在一起的,我们修行阶段的闻思跟实修实证方面,就是在“点、线”的组合、“点、线”的完整。角色、自我、有机生命体的统合,就是在“点、线”方面的完整。然后“面”呢?就是来到跟外界方面,你渐渐的溶合、渐渐的了解、接纳,这样慢慢真的有去见法、有去体悟,你的法喜自然会慢慢展现出来,而且你的心量自然也就会渐渐展开、展开,慈悲之心就自然的由衷流露出来。

如此,我们对法界的体悟就会越深,包括要怎么样逐渐去体悟“无我”,“太阳”每天都在跟我们讲经说法,“大地”每天都在跟我们讲经说法、展现给我们看“无我”,“空气”也都是一样,每天都在跟我们讲经说法。什么叫做“无我”,什么叫做无条件、无所求,什么叫做慈悲,这些都是实相的存在,都不是想象的。只是你心里有没有打开,智慧眼有没有打开,有没有去看而已啊!当你有觉察到这些,修行就会来到“点、线、面”的展开,然后会慢慢协助我们再去体悟到跟整个法界溶为一体,届时就能以“无为”的方式,来到与“空”相应、与整个法界相应的阶段,这个“空”不是空洞的“空”,而是整个无边无际的法界。

在这个过程中,当你慢慢体会愈来愈深,你的界线就会愈来愈淡薄,那“十个结”的断除就会很快,当界线淡薄、淡薄之后,也就很快断除了。

所以,这整个过程才是一条既快速又完整的解脱之路,不必耗费一生的时间。修行不是在练功夫,当你真的能够把自己的身、心统合、整合起来,如实面对自己、接受自己,然后再跟法界溶为一体,从法界中处处去见法,就很快迈向解脱之路了。

现在讲一个故事作比喻:有一位禅师问他的在家居士弟子:“如果你跟老婆、母亲搭上同一艘船,结果这个船翻了,她们两个都不会游泳,这时候你要救谁?”有的人就讲:“救妈妈!”有的人讲说:“救太太!”而学生就回答:“我要救妈妈!”师父就敲他一棒说:再问你一次:“如果翻船之后,你要救谁?”他就说“救太太!”禅师又敲打他一次说:再问你一次:“翻船了,你要救谁?”弟子就说:“我二个都救!”禅师就再敲他二次,这时候弟子愣住了。

禅师说:再问你一次,再给你一次机会:“翻船了,你要救谁?”弟子回答:“我二个都不救了!”禅师就再打他三下。这个故事就是告诉我们,如果对一个假设性的问题,你事先费尽心思在做一些假设性的回答,这样是不真切的,因为你不能把这个准备好的答案,然后到时候再套进去适用遵循,这样是不行的,因为世间的机缘是不断在流动变化,应该要凭着当下的直觉、当下的因缘,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去做。

至于你当下是怎样去做,这跟当时心灵智慧的层次也会有密切关系,是没有固定的标准答案,如果你事先设定一个标准答案,禅师又会要再捶你的。所以,我们要不断提升我们的心灵智慧,然后应遵循“中道”,“中道”是不会有一个固定的答案,应视当下的因缘,以明智、理智的当机判断去处理,怎样处理比较好,你判断之后就去做,做了你就要承担、去接受。如果翻船之后,本来你觉得当下也许是想先救妈妈,但是因为太太就在你身旁,而妈妈却漂得比较远,你又在那里挣扎说不能先救太太,要赶快去救妈妈……。结果,当你游到妈妈那边的时候,妈妈也已经漂走了,而太太呢?也死了。

因此面对问题,不要用预设的答案去套千变万化的实相,真实的世界是要看你当下因缘是怎么样,然后你再去做有智慧的判断,这才是真正的“中道”。因此,佛法也要灵活的应用,它是活生生的法。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内容!